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7-38258805/

第230章 寧王之子
    何家安哪曾想到,自己躲了這么半天,居然直接跟人家撞個臉對臉,而更加讓他鬧心的事情還在后面,這里可是寧王府,這個紅衫公子可是剛剛才從這里面走出來,看著

    他一句話,就連原本一臉和氣的門子都有動手打算的時候,何家安不由對這紅衫公子的身份產生了猜測。

    這小子不會是寧王的兒子吧?

    要真是這樣的話,自己還是快點逃回蘇州,然后帶著陳月英趕緊跑到海上去吧。現實并不由得何家安考慮太多,隨著紅衫公子一聲令下,周圍這些打手們紛紛就涌了上來,唐林已經跟跑在前面的人交上了手,何家安一咬牙也顧不了那么,一伸手把唐

    慶送給自己用來練習手勁的鐵膽拿了出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撇出去。

    就在這危急之時,大門處突然有一尖聲驚叫道“你們這是在干什么,這是王爺的貴客,還不快些住手。”

    這熟悉的聲音簡直是天籟之音一般,何家安連忙扭頭向著大門的方向看去,當他看到小公公張天的身影出現在大門前時,立刻喊道“張公公,快些救我。”那紅衫公子自然也聽到了張天的聲音,眉頭卻是輕輕一皺,眼看著自己就能把這倆個人按在地上摩擦的時候,偏偏出來這么一個攪局之人,不滿地瞪了一眼張天,大聲吼

    道“你算是什么東西,居然敢管小爺的事,這小子剛剛讓我在外面丟了臉,今天要不教訓他一頓,我花花太歲的臉該往哪里放。”張天也懵住了,盼了這么久終于把何家安給盼了過來,自己可是接到寧王的命令出來迎接何家安的,可是萬萬沒想到,剛到大門口就看到這么奇葩的一幕,自家的小王爺

    正指揮著一群人要打何家安,可是自己就是一個小小的內侍,小王爺根本就不聽自己的話。

    張天終于意識到事情不妙,小王爺發起飆來,恐怕只有王爺能夠壓得住了,想到這時,他連忙就往府里跑,現在能救何家安的也只有王爺本人了。就在張天剛剛跑進府,一臉慌張地想去請寧王的時候,從側方倒是走來一行人,為首的一位身著華麗的衣衫,看到張天慌張的連自己都沒有見到時,不由有些好奇,稍稍

    大聲地喊道“張天,你慌慌張張的這是要干什么去?”此時的張天滿腦子都是快些去找寧王前來救何家安,當耳邊猛然聽到這聲音的時候,身體頓時一滯,轉身看時頓時一臉的驚喜地迎了過來,指著府外連忙說道“張天參見

    王妃,王妃快些去外面看一看,小王爺正在毆打王爺請來的客人,奴婢根本就勸不住呀。”

    來者不是別人,卻正是那寧王的嫡妃婁氏,一聽張天的話,再聽到外面如此的吵鬧聲,婁妃的臉上頓時冷了下來,悶頭便向大門外走了去。有寧王家的少王爺坐鎮,這些打手們自然也要好好的表現才行,大家一窩蜂地涌了上來,很快唐林就有些支持不住了,就連何家安也一同卷入到了戰團之中,唯一例外的

    卻是何家安剛剛揀來的那個小小,一臉焦急的表情,一只手卻偷偷伸到了后腰處,幾次想要抽出來什么似的,可是又縮了回去。

    當他看到何家安又一次被拳頭打中的時候,自己終于再也忍不住了,剛剛虛握的右手頓時握緊,剛要抽出來什么,此時大門的方向又傳來一聲呵斥“都給我住手。”

    他的手立刻就松了開。不光是小小的手松了開,就連剛剛還異常囂張的紅衫公子此時也像是老鼠見了貓一般,立刻變得乖巧了起來,連忙讓打手們停了下來,自己訕笑著迎了上去,輕聲道“娘

    ,這外面陽光這么曬,你怎么出來了,還是快點回去吧。”

    婁妃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重重地哼道“我要是再不出來,恐怕你把這王府的大門都給拆了。”接著用目光一掃何家安,冷冷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

    這……紅衫公子不由得頭疼了起來,看著自己娘親那銳利的眼神,只能解釋道“方才這幾個人在大街上沖撞了孩子,居然不道歉,還要打孩兒,孩兒氣不過,剛巧在這里遇上,

    所以就……輕輕教訓了他們一下。”“說得好聽,這就是輕輕教訓嗎?”看著發髻已經散亂的唐林還有臉上已經帶傷的何家安,婁妃的心就是一陣的氣不過,狠狠地剜了一眼紅衫公子后,自己施施然來到了何

    家安的面前,帶著歉意輕聲地說道“真是對不起這位公子,易兒從小被他爹爹嬌縱慣了,這一次我代他跟你道個歉。”雖然不知道眼著這雍容的女子是誰,可是何家安也能猜到這位肯定不是一般的人,連忙還了個禮,苦笑道“倒也沒什么大事,誰沒有年少輕狂過,只是……”何家安抬頭瞄

    了一眼紅衫公子,又道“還是麻煩您多多管教一下這位公子,與人相處還是忍讓為先,切莫仗著勢力欺人太甚。”這變像就是說事情還是這位紅衫公子的不對,可是在自己娘親面前,紅衫公子又不好罵何家安什么,只能是把這仇恨深深地記在自己的心底,反正只要你進了這王府的大

    門,以后自己不是想怎么捏你就怎么捏你嗎。

    剛剛這事就算是了結了,小公公張天連忙走了過來,一彎腰說道“王妃,這位是王爺特意從蘇州請過來的何先生,現在王爺還在大堂上候著,要不……”“既然是這樣,那就請何先生快些進府吧。”婁妃一聽這位年紀輕輕的公子居然是寧王請來的,又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直到幾個人全部都進到府里之后,這才一轉身,黑著

    臉看著那紅衫公子道“易兒,你隨我來。”不說那紅衫公子如何苦著臉被婁妃帶走,單說進到府里之后,小公公張天終于松了口氣,悄悄在何家安耳邊說道“何先生有所不知,剛剛那位可是寧王的長子,王府的少

    王爺,多虧剛剛碰到了王妃,要不然恐怕你還要多受些苦頭。”果然自己沒猜錯,剛剛到這王府就把少王爺給得罪個透,何家安不由苦笑地搖了搖頭,同樣低聲道“我現在到是已經在考慮著,要不要跟王爺見一面后就快點滾回蘇州去。”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