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4-38256341/

第729章 自己意識
    蕭真目光陡厲,身形一閃,已經擋在了老和尚面前“你是時氏一族的大祭祀?”

    老和尚是戴了面具的,因此看不出臉上是什么表情,但從眼晴中露出的驚訝來看,蕭真知道自己猜對了“你竟然一直躲在崇明寺?”難怪子然他們一直沒追查到這人的信息。

    此時,門突然打開,韓母抱著小幺兒與韓家二哥走了出來,二人見到院子中的情景時都愣了下。

    “阿真?你們在做什么?”韓母問,同時看著老和尚,覺得這老和尚面生得很。

    大祭祀一看這情景,直接朝韓母懷中的孩子抓去,蕭真自然不可能讓他抓著,一掌朝他胸口打去,讓蕭真意外的是,大祭祀并沒有躲,硬生生的接了這一掌。

    蕭真在心中暗道一聲糟糕,果然,就見大祭祀在她打向他時,迎著這個近距離,一道水光再次點向了她的額頭。

    蕭真避開,然而,這個水光依然準確的打進了她的額頭,一股子清涼感再次襲入全身,蕭真愣了下。

    那大祭祀也同樣愣住,他不解的看著蕭真,不明白他百發百中的引祝水為何會對這位丞相夫人失去效力。

    韓母與韓家二哥看出了其中的不對勁,韓家大哥朝著外面喊道“來人,快來人。”

    大祭祀見狀,一躍到屋頂,打算跑。

    蕭真迅速的追了出去,這回她絕不可能再讓大祭祀跑了,這個人惹出了太多的事來。

    以她的武功,輕而易舉的追上了大祭祀,然而,在大祭祀再次將祝引水彈向她額頭時,她依然沒有避過,這一次,并不像上一次那樣沒有作用。

    蕭真的身子微微晃了晃。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大祭祀不敢置信的看著蕭真依然清明的黑眸。

    蕭真發現自己的身子有些僵硬,動作也不若方才那般靈活,她擰了擰眉。  “好強的意志力。”大祭祀駭然,他從未見過擁有如此強意念的人。此時,他方才仔細打量著蕭真的五官,這是一張極為普通的臉,淡妝之下仍然掩蓋不住她一身的英氣,輪廓并不秀氣,但線條分明得

    恰到好處,大祭祀突然喃喃起來“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面相,這樣的五官分明是母”

    后面的話大祭祀還沒有說完,蕭真已經攻了過來,可她的一掌還沒有落下,周圍的場景一換,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蕭真暗道了一聲糟糕。

    她再次進入了祝由術里,怎么進的她也不知道。

    面對周圍白茫茫一片的霧氣,蕭真苦笑了下,這一年,她已經三度進入過祝由術了,跟這個術還真是有緣啊。就在她慢慢走于這片白茫茫的世界之中時,二道聲音傳來。

    “公主,人已經帶來了,放心,她已經中了我的祝由術,這會正在沉睡之中。”正是大祭祀的聲音。

    “很好,我四年的計劃終于要實施了,這是這個賤女人的一生,你看看。”緊接著,就聽到一聲啪的聲音,像是一本書被丟在了桌上。

    秋菱公主?蕭真早已料到大祭祀會出現在崇明寺應該是秋菱公主安排的。

    大祭祀翻看了幾頁之后,道“公主,我方才二翻三次的引她入術,好不容易才成功,這里面寫的事要是虛假太多的話,我怕她會隨時醒來。”

    “那就在術里殺了她。”秋菱公主聲音中帶著一絲怨毒“旁人也看不出來。”

    大祭祀沒敢說什么。

    “還不開始?”

    “是。”

    二人的對話,蕭真聽得一清二楚,她只是迷惑于這二人到底想在祝由術里對她做什么?

