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385/

第二百五十章:日與月
    第二百五十章日與月

    沈月離瞧著秦羲禾的模樣,微微嘆了口氣。

    日月蠱跟白凈霜有莫大的關系,秦羲禾又是個大醋壇子,所以,不管是夙夜還是夙央,都對此事閉口不提。

    “你,確定要繼續聽下去嗎?”沈月離問。

    “說。”秦羲禾說,“我沒事。”

    沈月離沉默了一會,“白姑娘每天都會去找太子,只是聊聊天,看看風景。太子的情緒也逐漸好了起來。”

    “那時,太子在深宮之中,無法外出,自然也不知道白凈霜的真實身份。”

    “后來,在一次皇家宴會上,有大臣子女們獻舞。太子殿下正覺得百無聊賴,想要離開時候,白凈霜出現,舞姿翩躚,絕美若仙。”

    “太子不敢置信,不敢相信她會出現在宴會上,一時間沒主意,才盯著她看呆了。”

    也正因為如此,才有了外界傳言中的,太子殿下與天下第一美人一見鐘情的傳言。

    雖然與事實有些出入,卻相差無幾。

    “也是從那會,太子才得知,原來為了這場宴會,大臣們的姑娘進宮來,由專門的嬤嬤教習舞蹈。每天出現的白姑娘,正是吏部尚書之女。”

    “所以,這跟日月蠱有什么關系?”秦羲禾耐心地聽著,越聽越火大,“你告訴我這些,是想告訴我,我嫁給他,是棒打鴛鴦?”

    “不。”沈月離說,“你別激動。”

    他握著夙夜的手,感覺到他那虛弱無比的脈搏,微微抬起眼,“我只是想告訴你,他與白凈霜的事與日月蠱有莫大關系。”

    “你應該聽夙夜說過,日月蠱那種東西,是白凈霜下給他的。”

    秦羲禾不語,臉色發黑。

    “太子殿下與天下第一美人的傳言傳遍了整個臥云城,幾乎整個臥云城的人都知道太子對白凈霜死心塌地。那會,太子殿下也的確對她好得很。后來,皇后迫害太子殿下的行動越來越明目張膽。”沈月離接著說。

    “皇上怕太子殿下會遭遇到皇后毒手,便請來了高手教授太子殿下功夫,并將手下一批名為神闕軍的神秘軍隊交給他。”

    “太子殿下是個習武天才,短短幾年功夫,武功精進,身體也好了很多,性子越來越沉穩。自然的,因為有太多事情要處理,對白凈霜也忽視了不少。”

    沈月離將夙夜的手放回去。

    他扒開他的眼睛看了看,又給他喂了一些不知名的液體。

    “那時,皇后也已經察覺到太子的不對勁,因為神闕軍的存在,她不敢輕舉妄動。所以,她便從白凈霜身上下手。皇后告訴白凈霜太子之心另有所屬,又告訴她,現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太子殿下對她情有獨鐘,若是太子移情別戀,她會成為全天下的笑柄。”

    “另一方面,皇后提議給太子賜婚,并選中了丞相之女。皇帝在明知道太子心有所屬的情況下,同意了這門賜婚。”

    “等等……”秦羲禾皺眉,“我跟太子的婚事,不是從小便定下的?”

    沈月離看了她一眼,“你覺得的小時候是什么時候?娃娃親還是指腹為婚?”

    “……”秦羲禾無語,對于這塊的記憶并不太清晰。

    “后來呢?”她問。

    “皇后那種人,從一個小小的宮女登上皇后之位,最是熟悉女人的心理。就算她知道白凈霜不喜歡太子,但,女人總是喜歡虛榮的。”沈月離說。

    “太子對她死心塌地,讓她極有成就感。一旦得知太子移情別戀,還訂了婚,她便像是被奪走了玩具一般,心態崩掉。皇后擊潰了她,趁機交給了她一種名為日月蠱的東西。”

    沈月離絮絮叨叨的,終于講到了重點上。

    秦羲禾眉頭輕皺,繼續聽下去。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謂陰陽,天與地,男與女,日與月,都是陰陽對立的。”沈月離說,“皇后告訴白凈霜,日月蠱是夫妻蠱,只要將象征著陽的日蠱喂給太子,而象征著陰的月蠱下在她身上,太子殿下便會死心塌地。”

    “只要有蠱蟲在,太子殿下只能有她一個女人,也無法與別的女人同房,只會對她言聽計從。”

    “白凈霜聽信了皇后的話。她為了獨占他,給他送去一杯酒。那時的太子,明知道酒里有東西,還是服了下去。”

    “白凈霜端給他的那杯酒中,不是只有日蠱,而是,完整的日月蠱。”

    秦羲禾攥緊手。

    夙夜和夙央身上的蠱蟲,是象征著陰陽的日月蠱,而不僅僅是日蠱。

    也就是……

    “你想得沒錯。”沈月離看著她的表情,說,“皇后騙了白凈霜,白凈霜給太子殿下的那杯酒中,是致命的日月蠱。”

    服下了日月蠱的太子殿下陷入瘋狂,生不如死,情況極為危機。

    “太子曾經求著我殺掉他。”沈月離說,“那段日子,太子每天都要經歷噬心的痛苦,若是換了旁人,怕是早已經承受不住自殺了。”

    “我自然沒辦法看著他死去,只能用了最笨的方法。”

    他想盡了辦法,將太子殿下體內的日月蠱強行分開,并用藥物維持著日月蠱不相見。

    這個方法雖然笨拙,卻極為有效。

    只是,日月蠱被強行分開之后,也有一系列的后遺癥。

    太子經受過地獄一般的折磨,逐漸分裂成兩種不同的人格,因為日蠱和月蠱的不同影響,他的性格也完全不同。

    白天陽氣充足時,日蠱比較溫柔,夙央的性子也比較柔和。

    夜晚陰氣充足時,他本是男兒身,陰陽相沖,月蠱會變得極為暴躁,身體會無法控制住做一些恐怖的事。

    夙夜未央,勿忘刻骨之痛,從此之后,他便拋棄了皇家御賜的名字,以夙央和夙夜來代替。

    “這就是日月蠱的真相。”沈月離說。

    秦羲禾愣愣地聽著。

    沈月離輕描淡寫地描述著,好些事情一語帶過,但,聽在她耳中,卻如五雷轟頂。

    不管是夙央還是夙夜,竟都經歷過如此可怕之事。

    經歷過絕望之后,夙央還能保持云淡風輕,夙夜也單純如孩提,要有多強大,才能做到如此?

    她似乎,從來沒有了解過他……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