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7-38259642/

第1027章 暗藏殺機
    第1027章 暗藏殺機

    “何家安,你欺人太甚。”

    雖然只是挨了五大板,可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自己被當眾剝去衣甲,比起身體上的疼痛,更讓江彬憤怒的卻是自己的面子該往哪里放,自己現在恨就恨在甩那鞭子時為何不再用力一些,直接將那何家安抽死該有多好。

    只是現在后悔也晚了,何家安不僅安危無恙,又能在皇上面前留下一付剛直不阿的形象,怎么算都是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

    恨恨地罵了兩句之后,自己帳篷的簾卻突然一挑,接著一個身影伴著寒風鉆了進來,沖著江彬一笑,接著說道“將軍因為何事煩惱?”

    看到此時時,江彬臉上的表情稍微松懈下來一些,淡淡的說道“原來是侯師爺,這么晚上怎么還不回去休息?”

    師爺姓侯單字一個費,乃是這次江彬重新起復之后,有感于京師這些人詭計多端,所以自己特意在江湖上找了幾個師爺陪在自己身邊,不管遇到什么事自己都會先問過幾個師爺一聲,這位侯費便是其中之一,只不過一直沒給自己出什么好主意,江彬也隱隱有些冷落于他,尋思著回到京師之后就把他給辭退算了。

    沒想到就在自己最丟臉的時候,居然是他首先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侯費微微一笑,像是沒有察覺到江彬臉上冷淡之意,慢慢地走到江彬面前說道“大人可是還在為剛剛的事情煩惱?”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罵短’,你侯費拿了我的銀子,不尋思著為自己解憂,反倒是跑過來跟自己這說話,你這是什么意思?難不成是來看自己笑話不成?

    江彬的臉直接就耷拉了下來,冷冷地瞪了侯費一眼,淡淡地說道“侯師爺要是沒別的事,可以先回去了,本將要休息了。”

    “呵呵。”侯費自然能看出江彬對自己的態度如何,淡淡地笑了笑,接著說道“侯某本有一計愿獻于將軍,既然將軍身體疲憊,那侯某便不打擾將軍休息,告辭。”

    說完,侯費便轉身向帳門的方向走去,聽了他的話,江彬的眉頭卻是一皺,突然伸手道“侯師爺且慢。”

    侯費像是早就在等著江彬這句話一般,一付胸有成竹地轉過身問道“莫非將軍還有什么吩咐不成?”

    身為武人,江彬最看不慣的便是侯費臉上這種像是能看透天下所有事般的表情,自己心里暗暗下了決心,不管這次侯費能給自己出什么好主意,回去之后,自己也一定把他給辭退掉。

    只是現在自己卻不能跟他翻臉,江彬笑著一抱拳道“侯師爺不妨先坐下來,江某到是有些事情想跟侯師爺請教一二。”

    待到兩個人坐下之后,江彬便迫不及待地問道“侯師爺可有對付何家安的辦法?快些講于我聽。”

    侯費的臉上又露出那種讓人厭惡的笑容,接著緩緩說道“大人莫急,對付一個何家安其實簡單得很。”

    “哦?快快說來。”江彬臉上愈發的興奮。

    裝了這么久,侯費也怕自己裝過了頭,終于收斂了笑容后低聲說道“軍營眼線眾多,大人想要對付那何家安并不能明著來。”

    這不是廢話嗎,要是自己能真刀真槍地對上何家安,早就一刀砍了他的腦袋,哪能在這里跟你廢這么多的話,江彬心里厭煩,臉上卻并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淡淡地說道“繼續。”

    侯費繼續說道“所以大人想要對付那何家安就得從他的職責上下手,他不是負責大軍的糧草嗎,大人不妨從這里下手。”

    一聽到侯費的話,江彬的臉皮猛的一跳,心里立刻對侯費又高看了一眼,這小子心夠黑的呀,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就想要了那何家安的性命。

    不過,這樣的人才合乎自己的口味,江彬緩緩點了點頭道“侯師爺可有萬全之策?”

    侯費道“最近天氣苦寒,怕是會有大雪降下,下雪之時,道路自然泥濘不堪,大軍倒還輕松,可是后軍的馬車卻是寸步難行,這幾天將軍不妨想辦法將大軍留在此處,等到下雪之前向大同方向急馳,拉開于后軍的距離,到時候雪一下,后軍的速度自然就跟不上來,前面的大軍沒了糧食,你想皇上會拿誰開刀呢?”

    那還能有誰,除了那魏溪山便是何家安唄,搞不好這兩個人誰都跑不了,都得被一刀把腦袋給砍下來。

    想到這里,久違的笑容終于回到了江彬的臉上,自己又把這計策從頭到尾想了一遍,接著滿意地拍了拍侯費的肩膀道“侯師爺果然厲害,此計若成,江某絕不會忘記師爺的功勞。”

    以江彬現在在正德眼里的地位,說動他在這里多留幾點并不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只需借口這里地勢正好,獵物眾多,正德自己便興致勃勃地留了下來。

    幾萬大軍,就在這荒郊野外看著他們的皇上自己玩得不亦樂乎,其余人多數只能坐在火堆邊,低著頭默默地打發著時間,也不知道這痛苦的日子什么時候才能夠到頭。

    看著已經漸漸陰下來的天空,何家安的心里隱隱感覺到了一絲不妙,這么冷的天,要是真下雪的話,對于后勤來說無疑是一場大災難,眼下的糧草雖然能夠支撐一段時間,可是誰知道這場雪會下多久,若是時間一長,大軍就會被困在此處,到時候道路泥濘、天氣寒冷,再想運糧進來恐怕就難于上青天。

    這樣不行,自己一定得跟皇上提一提,哪怕往前再走幾天離大同近一些也好,總比待在這荒山野嶺強得多。

    不過想找皇上之前,何家安還是先得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給魏溪山魏大人才可以,畢竟官場之中,講究一級壓一級,自己要是貿然跑到正德面前把自己的想法提出來,這分明就是越級的行為,一方面也在暗示自己的上司無所做為,這種行徑才是這些當官的最為憎惡的。

    這次跟上次不同,就連魏溪山也能感覺到滿天烏云壓頂的勢頭,眼看著一場大雪就要襲來,可是皇上卻依然玩得有些不亦樂乎,兩個人又商量了一下,干脆一起向中軍大帳走去。

    只是當兩個人到了大帳前卻撲了個空,皇上居然還在打獵沒有回來,何家安抬頭看著已經快黑下來的天,心里卻幽幽的一嘆,也不知道現在的皇上到底能不能聽自己的勸告。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出現一隊人馬,為首那人身著杏黃色的獵裝,一臉興致勃勃地向大帳走了過來,何家安跟魏溪山看得清楚,連忙向前幾步,深施一禮道“小臣見過陛下。”

    “哦,原來是兩位愛卿,你們的消息夠靈的,知道朕今天收獲頗豐,所以也過來打打牙祭不成?”

    呃……?

    這又是什么鬼?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