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394/

第二百五十九章:最好的結果
    第二百五十九章最好的結果

    “可以。”溢清寒說,“但現在不行。”

    “羲禾,我剛才跟你說的那些話,你可聽進去了?”

    “為了肚子里的孩子著想,你現在必須要安靜下來,好好休養身體。”

    “等你的狀態穩定下來,我會帶你去他墳前。所以,現在,你好好待在這里養身子好不好?”

    包子也跟著點頭,“主人,這里的魚和果子都很好吃,包子會照顧好你的。”

    秦羲禾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她捂住頭,不敢置信,不想相信。

    在密室里,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明明記得,按照沈月離的做法去做的時候,一股溫暖的氣流涌入,然后,夙夜也在逐漸恢復。

    后來……

    后來發生的事情,她已經不知道。

    可,就算不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夙夜也不應該是以死去收場。

    “羲禾,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弄點吃的來。”溢清寒瞧著她的狀態不對勁,拽著包子走出去。

    走到很遠的地方,包子才默默地開口,“為什么要騙她?”

    溢清寒嘆了口氣,“以她的性子,肯定會回去找太子殿下。”

    “現在的太子殿下……”

    “包子,如果他們兩個相見,會發生什么?”

    包子皺眉,想起前兩天跟溢清寒見到副主人的場景。

    正如它想得那般,太子殿下恢復身體之后,副作用極為明顯,而這個副作用,也正如它所擔心的那般,是記憶混亂。

    那冷漠的態度和模樣,若是讓主人見了,必定會傷心。

    “你為什么要騙主人她懷孕了?”包子說,“想讓她有個活下來的念想?可,這對主人來說是不是太過分了?”

    溢清寒的臉色有些復雜,“我沒有騙她,雖然很奇怪,也有點不太可能,但,她真的懷孕了。”

    “還因為前些日子的后遺癥,導致她現在很不穩定。我將沈月離帶進來,也的確是為了給她保胎。”

    “包子,你幫我穩住她,上次她真氣流竄,身體損傷得極為嚴重,一時半會是修復不好的。”

    包子點了點頭。

    主人差點因為真氣暴走死去,經脈受到損傷,修復起來極慢。

    “幸好沒有沖撞到腹部,那孩子也是命大,竟在那種情況下活了下來。”溢清寒搖著頭。

    他突然有些理解,錦囊上的人再三懇求他將秦羲禾帶走的原因了。

    現在的秦羲禾,身體虛弱,經脈破裂,短時間內無法練功,甚至連正常行走都極為困難。

    這個時候,太子殿下因為失去記憶性情大變,指不定會對虛弱狀態的她做出什么事。

    不相見,是最好的結果。

    煙竹山的迷谷之中,處處都是草藥。

    迷谷外圍是一個叫做迷津的地方,一年四季充滿了霧氣,除了溢清寒,其他人無法進來。

    安靜到令人發慌。

    秦羲禾坐在床上,看著簡陋的房頂,簡陋的房間,目光有些呆滯。

    小樹苗君真的死了。

    她終究沒能救活他,也終究無法聽到他親口告訴她那些往事。

    自然,她也沒有機會親口告訴他,她喜歡他,愛他,想要他……

    “主人。”包子看著她的模樣,很是擔憂,有好幾次忍不住將真相說出來。

    可,一想到副主人的模樣,硬生生把話給咽了回去。

    它該怎么告訴她,副主人還沒死,并且因為光芒治愈的副作用失去了很大一部分記憶。

    那個失去了記憶的副主人,正在重建皇宮,并且在混亂中被擁立為皇帝。

    成為皇帝的他,即將要將那個哭哭啼啼的白蓮花立為皇貴妃……

    “主人,你覺得很痛苦嗎?”包子跳到床上來,小爪子放在她的手上,肉墊揉著她的手心。

    “如果你覺得痛苦,要不就忘了吧。”它說,“我覺醒之后,這種事還是能做到的。”

    “忘記?”秦羲禾微微一愣。

    “對,忘了這些不愉快的事情。”包子抬起爪子,指著額頭上的印記,“只要將記憶封印了就好了。”

    “很簡單的。”

    “你連這種都能做到嗎?”秦羲禾將包子抱起來,“包子,謝謝你。”

    包子吐出了一個泡泡,聲音糯糯,“主人,你好好考慮考慮吧。”

    “不用了,包子。”秦羲禾說,“如果我也將他忘掉,小樹苗豈不是太可憐了?”

    “我會永遠記住他。”

    記憶還在,他便還在。

    如果連記憶都沒有了,那小樹苗君是真的徹徹底底消失在這世上了。

    包子默默地嘆了口氣,“你一定要好好休養身體,就算為了肚子里的小主人也要好好保重。”

    秦羲禾默默地應了一聲。

    她很是嗜睡,跟包子聊了一小會的天,疲憊不堪,躺到床上,一小會的功夫便睡著。

    待她睡著之后,溢清寒打開窗戶,沖著包子招了招手。

    包子跳出來,“發生了什么事?”

    “我們去撈魚。”溢清寒拽著它,遠離小屋。

    似乎是醞釀了許久才慢慢開口,“我剛才聽到了你跟秦羲禾的對話。”

    包子瞪眼,“大鯰魚,你偷聽我們的悄悄話。”

    “我不是有意偷聽的。”溢清寒轉頭,看著肩膀上的包子,“你真的能將她的記憶封印?”

    包子點點頭,“小事一樁。”

    “會對身體產生傷害嗎?”他問。

    “自然是不會的。”包子伸出爪子,指著額頭上的印記,“這個印記覺醒之后,我腦子里出現了很多東西。其中就有封印記憶的方法。”

    溢清寒將信將疑。

    “你這一臉懷疑的模樣是怎么回事?”包子的爪子落在他臉上,留下好幾道血印,“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吞龍獸,覺醒之后更厲害。我的光芒能驅除災厄,也能治愈,是神獸,天上才有的神獸,知道嗎?”

    “我沒不信你。”溢清寒說。

    他只是有些懷疑,那種事情真的能做到嗎?

    “你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羲禾的記憶封印?”

    “只要主人睡著就好……”包子說完,爪子又糊到他臉上,“我不準你想壞事。主人已經拒絕了我,她不想忘記副主人,我不會強迫她。”

    “包子。”溢清寒的臉色很嚴肅,“你覺得,你家主人這種狀態能持續多久?”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