    如今她已經進入了祝由術,所能做的就是順其自然。因此蕭真索性盤腿而坐,調理氣息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睜開了眼,眼前還是白茫茫的一片,按經驗她算了算,如今在外面應該已經過了二個時辰。

    “大祭祀,你到底想做什么?”蕭真朝著空氣問道。

    靜,安靜。但也只靜了一會,大祭祀駭然的聲音傳來“你,你竟然能跟我說話?”

    “為什么不能?”蕭真奇問,先前她就可以與時彥說話。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還有,你,你到底在哪?”

    蕭真“”

    此時,這個世界的白霧一點點散去,露出了明鏡一樣的世界。也就一柱香的時間,隱隱的念經聲傳來。

    蕭真瞇起眼,有些享受的聽著這道念經聲,她喜歡這個聲音,也想去那一邊,但這會她并不想多想或者去深想,目前的現狀她很滿意。

    不知道過了多久,氣喘吁吁的聲音在后面響起“原來你在這里。”

    蕭真轉身,就看到一名五十左右儒生模樣的男子來到了她身后,男子似乎找得她很急,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  “你就是大祭祀?”上上回她只看到他的背面,方才他又戴了個老人的面具,這回蕭真才看清這人的真面目,男子雖然年紀有些大,但仍能看出年輕時長得不錯,想到他對祭祀公主和貴妃娘娘所做的事

    ,所謂衣冠禽獸便是指這一類人吧。

    在蕭真清冷的目光之下,大祭祀神情有些狼狽,隨即他又古怪的看著這個明鏡一般的世界,奇道“這里是哪里?”

    “這不是在你的術里嗎?”蕭真冷冷看著他。

    “是啊,在我的術里,可為什么我不知道有這樣的地方?”大祭祀喃喃著,突然看向了念經聲傳來的方向“那里怎么會這么亮?”

    “你可有聽到什么聲音?”

    “還有聲音?”

    看來這念經聲只有自己聽得到,蕭真思附著半響,提議道“你或許可以走過去看看。”

    大祭祀戒備的看了蕭真一眼。

    “怎么,在你自己創造的術里,你還怕我?”蕭真譏諷。

    也是,這是他的術啊!這么一想,大祭祀便朝那地方走去,然而,才走了數步路,他的身子像是碰到了什么東西般,突然間被反彈了回來。

    大祭祀不信邪,再次走過去,同樣的他的身子又被反彈了回來。

    蕭真冷冷的看著大祭祀如此做了數次之后,一臉震驚的模樣,她的神情也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這,這不是我的術。”大祭祀突然慌張了起來,朝著空氣中大喊“時彥,是不是你在搞鬼?時彥?”

    “時彥不在這里。”蕭真說道。

    大祭祀愣了下。

    此時,秋菱公主的聲音傳來“祭祀,你在做什么?有沒有開始了?”

    一聽到秋菱公主的聲音,大祭祀瞬間清醒了過來,不再管這些讓他感到疑惑的事,將手中的水珠迅速的朝著蕭真額頭射了過去。

    這一次,蕭真甚至連閃躲也沒有,因為她知道閃躲沒有用。在她陷入昏暗之時,無數的記憶涌入了腦海,這些記憶并不是她現在的記憶,而是那次陷入了時彥祝由術里的記憶。  沒有多少愉悅的事,有的只有痛苦,嬸嬸以毀韓子然的名聲為要挾逼著韓子然娶了她,而韓子然在考上了狀元后徹底的休了她,這并非是最難受的,最難受的是嬸嬸因為她陰郁而死,而叔叔則不知去

    向,后來聽村人說起,他在行乞丐。

    蕭真知道這一段記憶是假的,可她依然很痛苦。

    蕭真不知道的是,當她在這段記憶里痛苦掙扎之時,在外面的大祭祀一臉蒼白的醒了過來。

    秋菱公主美艷的面龐一見大祭祀醒了過來,厲聲道“你不是說這一睡至少要半天嗎?怎么這么快醒過來了?”  “我無法引導她的意識,”大祭祀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她在祝由術里也有自己的意識。”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