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7-38688451/

第1527章 開山鑿石
    第1527章 開山鑿石

    何家安跟曹元圍著南昌府繞了半圈,直到天快黑的時候,兩個人這才回到了大營之中。

    到了大營之后,曹元面色復雜地回到了自己的營帳,而何家安則是直接去面見正德。

    沒有人知道何家安到底跟正德說了些什么,只知道何家安在正德的營帳里逗留了很久之后,才面帶微笑地走了出來,匆匆拿些干糧回到自己的營帳里面,吃飽喝足之后,便躺下來休息。

    天剛亮的時候,一隊五軍營的士兵便被喊了起來,只是眾人拿著的并不是鋒利的刀槍,而是開山用的鐵錘跟鐵釬,一個個莫名其妙地被人帶到了一座半山腰之上,卻發現早就有人等在了這里。

    有消息靈通之人,一眼便認出來,那個人分明就是剛剛上任的光祿大夫兼總兵官何家安。

    他到這里來干什么?

    疑惑還沒持續多久,何家安便跟帶兵來的指揮說了幾句,接著那人手一揮,大聲命令道“挖。”

    挖?挖什么?難道是挖山?

    眾人心中雖然有疑惑,可是也不敢問,就這么按照何家安的想法,在這厚厚的山體上,用力地開鑿起來。

    不光是在這個方面開山,除了大營所在的北門之外,其余三面都有五軍營的士兵在挖下,另外神機營的火炮也布置到了山腳下,聯同三千營一起,為這些工兵保駕護航。

    一連挖了三天,也不見停下的意思,大營之中已經開始有流言蜚語開始傳了出去,這些消息傳到了李福的耳邊之后,他立刻如獲至寶一般,來到了正德的身邊,故做一絲為難之色,把營中的留言跟正德說了一遍。

    在他想來,以正德的脾氣,聽到這消息之后肯定是勃然大怒,說不定就會把何家安拉來收拾一頓,可讓自己沒想到的是,正德聽說之后,非但沒有生氣,反倒是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李福,隨口問道“李福,這些話你是聽誰說的?”

    呃?

    這正德的反應怎么跟自己有些不大一樣呀,李福的心里咯噔的一下,連忙說道“萬歲爺,這些話營中可是傳遍了的呀。”

    “是嗎?”正德臉上露出一絲怒意,淡淡地說道“既然如此,是誰告訴你的,你現在就把他給朕抓來,朕就不信,還抓不到這謠言的源頭。”

    這……

    李福頓時就傻了,正德這是怎么的呀,看這架勢,分明就是想刨根問底的節奏呀,自己哪敢說個不字,連忙跑了出去,把告訴自己話的一個太監抓了來,就這么一個挖一個,很快,最初傳來消息的那一個人便被揪了出來。

    接下來,幾乎全營的將士都看到了那悲慘的一幕,那人也不過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正德還真的認了真,順藤摸瓜地把自己抓了出來,直接把人吊到了營門的旗桿上面,一連抽了幾十鞭,正德才舒服了些。

    見那人沒死,自己還又咬牙囑咐誰也不許把他給放下來,就這么直接吊著他,直到打完這場仗為止。

    這根要他命又有什么區別呀。

    這回整個大營的人都知道何家安現在是得罪不起的了,原來的流言蜚語一下子便全都煙消云散,就連第二天干活的人速度也快了幾分。

    外面干得熱火朝天,城里面的寧王卻是疑惑重重,這都七、八天了,怎么正德還沒動靜?幾十萬的人馬就圍在外面一動不動,他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呀?

    可是光在城墻上看,也看不出有什么異常,自己還打算派些斥候出去打探一下,誰知剛出城沒多久,突然一支騎兵便殺了出來,趁著佛朗機炮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將斥候盡數殺死,接著便絕塵而去。

    他們越是這樣,寧王心里越覺得事情恐怕沒這么簡單,只是苦于沒有消息,也只能在城內加以防備,留心正德的詭計。

    就這么,一連等了七天之后,所有的工事終于全部建好,何家安看過一遍之后,開始讓人把佛朗機炮從山腳下硬生生地拉到山坡的工事上,炮身固定在一個有角度的斜坡上面,炮口對準南昌城的方向,這就是他想出來的最簡單、最粗暴的方法,誰站得高,誰打得就遠。

    在平地上進攻時,對方的佛朗機炮顯然要高出自己一截,那么被動挨打也是很自然,現在自己把炮拉到了山坡上,則是比城墻要高出一截,從這里往下望去,南昌城全在自己的視線中,到時候三個方向上萬炮齊發,再堅固的城墻也都能全部打塌掉。

    這已經是何家安來的第八天了,正德等這一天已經等得太久了,往往愛睡懶覺的他今天一大早上便從床上爬了起來,把自己那身金盔金甲穿在身上,望著銅鏡里的自己,眼神中閃過一絲堅毅的眼神,抬頭望了一眼南昌的方向,口中振振有詞道“寧王叔,朕來了,到底誰贏誰輸,今天就見個分曉吧。”

    城中的寧王也似有所感,一大早上醒來自己就覺得眼皮直跳,總覺得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發生,自己一大早便在各城墻上巡視了一遍,心里這才稍稍平靜了些,就在自己準備先回去休息一會的時候,耳邊突然聽到城外響起沉悶的鼓聲,身邊的徐九齡立刻喊道“陛下,敵人出兵了。”

    果然,正德大軍真的已經出兵了,不過出乎寧王的意料,正德選擇的方向并不是上次的北門,而是出現在了另一側的東門。

    這個選擇讓寧王也有些困惑,畢竟北門外乃是一片極大的空地,適合大軍布陣,上一次正德進攻時也是選擇了北門,只是這一次為什么選擇在空地極其狹窄的東門呢?

    “徐愛卿,這是怎么回事?”寧王一頭霧水地回頭問道。

    徐九齡倒是一臉的信心十足,上一次的勝仗已經給了他極大的鼓勵,自己也得到了寧王極大的好處,這次見到正德居然選擇在東門進攻,自己自信地指著身后的佛朗機炮,大笑道“陛下放心,末將已經準備完畢,昏君若是敢來進攻,定叫他一個人也跑不掉。”

    “那就好。”看到徐九齡滿滿得意的樣子,寧王倒也是松了口氣,拍了拍徐九齡的肩膀,正想給他些信心的時候,耳朵卻突然聽到一絲異響,這聲音聽起來好像有些熟悉,應該是佛朗機炮炮彈落下的聲音。

    “咦?是誰開炮了?”寧王頓時一愣,疑惑地看了左右,卻沒發現有什么不妥之處,倒是徐九齡聽到這聲音的時候,臉色突然變得蒼白,愣了有一秒之后,突然拉著寧王便往隱蔽之處躲去。

    “陛下快跑,這是昏君的火炮。”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