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491/

第三百五十六章:生命中的過客
    第三百五十六章生命中的過客

    “舅舅。”千千撅著嘴想了半晌。

    爹爹也曾經說過,隨便騎在大人脖子上不是什么好事。

    舅舅又這么說。

    大概,這件事真的不太好吧。

    她得出了結論,像個小猴子一樣從夙央身上跳下來,小臉紅撲撲的,額頭上泛出些許細汗。

    “夙夙,舅舅,你們聊,我去找包子和黑炭吃好吃的啦。”她邁著小短腿,一邊走一邊揮手。

    夙央看向千千的眼神中帶著無盡的寵溺。

    那種溫柔的神色,連他自己都無法察覺到。

    秦靈鏡瞇著眼睛,“皇上,你剛剛,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夙央抄著手,“你是推算到的?”

    “算是吧。”秦靈鏡說,“你見了我之后就欲言又止,我好歹也是在秦家長大的,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所以,皇上想對我說什么?”

    夙央斜倚在木屋一旁的樹上,余光瞥見正與黑白蠢獸爭東西吃的秦羲禾,還有來回轉圈的千千,臉上的表情變得柔和起來。

    “謝謝你。”他說。

    “這是我該做的。”秦靈鏡說,“羲禾是我妹妹,千千是我外甥女,我有義務保護她們。”

    “不。”夙央說,“五年前的事,謝謝你。”

    “哦?”秦靈鏡挑眉,“五年前?”

    “蘇長恨已經將事情的原委告訴我,若不是有你在幕后指揮,臥云城怕是早已經不存在了。那場浩劫能夠化為一陣風煙,將損傷降到最低,多虧你了。”夙央說,“還有羲禾……”

    他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蘇長恨將調查結果告訴他的時候,他那時記憶混亂,忽略了很多事。

    現在再想想,五年前那場動亂前后,有一個人的存在至關重要。

    那個人,便是秦羲禾。

    能讓秦靈鏡做到這種地步的,只有她了。

    “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秦靈鏡說,“皇上不必拘泥過去。世間萬物皆有因果,重要的是前路遙遠,或許,是想象不到的坎坷。”

    他說到這里,突然閉了嘴,打了個哈哈,“正午時分,太陽毒得很,我好像聞到了酸梅湯的味道,用來解渴是極好的。”

    在夙央的疑惑中,他施施然走到了那堆食物面前。

    夙央若有所思。

    前路坎坷么?

    山中天黑得早,太陽剛剛落山,便到了離開的時候。

    千千在山谷里待夠了,又貪戀著夙央,非要跟著他走。

    溢清寒有些吃味,又沒有拒絕的理由,只能渾身泛著酸氣,死命盯著千千膩在夙央懷里。

    出了迷谷,夙央帶著千千去皇宮。

    溢清寒則跟秦羲禾回將軍府。

    對于這一點,秦羲禾頗有些無奈。

    千千跟小樹苗在一起之后,完全無視了她跟溢清寒。

    看著那小妮子黏在小樹苗身上,親密無間的樣子,不知怎么,總有一種好不容易養大的小白菜被豬給拱了的奇怪感。

    嗯……這糟糕的比喻。

    千千和夙央走后,又只剩下她與溢清寒兩個人。

    相對無言。

    她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你衣裳怎么濕了?”許久之后,溢清寒輕飄飄地問。

    “掉到河里了。”

    “掉河里?”溢清寒顯然吃了一驚,“一個好好的人,怎么會掉到河里?”

    秦羲禾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她抽風使用過肩摔的事。

    更無法解釋,在河里她與小樹苗還親吻了。

    “你身體怕涼,這天雖然暖和,河水也冰涼,從水里出來之后,又吹了涼風。”溢清寒頗為無奈,“等下熬些藥,驅寒。”

    “好。”秦羲禾突然覺得有些對不起他。

    溢清寒的性格,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他從來都不是那種溫潤的君子,相反,在某些事情上,這個人執著得像牛。

    執著得有些變態。

    但,變態之中,卻事無巨細。

    他其實很不錯。

    若是沒有小樹苗……

    “如果沒有皇上,你會不會選擇我?”溢清寒突然開口,嚇了秦羲禾一跳。

    她愣了好一會,仔仔細細地看著他。

    “我臉上開花了?”溢清寒摸著臉頰上,“這么盯著我,可是感動得以身相許了?”

    “不。”秦羲禾笑了兩聲,“我只是想確定一些事。”

    這男人,會讀心術么?

    剛才還在想著,若是沒遇見小樹苗,或者第一個遇見的人是溢清寒。

    她可能真的會喜歡上他吧。

    在人的生命中,出場順序很重要。

    “清寒。”秦羲禾雙手放在身后,迎著夕陽,語氣淡淡,就像不遠處淺淺深深的暮靄一般,有些縹緲。

    “年少不知事,那時崇尚自由和愛情,只想轟轟烈烈愛一場,萬事萬物不放在眼里。卻因為太過年輕,兩個人都心智不成熟,愛得轟轟烈烈,也散場得轟轟烈烈。”

    “等年紀稍大些,還會遇見很多人,知道很多事,就像這條路。”她面對著他,一步步退著往后走。

    “永遠也不會知道背后迎來的人會是誰,也不知道能相處多久。相伴,分離,再相遇,再分離。人生總是如此反復循環,但,終究會有一個人在適當的時候出現。當你看到她的那瞬間,就知道,啊,就是這個人了。”

    “到那時,你會義無反顧跟她走,不再繼續尋找其他人。那些因為時間和空間等等各種原因錯過的,只是緣分不夠而已。緣分就是這么奇妙的東西。”

    溢清寒不知道她想說什么。

    只是瞧著,夕陽流瀾下的她,帶著深深淺淺的笑意,比陽光還要耀眼很多倍。

    也是很久很久之后,他遇見了真心喜歡的人,才真真切切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

    “清寒,對你來說,我可能只是你生命中的過客。”秦羲禾說,“你不必在我身上停留太長時間。”

    “這種事,誰又能說得清呢?”溢清寒聲音渺渺,“我自有分寸,你也不用開導我。”

    “羲禾,做你想做的事情便可。”

    秦羲禾瞧著他的模樣,似乎想從他的目光中看出些許不一樣的事情來。

    終究,什么都看不出來。

    “算啦算啦,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說吧。”她雙手放在腦后,“對了,有件事我想……”

    她的話還沒說完,溢清寒臉色一變,拽著她躲到一旁。

    “蹲下。”他壓低了嗓音。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