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677-38249300/

第一百七十六章:漣漪
    第一百七十六章漣漪

    “脫他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夙夜攥緊手,打斷她的胡言亂語。

    “這個,那件事是巧合。”秦羲禾踟躕著,“就是涉風受傷了,我給他包扎了傷口而已。”

    “夙夜同學,你該不會是……”

    “吃醋了吧?”

    夙夜一凜。

    剛才的表現,還有不受控制脫口而出的話,果然是吃味了才有的反應。

    他臉又黑了黑,將頭轉向別處。

    “——你果然是吃醋了。”秦羲禾說,“小樹苗君,你,是不是喜歡我?”

    “……”夙夜臉黑得越發厲害。

    “咱們成親了,你喜歡我,也無可厚非。我跟夙央曾經有過君子協議,我們是一根線上的螞蚱,互惠互利,他又弱又可憐,我來保護他。”秦羲禾點著嘴唇,“不過,我好像看錯他了。”

    夙央一點都不弱。

    所謂的弱不禁風,都是表演給別人看的。

    逼真程度,是可以拿奧斯卡小金人的。

    “夙夜。”秦羲禾靠近他,“你跟夙央,不是同一個人吧?”

    夙夜不語,眸子發暗。

    “你在試探我?”

    “沒,我才懶得試探什么。”秦羲禾打了個哈哈,“我不太了解什么日月蠱,但,我的第六感告訴我,你們兩個身上的秘密,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復雜。”

    “你不想說,我也不想問。”

    她嘿嘿一笑,露出森森的白牙,“夙夜,你吃醋的模樣很可愛,我很喜歡。”

    “……”夙夜無語。

    “夙央小樹苗太深沉,他對我,似乎也沒什么愛意。但,你如果喜歡我的話,我心理平衡。”秦羲禾湊到他身邊,“吶,夙夜……”

    “嗯?”

    “要不,我們洞房吧?”

    夙夜一驚,不敢置信地看著秦羲禾,嗓子發緊,“你說什么?”

    “哈哈。”秦羲禾哈哈一笑,“別激動,我開玩笑的,你身子骨太弱,經不起折騰的。”

    “我有點累了,先休息休息。”

    “你真的,想?”夙夜突然抓住她,“跟我?”

    “額……”秦羲禾覺得他有些莫名其妙,“我是沒什么的,不過,為了你的身體著想,還是悠著點,剛才我就是隨口一說,你別放在心上……”

    “你真的想?”夙夜重復道。

    “我……”秦羲禾完全不知道他在發什么瘋。

    剛才,她真的只是隨口一提,挑逗挑逗他而已。

    按照夙夜以往的反應,只是冷冷看了看她,沒了下文。

    可今天……

    這貨到底在發什么瘋?

    “你真的想?”他又問。

    “我……”秦羲禾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剛才真的是她嘴賤,隨口挑逗挑逗這位弱不禁風的小樹苗君。

    “那什么,該怎么說,我倒是不排斥,畢竟,咱們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不過你的身體真的不行。”

    說完這句話,她又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這都什么對什么?

    她喝了酒之后,真的腦子瓦特了。

    夙夜突然從浴桶里站起來。

    秦羲禾嚇了一跳,忙閉上眼睛。

    過了一小會,又覺得,美人出浴的畫面不看白不看,便偷偷睜開些眼。

    然后,看到了穿著褲子的夙夜正在衣服里找些什么。

    “……”秦羲禾有些失望。

    洗澡穿褲子,這男人莫不是有病吧?

    “你好像很失望?”夙夜拿了又軟又大的云巾來,“你淋了雨,如果不及時沐浴,容易受風寒。”

    “擦干后到房間里來,我有事要跟你說。”

    說完,他拿著另一塊云巾走出去。

    秦羲禾呆愣愣地坐在浴桶里,將前前后后的事情聯系起來。

    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夙夜,今天太反常了。

    她有一下沒一下地擦著頭發,云巾吸水性很好,頭發很快就擦干了。

    她心不在焉地裹上衣裳,踟躕著走到房間里。

    夙夜坐在床邊,手里是一粒藥丸。

    “這藥丸是沈月離給我的。”他說。

    “額?”秦羲禾覺得,現在情況,她有些掌控不了,殘留的酒意讓她有些思維混沌。

    “這藥丸,是他特意為我調制的,能夠控制日月蠱的。”夙夜說,“一共有三粒。”

    “哦。有特效藥了,恭喜你。”秦羲禾不知道他到底想說什么,想了想,說,“有了特效藥,是不是就說明,你可以擺脫那玩意了?”

    “不是,是壓制。”夙夜伸出手,將藥丸遞給她。

    “這藥丸需要你來配合。”他似乎有些難以啟齒,“沈月離說,你是日月蠱的藥引。”

    “由你來引導,會事半功倍,這藥也能發揮作用。”

    “嗯?”秦羲禾愣了愣,“什么意思?”

    “如果你愿意,愿意跟我在一起的話,就把那藥丸喂我服下。”夙夜將臉撇到一邊。

    “如果你不愿意,就將那藥丸扔出去。”

    秦羲禾想了好一會,才明白夙夜話里的意思。

    她對那勞什子日月蠱有奇效,所以,沈月離給了夙夜幾粒藥丸,讓他們兩個血脈相通?

    夙夜,這是在征求她的意見?

    怪不得她覺得夙夜很奇怪,原來,奇怪在這種地方。

    他,從一開始就想問她這件事。

    她不僅出去喝酒,還被涉風抱著回來,被含羞又敏感還傲嬌的夙夜瞧見了,才有了剛才那處吃醋的戲碼。

    秦羲禾捏著藥丸想了好半晌。

    夙夜垂下眼,披上外套,“沈月離的話,多半都是不可信的,你別太為難,扔了就好。”

    說罷,他起身要走。

    秦羲禾看著他目光中的哀傷,腦子一抽,將那藥丸塞到嘴里。

    “?”夙夜臉色微變,“那藥丸不是你吃……”

    話還沒說完,秦羲禾突然撲過來。

    她的手捏著他的下巴,湊上去,在他的震驚中,將那藥丸度到他的口中。

    夙夜眸子一暗,嗓子緊得有些發抖。

    “你……”

    秦羲禾燦然一笑,“我怎么了?”

    夙夜沒有說話。

    吃下藥丸之后,身體在逐漸恢復,和一個月最多服用三次的解藥不同,這種藥丸,是沈月離特制的,用來引導日月蠱的,不會產生什么副作用。

    唯一的副作用,便是……

    他眸子發黑,恢復了的力量之下,稍稍抬手,紅燭熄滅,窗簾落下,帷帳散開。

    伴隨著屋外的點滴雨聲,落入屋檐,滴滴答答,掩蓋了所有漣漪。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