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419/

第二百八十四章:五年后的小樹苗
    第二百八十四章五年后的小樹苗

    五年前。

    這些樹木還只是小樹苗,經歷過毫無人道的摧殘之后,弱不禁風,奄奄一息,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存活下去。

    五年后。

    那些小樹苗已經長大長高,亭亭如蓋,拼命迎著陽光,長成參天大樹。

    開花時,白白紅紅的花朵,不同于桃花的妖嬈,也不同于梨花的潔白,只是一片淡然的紅色,一簇簇,一團團,如記憶中某個人的臉,嫣然如玉。

    夙夜伸出手,手指碰觸到樹枝時,恰有風吹來。

    風中帶著淡淡的花香,是她喜歡的味道。

    可,她是誰?

    為什么他總是無意間中想起一個不存在的人?

    那個人……

    隱約閃過心底的掠影,只是輕輕浮現,再從記憶中消散,他想抓住那影子,終是無果。

    每每如此,便覺悵然若失。

    “皇上。”一個太監提著燈籠走過來,“皇貴妃求見。”

    “不見。”夙夜眉頭緊皺,“你去回絕了她。”

    “皇貴妃已經在殿外站了許久,說是有要事……”那太監還想說什么,被他狠狠瞪回去。

    “奴才遵命。”太監不敢繼續,忙提著燈籠離開。

    夙夜突然沒了心情。

    他冷著臉走到房間里,透過窗欞,看著淡月,慢慢閉上眼睛,聲音清冷。

    “既然來了,就出來了吧。偷偷摸摸地做什么?”

    “皇上英明。”沈月離從窗外跳進來,自顧自坐下,倒了一杯茶。

    “果然還是皇上的貢茶好喝。”

    他一口氣飲了好幾杯才停下來。

    夙夜冷冷地看著他,“你來這里,只是為了喝茶?”

    “自然不是。”沈月離重重地將茶杯放下,“他回來了。”

    “他?”

    “嗯,秦靈鏡回來了。”沈月離說,“我們尋找了這么多年,一直沒能找到他的下落。沒想到,他竟主動回到了臥云城。這一次,他跟溢清寒一起回來的,這對組合有點奇怪,不過,想到秦靈鏡和她的關系……”

    他說著,自覺說得有些多,忙閉了嘴。

    夙夜托著下巴,沒什么特殊的表情。

    “喂……”沈月離瞧著夙夜冷淡的表情,有些無語,“皇上,您,要不說點什么?”

    夙夜稍稍垂下眼,“就這事?”

    “……”沈月離幾乎跳起腳來,“這件事不是大事么?”

    “你這什么反應?好歹也表現得更震驚一些,畢竟,我可是尋了他好多年。”

    他看著夙夜的表情,最終還是默默地嘆了口氣。

    “算了算了,給你。”

    他將幾個卷軸放到夙夜跟前,“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溢清寒回歸臥云城,秦靈霄自然也會回來。除了他們兩個,還有六個將軍已經給了回應。”

    “夙夜,現在我們很危險。就算是將軍們接下了金龍卷,也不一定會效忠我們。如果有異心,登基大典正是最適合反叛的時候。登基大典上不一定會發生什么,我們必須考慮好任何一個細節和突發情況。現在正是最關鍵的時候。”

    “先不說秦靈霄。這個溢清寒,原本就是二皇子的人。現在二皇子沉寂,不代表他沒有野心。溢清寒這個人手腕強硬,手下的軍隊也極為強悍,我們不得不防。”

    “還有,從各個方向回歸的軍隊中,也難以確保他們全部忠心耿耿。我覺得咱們還是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能讓登基大典順利進行。”

    “哦。”夙夜敷衍著。

    “……”沈月離要被氣炸了。

    他辛辛苦苦說了這么多,為了朝廷大業也算是操碎了心。

    當事人只給他回應一個“哦”字?

    “夙夜,你未免太沒有緊張感了。”他咬著牙,“當年那一場可怕的戰爭才剛過去多久,我們不得不防,絕對不能重蹈覆轍。”

    夙夜靜靜地聽著沈月離滔滔不絕的訓導,目光悠遠,他轉了轉頭,垂下眼,“月離,明天我們上街一趟吧?”

    “上街?”

    “久違地,想去看看。”夙夜說,“這些日子,總是覺得沉悶,或許到外面走走,能體恤民情,也能散散心。”

    沈月離的臉色有些古怪,“你要我陪你上街?”

    “不可以?”

    “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說,“罷了罷了,橫豎我的說教你也聽不下去,出去走走也好。”

    臥云城那么大,秦羲禾才剛剛回來,他擔心個毛線。

    “卷軸我放在這里了。”他說,“時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

    沈月離的身影消失之后。

    夙夜也將窗子關上。

    房間里的紅燭燃燒了太長時間,光芒微弱。

    他拿起剪刀,細細修剪了燭芯,燭光跳躍了好幾下,照耀得滿屋子紅光。

    夜已深,就算是夏天也有些寒涼。

    夙夜躺在床上,不知怎么,想起明天上街,竟有些興奮,還隱隱有些期待。

    他不知這份期待感來自何處,卻是前所未有的輕快。

    宮闈深深。

    風乍起,吹動著宮燈閃耀,紅光瑩瑩處,一個盛裝女子站在流瀾殿門口。

    她的臉頰蒼白,輕輕咳嗽著。

    “皇貴妃娘娘,咱們還是回去吧。”一個宮女小心翼翼地說,“夜已經深了,皇上也已經睡了。”

    白凈霜攥緊手。

    遠遠地看著流瀾殿里的燭光閃耀,咬緊牙齒。

    五年前,皇宮大亂。

    她躲在房間的角落里,僥幸躲過一劫。

    等到天亮之后,宮人告訴她,先皇駕崩,太子殿下重傷,秦羲禾死亡,天下大變。

    秦羲禾已死,心頭大患已除。

    太子殿下登上皇位,還忘了關于秦羲禾的事情,也忘了日月蠱的事,還封她為皇貴妃。

    她以為,這是天意。

    可……

    明明秦羲禾已經死了,明明她已經成了皇貴妃,明明皇上對她寵愛無比……

    這一切,卻像是夢幻泡影。

    這五年來,皇上從來不碰她,就算她想盡了辦法誘惑他,也只會把他激怒。

    久而久之,他們之間的關系越來越生疏。

    白凈霜深深地看向流瀾殿里,轉身,抄手,眼底冰冷。

    秦羲禾,區區一個死人,有什么資格跟她爭奪皇上?

    “我們回去吧。”她的聲音冰冷。

    “是。”宮女小心翼翼地伺候著,在夜色彌漫的宮闈中,一步步走回鳴瑯殿。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