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84-38255424/

第061章韓家規矩
    第061章韓家規矩

    韓老爹忙扶著她要離開灶房,卻聽得張氏說道“娘,我的話聽到了嗎?別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我最討厭這樣了。”

    所有人一時又都看向了張氏。

    韓家二哥扯扯張氏的衣角“你就少說一句吧。”

    “不能,得說清楚了。免得以后……”張氏的話還沒說完,韓母冰冷的聲音就道“你把這里當成什么了?給錢就能解決事情的地方嗎?”

    韓母的臉冷得不能再冷了,看得張氏倒是愣了下。

    “你嫁了過來,就是韓家的人了,我不管你在娘家是怎么生活的,進了韓家的門就要守韓家的規矩。每個人都有活要做,這不是用錢就能解決的。明白嗎?”韓母的聲音極力克制著什么,沒有了往常的平和。

    張氏是一臉的不甘愿“那我把我家的丫頭叫過來把我那份的家務做了總行吧?”

    “我的話沒聽明白嗎?所有的家務事,都必須親自動手。”

    “我有錢,有丫頭,為什么一定要親自動手呢?干什么這般虐待自己啊?”張氏的聲音也大了些。

    韓家二哥見妻子與母親要抬扛了,忙將她拉開“你怎么跟娘說話呢的?娘要你做什么,你做就是了。”

    張氏甩開韓家二哥的手,氣道“你都不幫我,我才嫁到韓家幾天啊,你們就欺負我。你是我相公,也欺負我。”

    “我沒有。”韓二哥急道。

    “那好,你娘要我做的活,以后都由你來做。”

    “行。”韓二哥一口答應。

    蕭真看韓母的反應,果然,見到韓母的臉色已經鐵青了,也不再壓抑著怒氣,道“荒唐,男人有男人的活,上山狩獵,下地護田都是他們應該做的活,你將這些女人家該做的事都交給你的男人來做,像什么話?外人看到了又會怎么說我們韓家?”

    “那,那讓相公悄悄的做。”張氏想了想道。

    韓母臉色已從鐵青到陰沉了,她瞪著二兒子,直到瞪得韓子能低下了頭才道“你要告訴你妻子該做的事,如果我發現你幫她做了,你以后就別叫我娘了。”說著,韓母怒氣沖沖的出了灶房,連扶都沒讓韓老爹扶。

    韓老爹看了張氏一眼,嘆了口氣,離開。

    柳氏和韓家大哥離開灶房后,韓家大哥見妻子一直悶悶不樂,便道“真是一個一個讓人不省心啊,阿惠,還是你最好,嫁進來就幫著娘分擔家務。”

    柳氏牽強的笑笑。

    “不過真是沒想到,二弟妹的性子竟然是這樣的,我們韓家都是被外面的謠言給騙了啊。可娶都娶了,還能咋辦?娘肯定氣壞了。”韓家大哥這般想著,越發覺得妻子品性的高尚。

    柳氏突然問道“相公會幫我分擔家務嗎?”

    韓家大哥愣了下道“你在說什么呢?沒看到二弟妹說這話時,娘的臉色了嗎?以后這話可不能亂說。”

    “那你是會還是不會呢?”柳氏似乎頗為執著于這句話。

    “別多想了,快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叫三弟妹去做。我干活去了。”說著,韓家大哥去柴房拿了鋤頭,拿了回來見妻子還是站在房門口想著什么,他便道“阿惠,你去安慰一下娘吧,可別讓娘把身體給氣壞了啊。”說著,出了大門。

    望著丈夫的身影消失在門口,柳氏只覺得腦子有些亂,似在想些什么,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此時,韓母的屋子突然傳來了‘碰——’的一聲,似乎有什么東西被摔在了地上。

    柳氏心中微訝,剛走到韓母屋外,就聽見公公的聲音輕輕的傳來“別摔了,東西摔破又得買。哎,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能咋辦呢?娶都娶了。”

    婆婆竟然摔東西?柳氏驚訝到了,她從小時就認識婆婆了,婆婆的性子向來溫婉,生氣最多也就是冷著個臉,可從沒見她摔過東西啊,雖然方才婆婆沒說什么,但想來張氏的事,還是讓婆婆氣得不能自已了。

    也是,原本以為二叔子能娶到一個賢惠的妻子,可沒想到……

    此時在灶房,蕭真一邊洗著碗,一邊看著韓家二哥安慰著張氏。

    韓家二哥想來是極為喜歡張氏的,也是,張氏水靈靈的,長得好看,加上又才成親,這熱度還沒有退,本不擅長安慰人的韓家二哥,這會安慰得都快超過半個時辰了,也沒見他不耐。

    但蕭真聽不下去了,真是太作了。因此速速將碗洗好后正要離開,就見張氏突然起身,一手指著她道“都怪她,如果不是買錯了東西,你們家的人又怎會說到我頭上來?”

    韓家二哥也是頗為抱怨的看了蕭真一眼,他抱怨倒不是因為蕭真買錯了東西,而是讓他這般累的哄了妻子半個時辰,要是再來第二次,他肯定受不了啊。

    “喂,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不,你一定是故意買錯的。”張氏肯定的道。

    “嗯。我就是故意的。”蕭真雙手抱胸看著她。

    “你……相公,你看嘛,我就說她是故意的。”張氏拉著韓家二哥的手急道“你罵她。”

    “你們二個別鬧了,心月,三弟妹本來就不擅長買這些的,以前這些東西一直都是由大嫂在買。三弟妹不會這些,不止家里人,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這事。”韓家二哥無奈的道。

    見相公不幫著自己,張氏惱了,沖到蕭真面前道“蕭真,我還沒嫁過來時就聽說你是引誘了三弟才嫁了過來的,說你們蕭家的人品是怎么的不好,當時我還不信,現在我可算信了,沒到想你心思這般的惡毒。”

    怎么不管她做什么事,這些人都那么的喜歡扯上蕭家的人品呢?什么叫心思惡毒?蕭真心中的怒火也上了來,不過她要是一直針對張氏這句話而發火,估計吵架的方向就該偏了,搞不定越吵越離譜,忍了口氣,蕭真淡淡道“該我做的,我絕不偷懶。不該我做的,我也不會去承擔。幫個幾天忙可以,但你不能因為我愿意替你們分擔而把我的分擔視做理所當然,再者,錢雖好,但我更珍惜我的體力。”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