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4-38255976/

第395章我回來了
    第395章我回來了

    “走啊。”蕭真再次朝著韓子然厲聲道。

    若是往常,韓子然知道自己必然會離開,他是堂堂丞相之尊,身上背負著社稷重任,熟輕熟重,心里自有分寸,如今卻不知為何,這雙腳似生了根般,不想離去。

    “大人?”小山在旁催促道。

    “上影,小心。”東子大喊一聲。

    蕭真望去,竟見蒼鷹又射出了一箭,一射完,蒼鷹就吐出一口血來,正冷笑的看著她。

    蕭真心一沉,蒼鷹內力向來雄厚,方才的那一箭他未使出全力就已讓她拼盡全力,如今這一箭想來是他用盡了內力,電光火石之間,她也來不及細想,將全身的修為齊聚于了劍上,喃喃了句“一把劍,一定要挺住啊。”說著,迎了上去。

    當一把劍與蒼鷹的箭相碰撞時,一股刺膚的內力朝著周圍擴散,東子與小山以及周圍的士兵都被這股子內力震開。

    韓子然也就只是擰了擰眉,卻紋絲未動。

    東子與小山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家大人,他們知道大人一直在習武,卻不知道大人的內力已有如此雄厚。

    鮮血從蕭真抵著劍的雙手中流下,下一刻,奔流而來的內力將蕭真臉上的面具震裂開,同時,一頭綁著的烏絲也被震飛開來。

    蕭真后退了幾步,猛的吐出一口血。

    望著面前滿臉透著殺氣,披頭散發的斧頭上影,那眉,那眸,那散發著堅毅不屈的目光,那緊抿著的菱唇,這般透著果決堅韌的面龐卻因為一身及腰的發絲顯得嬌弱了幾分。

    女的。

    任誰看到這畫面,都會知道她是個女子的身份。

    她不柔,挺拔而立。

    她不美,傲然如松。

    她的黑眸只有一種單純的色彩,那便是戰斗。

    韓子然胸口一陳絞痛,睜大著雙眼看著這張似熟悉卻又陌生極了的面龐,腦海里閃過一個個奇怪的畫面。

    “我雖然救了你,但你不用太感謝,若是不嫌棄,就叫我聲姐姐吧,我可是比你大了二歲喲。”

    “你怎么長得這般好看呀?”

    “我們的差距真是大,不過我覺得你家大哥二哥和你的差距也蠻大的。”

    “上次我聽到老村長在說你,原來你這么會讀書呀。我不識字。哈哈哈……”

    “我比不上你,但你也比不上我呀。我力氣大,還能養活一大家子,嘿嘿……”

    畫面中,少女一直朝著他爽朗的笑,她的笑容溫和,就像初春的太陽那般溫暖。

    而他,至始至終,都是清冷的一個‘嗯’字,算是回答。

    但他很開心,就算只是一幅幅的畫面,他亦能感覺到他那時的開心。

    “韓子然,你是真的要娶我嗎?就因為我救了你嗎?那不算什么啦,我只是把你背回來而已,不用以身相許的。”少女笑得開懷,平凡的面龐因為她這率真的笑容增彩了幾分。

    畫面一轉,少女帶著歉意的聲音說道“韓子然,我嬸嬸把韓大娘氣得昏過去了,韓大娘說得對,我嬸嬸真的是太過份了,用盡可恥的手段,可她也只是希望我能嫁得好,你原諒她吧?”

    他依然清冷的嗯了一聲,算是回答,可她卻沒聽到,自顧自的說“嬸嬸這樣逼著你娶我,你為什么還同意呢?你是男人,不同意的話也沒人逼得了你的。”

    因為他想娶她啊,他若不想娶,沒人能逼得了他。

    韓子然甩甩頭,想甩去腦海里出現的一幕一幕畫面,卻是怎么也甩不掉,他只能睜大眼看著護在他面前的斧頭上影,這張臉一點點的與畫面中的女子吻合在一起。

    新婚之夜,父母拒絕接納他要娶的女人,他跪在他們面前,只有一句話“爹,娘,我韓子然這輩子只娶蕭真一人,不管你們接受還是不接受,我只承認他是我的娘子,這輩子唯一想娶的女人。”說著,他起身來到了大門外,拉著新娘子邁入了韓家的大門。

    “大人,你怎么了?”東子奇怪的看著丞相大人越來越慘白的面孔。

    小山即是擔心的看著擋住了箭,已沖上去與蒼鷹開打的斧頭上影,又擔憂的看著自家的丞相大人。

    望著與蒼鷹戰斗著的女子,韓子然的雙手顫抖了一下。

    “雖然你娶了我,可我怎么覺得一點也不真實呢?要不,你私下還是叫我姐姐吧。”

    “娘子。”

    畫面中的女子臉一紅,摸摸鼻子“再叫一聲。”

    韓子然“……”

    “大人,你怎么了?”小山望著大人幾乎蒼白的毫無血色可言的臉,還以為是哪里受傷了。

    此時的蕭真與蒼鷹激烈的打在一起,她做了數年的上影,還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強敵。

    蒼鷹亦如是,更讓他詫異的是,眼前這上影竟然是個女娃兒,這樣的奇才,怎么就不是他的徒弟呢?

    蕭真望向身后,見韓子然滿臉蒼白的站在后面正望著她,那目光很奇怪,甚至有種絕望,正當她奇怪之時,肩上一痛,吃了蒼鷹一劍,她不敢再分心,專心對敵。

    畫面一點點的從腦海里如潮水般涌來,韓子然頭痛欲裂,他知道這是他的記憶,是他消失了十年的記憶,他喃喃著“蕭真,蕭真……”

    “子然,我配不上你,你那么的優秀,而我連字都不識一個。”蕭真的臉色不是很好。

    “我不在意。”

    她笑笑。

    他發現不知從何時開始,她的笑容里沒有了以往的爽朗,自信,換上的是一種怯懦,自卑,甚至變得不愛出去。

    他后來才知道,她會變成如此,全是因為他家里人對她的折磨,他們欺她,辱她,把家里的活都給她一個人做,變相的折磨著她。

    而她為了讓他好好讀書考取功名,從未將這些事對他說起。

    科舉近在眼前,他將所有的精力都用了在了科舉上,他一定要金榜題名,到時,他就會帶著蕭真進京,與父母親人分開住,讓她不再受到欺凌。

    這是他的決心,日后,也絕不再讓家人欺負著他心愛的女人。

    可卻在考了狀元之后,他拒絕了恩師的提親,被恩師的千金,已逝的任錦時一氣之下用石頭打中了頭,竟然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忘記了他此生最愛的女人,忘記了他的蕭真。

    十年,十年啊。

    十年啊。

    韓子然淚落,十年啊,他一心想要呵護的女子,一心想捧在手心珍惜的女子,如今……

    鮮血從韓子然嘴里噴了出來。

    “大人?”小山和東子驚呼。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