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838/

第六百八十章:她只是懷孕了而已
    第六百八十章她只是懷孕了而已

    沈月離到來的時候,夙輕翰正抱著慕容藍,臉色慘白,快要哭出來了。

    沈月離的臉色也很難看。

    當年,夙央放棄皇位以后,他也想辭官,不想再摻合朝廷里的事。

    可,夙輕翰那個神經病,說什么也不同意他辭官,也不同意葉清酒辭官。

    還用公布葉清酒的身份威脅他們兩個留在朝廷里。

    對此,他很有怨言,對夙輕翰的態度也很差。

    這一次被鸞墨喊來,更是一萬個不樂意。

    “將人放平。”他冷冷地說。

    夙輕翰忙將慕容藍放平。

    沈月離漫不經心的抓起慕容藍的手,摸到她的脈象時,整張臉都是黑的。

    “夙輕翰,你神經病嗎?她不過是懷孕了,害喜嚴重,仔細調養著就好,就算是外面小藥堂里的大夫也能診斷出來,你至于把我喊來?”

    說完,他怒氣沖沖地甩著袖子往前走了兩步,“你的皇后娘娘是珍貴,為了這種不是病的小病,還想威脅我。”

    他一邊嘟囔著,一邊氣沖沖往前走。

    夙輕翰反應不過來。

    剛才,那個白毛在說什么?

    藍兒懷孕了?

    他的藍兒懷孕了?

    懷孕了!

    一時間,他不知該如何反應。

    先是平靜,再是感覺到不可思議,隨后,又有些不敢置信。

    他命令姜太醫上前把脈,姜太醫確診,慕容藍的確是懷孕了。

    他依然不敢相信,命人將太醫院當值的太醫全都叫過來,挨個把脈。

    他們得出的結論都是,皇后娘娘懷孕了。

    夙輕翰確認了這個事實之后,從不敢相信變成狂喜。

    他哈哈大笑,用力將慕容藍抱在懷里,高興得像個孩子。

    這三年來,慕容藍的肚子一直沒有動靜,比起秦羲禾去年剛生了一個臭小子,他卻沒有一個屬于他跟慕容藍的孩子,每次看到千千和剛剛會跑的小奶包就羨慕不已。

    他等了三年,終于如愿以償。

    他的藍兒,懷了屬于他們的孩子。

    他們終于有孩子了。

    夙輕翰的狂喜沒持續多久,他笑著笑著,激動地哭了起來。

    “藍兒,我們有孩子了,是屬于我們的孩子,是我們的,我跟你的。”

    “怎么辦?我好開心。”

    他顧不得旁邊有人,興沖沖抱起慕容藍,來到寢宮里。

    他小心翼翼地將她放在軟榻上,手指觸摸著她的臉頰,像是觸摸到了珍貴的寶物一般。

    “藍兒,讓你獨自承受這些,是我不對,以后我會每天陪著你,陪你度過這幾個月。”他深情款款。

    “我不會再跟你吵架,你想讓我做什么都行。”

    他喃喃地說著,激動的語無倫次。

    慕容藍的情況不太好,沈月離得知她是害喜之后,懶得管,沒開藥。

    他便喊了太醫來開藥,治療。

    忙活了一大頓之后,慕容藍的面色好了很多。

    她的臉色漸漸紅潤,氣色也恢復了不少。

    夙輕翰抓住她的手,絮絮叨叨,語無倫次。

    “皇上。”鸞墨蹙眉,“外面那些人該怎么辦?”

    夙輕翰一心一意把心思撲在慕容藍身上,忘記了外面的人。

    鸞墨一提醒,他才想起來。

    “啊,就讓他們各自回宮吧,藍兒懷孕了,這是大喜事。我也不想做過分的事,你就告訴明德皇妃,望她好自為之,她做下的事,朕可一清二楚。”夙輕翰說。

    “沈月離應該會遵守約定,帶明德皇妃去吧。”

    “是。”鸞墨領命。

    他看著簡潔明亮的皇后寢宮,深深嘆了口氣。

    還好,慕容藍沒出什么事。

    還好,她只是懷孕了。

    他走出來,望著寢宮里頭,透過層層疊嶂,依稀能看到一國之君的夙輕翰手舞足蹈,像個孩子那般。

    “皇上,抱歉。”他誠懇地說。

    以前的他,太過注重階級等級,忽略了最重要的東西。

    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錯的多么離譜。

    他回到外頭,看到明德皇妃臉色蒼白,表情也有些猙獰。

    先前他對明德皇妃有些敬意,經此一役,對她態度轉變了很多。

    明德皇妃聽到慕容藍懷孕之后,心底冰涼,徹骨,明明很暖和的天氣她卻像是墜入了數九寒天。

    當初,她滿懷欣喜地告訴皇上她懷孕了之后,皇上眼睛都沒抬,只是嗯了一聲,叮囑她仔細養著身子。

    現在,看到皇上得知慕容藍懷孕時的欣喜,那么穩重的一國之君,竟開心得像個孩子。

    她與她,差距太大了,太大了。

    “呵。”明德皇妃閉上眼睛,爭來爭去,卻發現,有些事,是她一輩子都爭不過的。

    她所做的那些,在皇上看來,或許只是個笑話而已。

    “我們回宮吧。”她聲音顫抖著說,身體的疼痛,遠不如心底的痛。

    “皇妃娘娘。”鸞墨說,“皇上也曾吩咐過,讓沈大人幫您看看,沈大人已經在前面的宮殿中等候,他性情差,脾氣暴,怕是等不了多久,您還是趕緊過去吧。”

    “沈大人?”明德皇妃愣了愣。

    沈月離,那個無限接近鬼醫圣手的男人,脾氣古怪,一般不會出手救人。

    皇上,讓他來為她診斷?

