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7-38259733/

第1118章 是福是禍
    第1118章 是福是禍

    就算何家安心里再不甘,也明白過來,謝沁湖肯定不會像以前答應過自己那樣放自己下山離去,見下山無望之后,自己倒是只能先在山上住下,心里期盼著唐伯虎下山之后能夠找到援兵再救自己出去。

    倒是自己該怎么面對謝沁湖倒成了何家安的一塊心病,實話實說,自己現在雖然跟她沒有肌膚之親,可是畢竟也在一張床上睡過了,就算自己出去跟別人解釋自己真的什么也沒有做恐怕都不會有人相信,更何況謝沁湖的態度才讓自己有些割舍不下。

    跟以前那個爽朗、任性的女漢子相比,現在的謝沁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大概也是覺得她騙了自己有些過意不去,但凡看到自己的時候總有些小心翼翼的樣子,完全沒有了她以前那種個性十足的樣子。

    如果說她一直還是以前那樣的話,自己恐怕還能接受些,可是看到她成天的小意奉承自己的時候,何家安心里總替她有些委屈,這要是放在自己前世生活的那個年代,恐怕自己都得把人家供起來才是。

    眼下看來,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才是了。

    想到這里,何家安又輕輕嘆了口氣,就在這時,房門卻突然被人輕輕敲了敲,接著便聽到外面有人輕聲說道“相公,妾身能進來嗎?”

    真是讓人頭疼,好好的山寨二小姐不做,非得做這伺候人的活,何家安大聲回道“進來吧。”

    門吱呀的一聲被推了開,只見謝沁湖身穿一件素色的袍子,手里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放到桌子上之后沖著何家安微微一笑“相公,這肉粥是我熬了好久好熬好的,你嘗嘗味道怎么樣?”

    何家安連看都沒有看那碗肉粥,臉上的表情平淡地注視著謝沁湖,過了一會這才緩緩搖了搖頭說道“你覺得這樣做真的值嗎?”

    聽到何家安的話,謝沁湖臉上的表情突然大變,仿佛早就料到了會有這樣一天,該來的終于還是會來的,何家安這么說,分明就是已經做好了打算走的準備。

    人人都夸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漂亮,看來他們都是在騙自己的,如果自己真的漂亮的話,又怎么挽留不住何家安的心呢?

    越想謝沁湖的心里就越是難過,不知不覺中眼圈卻突然紅了起來,眼眶里也開始蘊含著淚花,眼看著就要哭出來似的。

    何家安哪能料到,自己不過只是說了一句話而已,就讓謝沁湖這么的敏感,自己猶豫一下,從身上拿了塊手帕出來,遞到了謝沁湖的面前,輕聲說道“這是我離開京師時,我家娘子特意給我繡的,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擦擦眼淚。”

    不過是一付手帕而已,為什么自己會聽出了兩種意思?

    謝沁湖抬頭看了一眼何家安,又低頭看了一眼面前的手帕,心里不由得揣摩了起來,他這樣說是什么意思?難道他是在暗示我,介不介意他有娘子的這件事?

    越想謝沁湖越覺得有這個可能性,自己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他已經成親的事實,既然自己已經嫁給他,那自然也要接受他的一切才是。

    想到這里,謝沁湖不在猶豫,拿起手帕輕輕擦了擦眼淚,這才低聲問道“相公,剛剛你問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覺得現在坐在我面前的謝沁湖根本就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謝沁湖,在我的印象中謝沁湖更應該是一個女中豪杰,為人正直、爽朗,說話從不拖泥帶水,也不屑成為男人的附屬,可是你再看看你現在這樣。”

    何家安一指謝沁湖,搖頭輕嘆道“哪里還有女中豪杰的模樣?還有這粥,這是你應該做的嗎?這不是我娶進何家的那個謝沁湖,現在的你對我來說完全就是一個陌生人。”

    “啊?”謝沁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人生觀好像已經被顛覆了,自己父母死得早,哥哥又整天的打打殺殺,平時也沒有人來照顧自己,久而久之便養成了自己如今這大大咧咧的性格。

    小時候自己沒把自己當成女孩子,可是長大了之后,倒是有很多次聽寨子里的婆婆提起女孩子的性格應該是溫柔賢淑的,對待男人要小意奉承才是,因為男人才是自己的天。

    可是自己心里一直沒有這個概念,在自己心中只有自己才能做自己真正的主人,每一次婆婆們讓自己學那些女紅,自己就找個理由去躲避,時間一長,婆婆們也都知道自己的意思,也就沒有人來煩自己。

    直到現在自己終于嫁人了之后,自己這才意識到那些女人會的東西自己根本就不會,再從頭學的話恐怕也有點晚了,所以自己先從最簡單的事情做起,幫何家安做飯。

    飯,自然也是做不太好的,不過有了廚娘的幫助,自己還是做出一頓能夠入口的肉粥的,只是拿到何家安面前之后,自己得到的不是他的夸獎,而是責罵。

    他說自己已經不像自己了。

    自己的確是不像自己,可是這樣的自己才不是男人想要得到的嗎?

    還是說自己聽到的根本就是錯誤的話?

    想了半天,謝沁湖也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自己不由疑惑地問道“可是寨子里的婆婆都說,女人家嫁人了之會就要出嫁從夫,夫君說什么就要聽什么,還有……”

    不等她說完,何家安就略顯粗暴地打斷了她的話,干脆地搖了搖頭說道“也許別人是這樣的想法,但是做為何家的女人,卻沒有這樣的規矩的束縛,在我看來,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性格,也許你今天能夠壓抑自己的天性,可是時間一長,這種壓抑憋在心里就會憋出病來的,倒不如你就完全把它釋放開,人生短短幾十年而已,何必什么事都去為了別人而活?你就是謝沁湖,不是何家安的奴隸。”

    何家安的一席話又說得謝沁湖淚眼汪汪的,自己終于搞明白了,何家安不是想要離開自己,他只是覺得自己這一段時間的舉動有些詭異罷了,其實都不用他說,自己都覺得現在的自己根本不像以前的自己,什么裝溫柔、裝賢惠,既然連何家安都不喜歡,那自己干嘛還要繼續裝下去。

    想到這,謝沁湖的心情也終于重新放了開,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神采奕奕了起來,一伸手把粥碗拿過來放到何家安的面前,用著自己最習慣的口吻說道“相公,嘗嘗這粥。”

    這才是自己記憶中謝沁湖的模樣,只是看到她這樣子,何家安也不知道到底是福還是禍。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