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7-38259070/

第491章 殺戮戰場
    林疏影幾乎瞬間便想到,既然自己已經被人給盯上,那現在停在碼頭的船隊肯定也跑不了,自己是下來了,可是上面還有成百的白蓮會的兄弟在,要是他們被官差給圍住

    ,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還沒等林疏影著急往碼頭去報信,一直在監視著林滿的七巧卻突然縮回頭來,驚慌地說道“不好了,圣女,有人朝這里來了。”

    一聽這話,何家安條件反射地站了起來,偷偷地往回看了一眼,果然,有兩個持刀的大漢開始大步沿街走了過來。

    何家安連忙一轉身,焦急地說道“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們還是快些走掉。”

    “不行,船上還有我上百白蓮兄弟,我不能就這么拋下他們不管,我要去救他們。”林疏影變得越發的急躁,推開何家安自己就想沖出小巷去。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突然閃過一道光亮,還不等何家安反應過來,空中便響起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爆炸聲剛剛消失,碼頭的方向便傳來一陣亂哄哄的吶喊聲。

    林疏影臉上頓時一片慘白,她哪里還不知道這肯定是官兵已經進攻了,住在船上的教眾們肯定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這下自己該怎么辦,現在又該做些什么?

    原本平時也算是足智多謀的林疏影已經完全沒了主意,求助的目光落在何家安的身上時,自己不由輕聲道“何公子,我現在該怎么辦?”

    怎么辦?這還不簡單,何家安斬釘截鐵地說道“走。”

    “走,去哪?”林疏影愣了一下。“不管去哪里,只要離開這里就好。”何家安又偷偷往外看了一眼,那兩位手持腰刀的大漢根本沒受到遠方傳來的吶喊聲影響,在他們看來,只要自己抓住那位妖女,比殺

    那些無名之輩要重要得多。

    眼看著對方已經離得很近,可是林疏影卻還在猶豫之中,何家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突然說道“你不是想去救人嗎,我帶你去。”

    “真的?”林疏影不疑有它,臉上一喜,連忙就要沖出去。

    “這里不行,咱們從后面繞過去。”何家安一伸手又抓住了林疏影的手腕,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拉著她便往小巷的另一頭跑去。

    只是過了片刻的功夫,那兩位持刀的大漢便走了過來,看到小巷時還看了一會,最后沒有任何的發現,終于還是走掉了。一路上小心地躲著任何人,何家安終于領著林疏影來到了江邊的另一處碼頭,從這里看過去,頓時把戰場看得清清楚楚,當林疏影看到那幾倍多于白蓮會的官兵時,一顆

    芳心頓時沉入了谷底之中,她明白就算現在自己過去也頂不了什么用,無非是送死罷了。不知過了多久,當黃昏再次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碼頭的喊殺聲終于漸漸弱了下來,很明顯,一場一邊倒的戰斗已經進入了尾聲,外面已經看不到任何反抗的身影,官

    兵開始逐艙搜索起來,尋找著還有沒有剩下的白蓮會的余孽。看到眼前這一幕,淚水無聲地劃過林疏影的臉龐,現在的她甚至不知道為什么要站在這里,接下來又要去做什么,自己十多年來一直堅守的信仰卻有倒塌之意,當白蓮會

    的兄弟們正在受苦的時候,那號稱無所不能的無生老母又在哪里,她為什么不現身來救她的子民?難道是自己忠心還不足以打動她嗎?

    就在林疏影暗暗悲憤之時,一直注意著戰場的何家安卻突然拉了拉她的手腕,接著指著戰場的方向說道“林姑娘,你看那里,那個人你認識嗎?”被何家安這么一拉,林疏影頓時從自己的思緒中走了出來,順著何家安的手指方向看了過去,自己臉上的表情卻是一滯,就在剛剛自己走神的功夫,戰場上突然多了一個

    白色的身影,而且那身影居然跟那些官兵站在一起,因為離得太遠,自己并聽不到他在說著什么,看著他的身材,林疏影突然想到了一個人。

    “七巧,依你看,那個人會是誰?”

    七巧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那人莫不是馮護法?”“就是他。”林疏影目光流露出一絲的憎惡,哪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早就想到了若是沒有內奸,這些官兵又怎么能抓到自己的蹤影,可是自己腦子里想了那

    么多人,卻從未想過害自己的居然是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右護法馮福。既然聽不到馮福說的話,林疏影心里也能想到他現在正在跟那些官兵說著什么,剛剛要不是何家安反應機敏,恐怕自己早就落入了官兵的魔爪之中,一想到那種情況,林

    疏影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再看向何家安的時候,目光中已經充滿了感激之情。眼下自己救不了會里的兄弟,又拿那叛徒馮福沒任何的辦法,林疏影心里不由一陣的沮喪,七巧肯定是指不上的,所以林疏影的目光只能又落在何家安的身上,輕聲道“

    何公子,那咱們現在應該怎么辦?”這種情況下,何家安也有些矛盾,按自己的想法,現在最安全的就是乖乖回到蘇州,自己老老實實繼續當唐伯虎的弟子,然后按部就班的去考試,可是一想到那樣的話,

    自己就要把林疏影跟七巧丟在這危險之地,這里已經遍布都是朝廷的官兵,一不小心她們就會落到對方的手里,至于后果如何,何家安卻是連想都不敢想。

    既然這樣,自己就在幫她們一把吧。何家安思考了一下,緩緩說道“剛剛在酒樓上,明明林滿有機會把樓梯給堵住,可是他偏偏沒有那么做,這就說明他并不是想要你的命,而是沒有生擒你的把握,所以才

    沒有動你,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呢?”聽到何家安的話,林疏影也不由陷入了思考之中,有的時候人就是這樣的奇怪,剛剛明明腦子里面空空如也,可是聽到何家安的話時,林疏影頓時想到了很多,琢磨了片

    刻之后,自己終于醒悟了過來,指著何家安訝然道“我明白了,他們是想抓無生老母。”至于為什么會想到這一點,何家安并不想去知道,他現在只知道一點,自己三個人必須快一些離開這里才行,碼頭上已經進入了清理的工作中,只要等到清理工作一完成,必然會抽出更多的人手來搜索林疏影的下落,看了看四周,何家安突然指著一個方向說道“咱們先去那里避一避,等到有機會了先逃出去再說。”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