    一想到她明知道孩子保不住,才故意設計這么個圈套陷害慕容藍,也串通了太醫統一口徑。

    若是沈月離來診斷,不就等于戳穿了她的謊言?

    “不,不要。”

    明德皇妃瞪大眼睛,慌忙搖著頭,“我沒事,不需要沈大人幫我診脈。”

    鸞墨更加失望。

    明德皇妃想陷害皇后娘娘這件事,他可是親眼所見,抵賴不得。

    何況,皇上讓沈月離留下來給明德皇妃治療,才不是要戳穿她的謊言,而是要為她保胎。

    普通太醫覺得無藥可醫的病癥,或許沈月離會有些辦法。

    這,就是皇上的溫柔。

    但在明德皇妃看來,她只以為皇上是想拆穿她。

    真是可笑,若是皇上那般狠心,她早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皇妃娘娘,你做出的那些事,難不成以為,皇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未免太小看皇上了。”鸞墨冷冷地說,

    “皇上不計較,并不代表不知道。他最是個憐香惜玉的,不想對女人動粗,很多事都是睜一只眼閉只眼。你也不必胡思亂想,若是沈大人肯出手,你肚子里的孩子,興許能保住。”

    明德皇妃瞪大眼睛。

    孩子,能保住?

    那么多太醫診斷,她的孩子是意外得來,先天不足,可能活不過幾個月。

    鸞墨卻告訴她,孩子有可能保住?

    “去,我去。”明德皇妃痛哭流涕,“求求你們,讓孩子活下來。”

    “如果孩子能活下來,我做什么都愿意。”

    鸞墨揮了揮手,讓有太監將她抬到前方的宮殿里。

    沈月離果然正等得不耐煩,整張臉都是黑的。

    看到明德皇妃之后,眼里也滿是嫌棄。

    “將人放平。”

    他替明德皇妃把脈后,拿出銀針,封住她的幾道大穴。

    血已經停止住。

    他又開了幾服藥,寫完,便扔下筆離開。

    “早晚各一次,臥床靜養一個月。”

    撂下這話之后,他黑著臉往外走。

    “大夫,大夫,不要走,我這樣真的能保住這個孩子嗎?我……”明德皇妃痛哭流涕。

    懷上這個孩子之后,她滿心歡喜,等待著它的到來。

    可,萬萬沒有想到,太醫告訴她,這個孩子先天不足,她的身體無法承受,怕是活不過六個月。

    她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瘋掉。

    看了多少太醫,每個人的說法都讓人崩潰。

    她也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可……

    眼前這個白頭發的男人,只是隨便施針,又隨便開了些藥,就告訴她,孩子保住了?

    “怎么?你懷疑我的醫術?”沈月離冷笑道,“你如果不相信,大可以不吃。”

    說完,他甩著袖子離開。

    明德皇妃呆愣愣地坐在那里,反應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捂住臉,大哭起來。

    ……

    慕容藍清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她睜開眼睛,首先看到一張放大了的俊臉。

    那張臉不停在眼前晃著,晃得她有些煩躁。

    “藍兒,你醒了啊。”夙輕翰摩拳擦掌,“你終于醒了。”

    “嘿嘿,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我真的太高興了,從得知這個消息以后,我就激動得坐不住。”他抓住她的手,“剛才沈月離來過了,他給你把了脈。”

    “我好開心。藍兒,我實在太開心了,你別嫌棄我語無倫次,我實在太開心了。”

    “藍兒……”他湊到她跟前來,距離近,臉更放大了些。

    慕容藍一拳砸過去,臉上,帶著怒氣。

    她看著夙輕翰樂得跟個傻子一樣,更是覺得心寒無比。

    她都已經得了絕癥,說不定什么時候便會一命嗚呼,最近這段日子,她越發覺得疲憊不堪,怕是早已經病入膏肓。

    夙輕翰這傻子,得知她得了絕癥之后,非但沒有傷心痛苦,反而開心的跟個傻子一樣。

    這個人,未免太過冷血了。

    “藍兒,輕點啊。”夙輕翰捂住鼻子,“幸好我結實,不然被你砸壞了。”

    “放我走。”慕容藍說,“夙輕翰,看在咱們曾經夫妻一場的份上,你放我離開吧。”

    “我已經厭倦了這宮里,也厭倦了這枯燥無比的生活。”

    “對不起,我真的,已經厭倦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