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8742/

第1259章 千瓦的大燈泡
    “嗯,你說的有道理,今天我讓他們放出風說要見沈蔚,他們應該是深夜摸回來想探虛實,剛好碰到了卡麗這一幕。 ”

    應非墨眼睛一亮,被琉璃這一番分析,頓時解開了心的疑問。

    “要真是這樣,組織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卡麗以及背后的麥德林組織本來是應該剿滅的對象。”洛九順勢的說。

    “你們先去休息,明天大家在好好商議一下!”

    應非墨回頭看了一眼女人,說完準備往外走去,聽見洛九有些擔心的問:

    “你這么晚還出去干嘛,不是說都結束了嗎?”

    “出去看一下現場,這次卡麗的人幾乎全部都死了,這件事肯定瞞不住巴勃羅,我需要提前做好應對。”

    應非墨微微一笑,說話間走了出去。

    洛九看著他的背影,努了努嘴最終還是選擇了緘默,心里更是一肚子的疑惑?

    這個卡麗為什么這么恨他,竟然帶著炸彈過來,這可是要你死我活的節奏?

    “洛九,咱們還是先回去吧,現在我們也不方便出面,等明天再問也不遲。”琉璃一跛一跛的緩慢走到她身邊,低聲的說。

    “嗯,你肯定知道卡麗跟應非墨的恩怨吧,等會跟我說說?”洛九抬眸問到琉璃。

    琉璃知道這小妮子心里有事,原來原因在這里,不由低笑的說:

    “扶我樓,等下告訴你!”

    “洛九,你一個女人怎么能行,還是我背她好了!”

    應若白半天插不話,現在總算可以有機會獻殷勤,說完話一把把琉璃背到了背。

    琉璃連反應都來不及,氣的頓時叫:“應若白,你想干嘛,難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我們有關系嗎?”

    “你說話有點良心好不好,半年前你是我的助理兼保姆,今天我又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沒關系?”

    應若白不由雙手用力把身的女人一緊,生氣的回道。

    洛九很樂意看他們吵架,誰叫琉璃一輩子強勢,總要有人也虐她一下,想想以后的生活,她覺得肯定很有趣。

    “你……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欠你的我一定還,你現在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琉璃長這么大,還沒有跟一個男人有過親密接觸,可跟這個男子都不知道幾次了,急得小臉一紅,氣憤的說。

    “你最好不要亂動,小心我直接把你扔下去,你也不想再來一次受傷吧,還說是特工,怎么這么矯情,哼!”

    應若白心里舒坦,可嘴卻一點都不饒恕這個嗷嗷叫的女人。

    “琉璃,別人都這樣說了,你還蒼白掙扎干嘛?”洛九走到后面,一臉憋笑的拱火。

    琉璃回頭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是好閨蜜,好姐妹,真是那天把自己賣了,她會不會幫著數錢,想想都覺得悲哀,嗚嗚……

    一會兒,應若白瀟灑的背著身一聲不吭的女人走進了房間,慢慢放了下來,突然被琉璃一腳踹到了地,憤怒的說:

    “以后不準再來招惹我,再有下次,我殺了你!”

    應若白也算是一個大明星,富家少爺,自己好心幫助還有錯?

    瞧見女人一臉憤然的表情,直接在地翻身抵近她的身軀,兩人的臉都快貼在一起了,惱火的說:

    “真是不識好人心,你不是要殺我嗎?現在來,我等著?”

    男人身的特有氣息,頓時沁入了琉璃的鼻間,驚得連忙扭頭,想一個掌刀砍下去,被應若白一把抓住了,兩人陷入對峙的狀態。

    “你們這是干嘛,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洛九走進來,看到眼前的一幕,立馬笑出了聲,兩人現在的動作和表情也太搞笑了。

    “混蛋,這次先放過你,下次你試試?”

    琉璃小臉滾燙,自己剛才為什么不直接動手,現在還要被旁邊的女人嘲笑,氣的一下甩開應若白的手,銀牙咬碎的說。

    “哼,趕快給我養好傷,然后給我做好保姆工作,沒見過你這樣的女人。”

    應若白眼底含怒,冷聲說完直接大步走了出去,隨即聽見旁邊房間響起了砰的關門聲。

    “琉璃,你算對他沒意思,也不需要這樣劍拔弩張吧,咱們現在可是寄人籬下?”洛九面露笑容,故意這樣說。

    “寄人籬下要被欺負,找氣受嗎,我琉璃這輩子不是這樣的人,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你為什么還煽風點火?”

    琉璃拿起枕頭往洛九身扔,一臉郁悶的問。

    “你這臭脾氣真是的,別人是好心幫助你一下而已,要不要那么嚴重,你是不是想太多,還是你本來心虛呀?”

    洛九瀟灑接住枕頭,慢悠悠的走到琉璃身邊,一臉憋笑的反問。

    “我……怎么會心虛,為什么要心虛,你是什么意思?”琉璃突然心間好想被人打了一下似的,慢半拍的嗆聲。

    “我沒什么意思,你要是真不喜歡應若白,那以后離他遠遠的,我看他們家對這位少爺還是挺寶貝的。”

    洛九也不想再調侃她了,于是很正經的建議道。

    “哼,我巴不得這樣,反正還完他的債,我離開這里,這里也不是長久之地。”

    “琉璃,你說什么呢,你一邊慫恿我留下跟應非墨好好生活,而你自己又要自己出去,這件事沒得商量,我在哪里,你在哪里!”

    洛九一個爆栗子敲到好姐妹的頭,假裝很生氣的說。

    “你敲人癮是不是,這都跟誰學的,我在這里一直住下去,好給你當一個千瓦的燈泡是吧?”

    琉璃癟嘴的摸了摸頭,聽見洛九這樣維護自己,她還是挺幸福的。

    “不要那么高看自己,你挺多也是一個百瓦而已,嘻嘻!”洛九瞬間彈開,戲笑的說。

    琉璃現在行動不便,只能干看著,不由瞪眼:“你有本事過來,我跟你好好談談人生?”

    “切,過來過來,難道我還怕你不成,你現在這幅模樣,我直接秒了你!”

    洛九還不怕威脅,立即走到了琉璃的身邊,一臉虐笑的看著她。

    琉璃現在真是好想問蒼天,才一段時間沒見,怎么她跟換了一個人似的,難道是被抽掉記憶,抽傻了?

    還是受到了某位男人的腐蝕?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