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8257536/

第1917章 幾個意思?!
    “明白了,雷豹還屬于總局的人,而你是龍闕的人,本來就不同組織,所以可以適配,至于琉璃,如果制度有明確規定,那就什么都不用擔心了。”

    洛九輕笑的解釋道。

    可琉璃還是高興不起來,隨即繼續問“制度究竟是什么寫的,就算能行,可應家的這個身份怎么解決?”

    “我只能回答你前面的問題,制度明確規定,只要你的對象或配偶擁有合法工作,通過審核,就可以申請結婚,不過你需要服務一定年限,還有保密機制的遵守就可以了。”

    喬薇爾也不想在折磨她了,直接回答道。

    “那我回答應家身份問題吧,雖然目前還在接受調查,但應非墨說了,他們什么都得不到,到時只能敗興收兵,結果就是沒有問題,你還擔心什么。”

    洛九也淺笑的補充。

    三個女人一番分析之后,房間里頓時溢出不一樣的氣氛,琉璃眼底閃過了亮光,連臉色都變得有些異樣,這讓洛九和喬薇爾都大笑了起來。

    “你,你們笑什么,神經病,我先出去了。”還不趕緊逃,真是沒臉見人了,某女說完就想溜。

    “琉璃,你就認命吧,要是你不要,那你跟我介紹一下,我兩手準備也不錯?”

    喬薇爾現在能跟他們姐妹倆處好關系,其實最應該感謝的就是琉璃,如果沒有兩人的磨合,或許到現在還各自心有疙瘩呢。

    “我呸,等回去我就跟雷豹攤牌,看你到時還能囂張不?”琉璃站在門口緊握雙爪,回頭冷聲的反擊。

    喬薇爾癟了癟嘴,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這讓琉璃更是惱火,瞧著兩人又要開始罵戰了,洛九連忙起身說道

    “別折騰了,這個話題到此結束,我可是病號,餓的不行啦?”

    兩人互相大眼瞪大眼,不過倒是沒說話了,隨即互相挽著這個病號走了出去,就準備前往餐廳,而此時的不遠處,早就站了兩個玉樹臨風,但卻風格迥異的男人在等候著。

    “你們站這里干嘛,還沒點菜嗎?”洛九瞟了一眼低頭的琉璃,上前微嗔的問。

    應非墨看了看老婆的神色,比昨天好多了,淡笑回道“今天是若白做東,他早就準備好了,走吧。”

    “哇,那就謝謝帥哥哦,對了,你是不是還沒有女朋友,我幫你介紹一個好不好?”

    喬薇爾眼珠一轉,跟應非墨點頭示意之后,立馬開始獻殷勤了起來,說話間就蹭到了應若白的身邊。

    應若白不由一愣,既然自己心愛的女人不理自己,那就趁機試探一下,想了一下回道“好啊,那我們等會吃飯好好聊一下。”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 那你說說你喜歡什么類型的?”喬薇爾就是故意的,還是赤果果的那種,兩人有說有笑。

    洛九不由嘴角一扯,偷瞟了一下身邊的好姐妹,正準備說話,就看見琉璃直接大步走到了前面,把說話的兩人當成了空氣。

    “你們又在搞什么,不擔心走火?”應非墨俊眉微皺,沉聲問。

    洛九冷聲懟道“哼,現在是你的弟弟在玩火,我看他到時怎么死,真是的。”

    “這個喬薇爾什么時候跟你們打得這么火熱了?”

    “她早就變好了,并且還跟琉璃搭班子做事,還是我的下屬,我們又是一起集訓參加工作的,為什么就不能一笑泯恩仇?”

    應非墨聽完她的解釋,微微癟了一下嘴,并沒有多說話,只要女人開心,什么都行,隨后就輕摟著她走進了餐廳。

    雖然是醫院,但這里住的人非富即貴,所以餐廳還是比較有格調的,應若白準備了包廂,并且在老哥的指示下,點了很多很多清淡切營養的菜系。

    “應少,看來你很懂女兒心的嘛,這些可都是我們很喜歡吃的。”喬薇爾繼續拱火。

    應若白俊臉一紅,輕咳回道“……主要是嫂子剛剛病愈,所以就清淡一點,你們看看還有沒有需要,到時我們再點。”

    “很好,咱們就別矯情了吃飯吧。”洛九看著琉璃一直都沉默不語,不由趕緊圓場,真的有點替她這個小叔子擔心。

    “喬小姐,請!”應若白本想問問琉璃意見的,可是瞧見她還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不由氣的暗哼。

    喬薇爾微笑的說“謝謝應少的款待,你有心了。”

    ……

    “琉璃,你趕緊動筷子啊,發愣干嘛?”大家都開動了,可是琉璃還沒動筷子,洛九輕笑的問。

    琉璃微微一怔,抬眸淡然的回道“剛才在想一點工作上的事情,嗯,我知道了。”說完就拿起筷子很自然的吃了起來,仿佛并沒有什么異樣。

    “琉璃,你多吃一點,我看你好像都瘦了?”應若白憋了半天,還是準備繳械投降,開始主動問起話來。

    “好的,謝謝。”琉璃淡淡一笑,禮貌的回道。

    她的行為讓其他人都感覺有些太不正常了,這不像她的為人,最郁悶的當屬應若白了,這么禮貌算是幾個意思?

    “應少,我們琉璃可是有名的冰美人,她就是這樣,我們早就習慣了。”喬薇爾也在心里嘀咕,是不是自己做過了,可是她都什么還沒做呢,想了一下輕笑說道。

    “他熟悉我多過你,需要你多此一舉嗎,要不要吃飯?”應若白還沒說話呢,就聽見琉璃突然冒出來這么一句。

    這又是幾個意思?

    含義太大了,她承認了跟自己很熟,那是不是就承認了兩人的關系,這會不會牽強了一點,還是她看見自己跟喬薇爾太親密了,而提出警告?

    “琉璃,你怎么這樣,我還準備把你介紹給咱們應少呢,真是。”喬薇爾裝傻充愣的懟了回去。

    琉璃銀牙一咬,坐下的爪子捏了又捏,冷聲回道“謝謝你的好意,可我高攀不上,還是給你留著吧,我看你們倆挺合適的。”

    越來越亂了,她的話音剛落,應若白就惱怒的站了起來,沉聲問“琉璃,你什么意思,說清楚?”

    琉璃回贈了他一個冷厲的眼神,沒有回答,而看戲的兩人苦笑對視,應非墨低沉的說“你們繼續聊,我陪洛九去休息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