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668/

第五百二十四章:思考人生會變餓
    第五百二十四章思考人生會變餓

    黑炭帶著千千往回走。

    越走,越覺得心驚。

    在那奇怪的山上所發生的一切,當時不覺得害怕,事后,覺得渾身發冷。

    它回頭,看著千千還在睡著,深深地嘆了口氣。

    還好,千千一直是睡著狀態,沒有直面那些可怕之事。

    “黑炭。”

    靠近將軍府的時候,秦羲禾正站在晚霞中。

    紅色的云彩映照著她的身影,她的衣裳隨風飄動,在光影與隨風飄來的花影中,溫柔如斯。

    “嗷。”黑炭叫了一聲,快速跑到她身邊。

    秦羲禾將千千抱過來。

    瞧著千千睡熟的小臉,微微側頭,“辛苦你了,陪著千千這妮子玩了一整天。”

    黑炭撓頭。

    “你餓了沒有?我讓人準備了豐盛的飯菜。”她輕輕笑著。

    黑炭身子抖了兩下。

    它很想跟她道歉。

    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沈白毛說,對方已經盯上了千千,極有可能還會出手。

    它沒有臉告訴秦羲禾真相,所以……

    所以,只能將那個詭異的地方搗毀,將源頭徹底滅掉,千千才能安全。

    它攥緊拳頭,暗暗下定決心。

    “黑炭?”秦羲禾瞧著它沒跟上來,微微挑眉,“你也累了?”

    “沒。”黑炭躥到她身邊來,“剛才在思考事情而已。”

    “思考什么事?”

    “人生。”它摸著小肚子,“好餓啊,思考人生會讓人變得很餓。”

    “女人,晚飯做了什么?怎么會這么香?”它瞪大眼睛。

    剛剛靠近將軍府,便聞到了那股子令人愉悅的香味。

    這香味,是豬肘子的香味。

    “啊,是豬肘子。”它撒著歡跑進來,眼睛晶亮晶亮,口水也散落在風中。

    秦羲禾將千千放回房間。

    千千正睡得香甜,嘴角還浮起淡淡的笑容。

    “再好好睡一覺吧。”她也躺下來,疲憊地閉上眼睛。

    從大哥家回來之后,發現千千跟黑炭出門,就開始四處尋找他們。

    進了那條街之后,她就開始迷路。

    一直找到太陽落山,什么都沒找到的她,只能默默回家。

    剛到家,便看到黑炭背著千千回來。

    這一天,好疲憊。

    她側身,將千千抱在懷里,疲憊感襲來,她的意識也有些分散。

    半睡半醒之間,感覺到有人靠近。

    熟悉的香味,熟悉的腳步聲。

    那個人在她身邊躺下來,側身,將她和千千圍起來。

    “……”秦羲禾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清寒,別……”

    “我什么都不會做。”溢清寒說,“就想,像這樣抱著你,一會就好。”

    秦羲禾不知道該怎么勸他。

    她抱緊千千,溢清寒抱緊她,姿勢有些怪異。

    溢清寒將下巴抵在她的頭上,手抓住她的手,閉上眼睛,“有點累。”

    “發生了什么事?”

    “沒什么,登基大典越來越近,我們也變得忙碌起來。”溢清寒說,“神闕軍雖然已經占領了臥云城,臥云城外面,只能靠我們來部署。”

    “哦?”秦羲禾的心緊緊揪起。

    一想到小樹苗要登基稱帝,那個病弱的,小清新的太子殿下,終究成為一代帝王,心里莫名有些堵得慌。

    她的小樹苗,馬上就不是她的了。

    他會成為全天下的帝王。

    不再獨屬于她。

    “葉清酒不怕你倒戈?”她聲音幽幽,“你也算是有前科的人。”

    “你先前,不是二皇子的手下嗎?”

    溢清寒苦笑一聲,“那種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你還記著?”

    “我從來不是誰的屬下,我只是我,當時也只是跟二皇子達成協議而已。”

    秦羲禾想了一會,恍然,“這么說來,你就是根墻頭草,哪有有風哪里倒。”

    溢清寒愣了半晌,最終,笑得停不下來。

    “笑什么?”秦羲禾有些惱,“有那么好笑么?”

    溢清寒收緊手臂,將她緊緊固定在懷里,“你到底從哪里學來這么多亂七八糟的詞語?”

    秦羲禾撇了撇嘴。

    她想掙脫開他,溢清寒用力收緊,無奈,僵持到最后,只能妥協。

    屋子里,陷入到沉默中。

    秦羲禾也著實累了,閉目養神。

    “還沒吃晚飯,怎么就躺下了?”許久之后,溢清寒輕輕地開口,聲音柔和。

    “有點累。”

    “千千又調皮搗蛋了?”

    “不是……”秦羲禾額角跳了兩下,是她根本沒找到千千跟黑炭。

    不僅沒找到,還迷路了,費了好大功夫才走回來。

    溢清寒微微抬起身子,揉著鼻子,“從剛才我就想問了,你身上沾染了什么味道?”

    “今天可接觸過可疑的人?”

    秦羲禾想了想,搖頭。

    她今天一直在那幾條街上瞎逛,沒碰見什么人,也沒跟陌生人說過話。

    ——如果不算問路的話。

    即便是問路,她也問的攤上的老板。

    “是不是我從香料鋪子經過的時候,沾染上了什么味道?”她說,“等下洗個澡便是。”

    溢清寒的臉色不太好看。

    他稍稍往前,“羲禾,你先離開一點。”

    “嗯?”

    “我懷疑,那令人非常不愉快的味道,可能是千千身上的。”

    秦羲禾翻了個身,翻到里面去。

    溢清寒低下頭,在千千身上聞了聞,聲音沉沉,“果真是千千身上的味道。”

    “那種藥,味道很輕微,但,瞞不過我的鼻子。”

    他的手指放到千千的頸動脈,跳動頻率還算可以,呼吸也算穩定。

    他又摸了摸她的脈搏,也沒什么問題。

    “羲禾,帶千千去洗澡。”他說,“千千身上穿的這套衣裳燒掉。”

    “發生了什么?”秦羲禾的臉色跟著不好看,“是千千出事了?”

    “我現在還不確定。能確定的是,千千身上有種令人非常不愉快的味道。”溢清寒說,“事不宜遲,你帶千千洗干凈,衣服一定要燒掉。”

    “我去找黑炭。”

    他攥緊手,眸子發黑。

    黑炭跟千千,必定是經歷過什么事。

    還是不得了的事。

    此時。

    太陽已經落山,流瀾也散去,只有一點點光輝。

    天地明滅,光線轉暗。

    溢清寒找到黑炭的時候,黑炭正抱著一根醬肘子發呆。

    它坐在房頂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啃著,眼神迷離,表情呆滯。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