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4-38256015/

第428章竟是太妃
    第428章竟是太妃

    廖夫子笑笑“很奇怪,明明該緊張害怕的時刻,不知為何,心里反而踏實的緊。”好像身邊的這個女子給了他一份安全感,莫明其妙而來的安全感,且還是從一個陌生的女子身上,這是為何?

    周圍的難民見有人站了出來與叛軍對抗,一時都拿起能拿的家伙,和叛軍打成了一團,叛軍本就不是正規軍,見人數一多,頓時慌了起來,打斗也漸漸落于下風。

    而方才被欺負的少女也被護衛送到了姒秦的面前,方才粗看就覺得是個漂亮的女子,如今這般近的打量,只覺得少女的美猶如含包的花蕾,吸睛得很,衣杉不整,發絲凌亂,也掩蓋不住這天生麗質啊,猶其是這雙眸中透露著的堅強,沒有女子遇險時的柔弱,亮得驚人。

    蕭真肯定自己在哪里見過這少女,只是怎么也想不出在哪見的。同時,她也注意到姒秦的眼晴亮了。

    蕭真又飄了廖夫子一眼,倒沒什么變化,依然是那般溫和的樣子,沒想到的是,他這會也正溫和的看著她。

    蕭真恍惚了下。

    “小女子柯宜,謝過公子的救命之恩。”少女朝著姒秦施了一禮,身后的二名老者卻是跪在了地上,叩頭說道“謝謝恩人救了我家小姐一命。”

    顯然這二人并非少女的父母而是隨叢。

    “看姑娘的談吐,并非普通人家的女子。”廖夫子淡淡說道。

    少女柯宜臉上閃過一絲憤怒和傷心“小女子的家在平丘,自上六代以來都是書香世家,半個月前平丘被叛軍攻陷,他們燒殺搶擄無惡不做,我與族人為了活命出逃,卻不想半路失散了。”

    蕭真靜靜的聽著少女的話,只覺得這些話都似曾熟悉。

    “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快去給柯姑娘拿些吃的來。”姒秦對著蕭真喝道。

    蕭真抽了抽嘴角,還真拿她當丫頭了,但這種小事也沒必要計較,轉身去馬車上拿吃的了。

    隨便拿了一些糕點,蕭真轉身回來時,就見少男少女正在說著話,金童玉女似的,金童玉女?這四個字終于讓蕭真想起這少女像誰來了,目光再次落在了柯宜的身上,喃喃了句“高祖帝敬賢瑞祥宜妃?”

    在漢家秘檔中,先皇一生未立后,后妃卻是無數,可身居妃位的卻只有一人,那便是宜妃,聽說高祖與宜妃認識在年少之時,二人長相皆是人中之龍鳳,金童玉女,說書人留下了很多關于這二人的佳話,說高祖帝是怎么怎么寵愛這名宜妃。

    每次她磕著瓜子聽著戲文時,就尋思著,既然如此相愛,為何不立這位宜妃為后?且在宜妃死后,也沒給她后位,甚至連皇貴妃的身分也沒給。

    “吃的呢?”許久沒見蕭真過去,姒秦望來,竟見這個女人呆呆的看著他面前的姑娘出神“你看什么看?”女人看女人,也能看到發傻?

    蕭真忙跑了過去,將盤中的糕點遞到了柯宜的面前“宜……姑娘,請用糕點吧。”差點叫漏嘴。

    “謝謝。”未來的宜妃娘娘小聲道了謝,許是真餓了,以袖掩面吃起來。

    難民們突然間歡呼起來,只因那些叛軍都沒打過他們,甚至還被綁了起來,一時,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興奮之情。

    姒秦的目光從他的妃子身上移到了難民堆中,看了被綁起來丟在一旁的叛軍一會,又看向歡呼著的難民,透著一絲傲慢的黑眸竟變得若有所思起來。

    宜妃?蕭真一直不著痕跡的打量著眼前的小姑娘,要知道這未來的太子,也就是下一任皇帝可就是從這宜妃肚子里出來的,換句話說,她可是九皇子姒墨的祖祖奶奶啊。

    難怪看著眼熟,每年的祭祀,都會掛出她的畫像來啊,只不過畫像上是三十幾歲的她,而非現在這稚嫩的模樣。

    她還記得,九皇子是如何喜歡這位祖祖奶奶來著,就因為她是眾畫像上后妃中最為漂亮的。

    察覺到了蕭真火熱的視線,少女柯宜頗有些不自在,一雙手局促得不知如何是好“這位姐姐,你這般看我,是我有什么不妥嗎?”

    “沒有。你很好。”蕭真笑笑,又看了看少女的肚子,滿懷慈愛之情。

    柯宜愣了下,只覺得眼前這公子的侍女怪怪的。

    見小姑娘不知所措,蕭真忙移開視線,無意間瞥過姒秦,不想竟在這小屁孩眼中看到了一種光芒,亮得蟄人眼晴,蕭真眨眨眼,正要確認之時,見他走向了難民叢中。

    他十二歲了,身高卻像是個八九歲的孩子。然而,他一走出去,訓練過的護衛就將他護在中間,看到一個錦衣公子,難民們也一個個安靜了下來看著他,畢竟是他的護衛幫助了他們打敗了叛軍。

    他要做什么?正當蕭真思附著時,就聽得姒秦的聲音傳來,不大,但一字一字鏗鏘有力,在此刻安靜的藍天之下,異常的清楚。

    “我們有好好的家園,任什么要被叛軍踐踏?憑什么家園就要被他們侵占,要我們到處流浪?他們憑什么要來欺凌我們的妻女?”

    蕭真靜靜的聽著,難民們也靜靜的聽著,姒秦說了很多,每一句都能戳中難民們心中的痛,蕭真看著原本只是安靜聽著甚至可以說沒什么情緒波動的難民一點點的被說動,到最后,聽得姒秦道“你們也看到了,只要集合我們自己的力量,就能打敗他們,保護我們的家園,保護我們的妻女,我姒秦本就是平丘人,這次回去就是找親人的,誰愿意和我一起打回平丘去?奪回我們的家園。”

    身邊的護衛很配合著喊著‘我們去,我們跟隨公子’的話來,立時就有幾個年輕血氣的難民男子符合了起來,有十人支持,就會變成二十人,三十人,很快,不管是年壯的,還是年邁的,都愿意隨著姒秦一起打回平丘奪回家園,甚至婦人們也都表明了想出一份力。

    蕭真細想了下史記官記載的漢史,高祖建軍應該是在他十五歲那一年,而不是現在,當然,現在做不得數,不過很多史料都大有出入。

    “禹兒八歲起就開始掌執了姒家的生意,他做事向來膽大,但也僅限于生意一事。真沒想到,竟還有如此魄力。”廖夫子在旁笑說。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