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8504/

第1027章 頭疼,他冤枉了她?
    客廳里,應非墨坐在沙發在看著報紙,洛九從昨天到今天也沒有下樓來,傭人去叫她下來吃飯她也動都沒有動一下。

    他惱火,也沒再管她,待她餓得受不了了,總會下來的。

    沒隔幾分鐘,保鏢便帶了一個有些斯的外國男人進來,應非墨放下了手的報紙,他看了眼站在茶幾前的外國男人,沉聲問:

    “你真的是龍夜冥的助理?”

    “是的,我跟龍少已經很多年了,應先生,你能放了龍少嗎?”

    利語氣請求的問他,龍少干嘛非要跟這個應非墨作對嘛,這個男人哪里是好惹的?早知道,當初自己該勸阻著他一些的。

    也不知道龍少現在怎么樣了?

    “他勾搭我的女人,我為什么要放了他?”應非墨兩腿隨意疊加著,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的說道。

    利知道他是因為這件事才將龍少囚禁的,趕緊跟他解釋說道:“應先生,其實洛小姐跟我們龍少根本什么都沒有發生,真的!”

    應非墨聽著他的話,喝茶的動作頓住了……他們真的什么都沒有發生?

    “他們可是在酒店里一起住了好幾天,晚不也是同一個房間嗎?會什么都沒發生?”他故意說道。

    “龍少胸口受傷了,而且還是被洛小姐用刀刺傷的,再加我們剛遇洛小姐時,她醉酒都醉了一兩天呢,還是我跟龍少照顧的她!”

    “她清醒后,龍少對她也并沒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們的確是在一間房里待過,但他們真的什么都沒有發生!”

    “洛小姐酒醒后情愿去外面走廊蹲一晚,也沒有和龍少同住一個房間,這個酒店應該有監控的,我不會騙你!”

    利跟他解釋說道。

    “……”應非墨聽著他的話再次愣住了,自己真的冤枉洛九了?

    “你們是在哪里遇的,她都不認識龍夜冥,為什么會刺他一刀,冷,你不會是在跟我編故事吧?”他冷聲嚇唬他的問。

    這事也的確令他想不通,洛九應該不會無緣無故去刺別人的。

    “龍少和洛小姐是在一家餐廳的男洗手間里遇到的,當時洛小姐喝了很多的酒,估計她是錯把龍少認成你了,拿著一把刀刺在了龍少的胸口!”

    “我們龍少已經夠倒霉了,要是再刺的偏一點,他命都沒有了……”利很是替自家主子委屈的說道。

    “……”應非墨聽著他的話,嘴角不由扯了扯,沒想到那女人還干出這么多事來,居然還想殺自己……

    這么說來,那龍夜冥也的確是倒霉!

    利見他沒說話,猜不透他是什么想法,也怕他是不相信,再繼續解釋說道:

    “是因為洛小姐刺了龍少一刀,我們才將洛小姐帶走的,在第二天午時,洛小姐是喝了我們買的醒酒藥才清醒了過來。”

    “之后帶她去酒店餐廳吃飯時,她才告訴了我們您的名字,我和龍少也才知道她居然您的妻子!龍少只是想氣一氣您而已,對洛小姐可沒占什么便宜!”

    “……”應非墨沉著臉色沒說話,心里卻已經信任了這個男人所說的話,他眉頭也皺的更緊了,此時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完了……

    他的女人好像真生自己氣了!還一見著自己說離婚吶,這該怎么辦?

    “應先生您知道洛小姐為什么生您的氣嗎?”利有意問他。

    “她有跟你們說過什么嗎?”

    應非墨只知道,她是因為不想跟金娜娜道歉才跑出去喝酒的,為了這點小事她鬧出這么多事來,她還真是個烈性子!

    “洛小姐說,您在外面有情人了,還說您在外面養了很多情人,所以她才故意跟龍少親近,想刺激您跟她離婚。”

    “應先生,我們龍先生著實是冤啊,您可以放了他嗎?”利再求情的說道,現在只要能救boss出來,還在乎什么面子啊。

    應非墨一直沉著臉色沒說話,只是心里無限感慨,自己哪里有情人,又有很多情人了?

    是不是公司里的員工跟她說什么閑話了?有沒有情人她不親自來問一問自己,知道生悶氣,應非墨對她很無奈。

    “應先生……”利見他一直不說話,很不淡定的又叫了他一聲,放不放人他倒是給句話啊。

    真是急人喲。

    應非墨慢吞吞的抬眸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機,給牢房那邊的保鏢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讓他們帶龍夜冥過來……

    利見應非墨同意放人了,放心了下來,等了大致十分鐘后才聽到腳步聲走了過來。

    利回頭看了一眼,見是boss被一個保鏢帶過來了,欣喜的立馬叫了他一聲:“龍少!”

    龍夜冥冷目看了他一眼,知道為什么自己被放出來了,誰讓這小子跟應非墨解釋了?自己是想氣死他!

    應非墨站起身,兩手插在褲兜,對龍夜冥沉聲說道:“這一次我可以不與你計較,希望你別再有下一次,沒什么事的話你盡快離開g市吧!”

    他知道龍夜冥是有意利用了洛九,不過是想跟自己作對罷了。

    “什么時候,我的自由被你限制了?什么時候離開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龍夜冥冷笑說道。

    應非墨點了點頭,也不想再多跟這個男人纏著,“好吧,那你最好安分一點,別再搞些歪點子,更不許再靠近我女人,你走吧!”

    龍夜冥聽著他的話,心里的確是又萌生了一個歪點子,應非墨,你居然敢這么對我,哼,你最在乎的東西,我偏要奪走!

    他什么也沒說,冷哼了一聲甩手轉身走了出去……

    “多謝應先生的大度,告辭。”利跟應非墨說了一聲,趕緊跟了出去。

    應非墨見他們離開了,看了一眼樓,摸了一下鼻子,蹙眉了……沉默了一會兒,他還是向樓走了去。

    臥室里,洛九因為先前頭疼,疼著疼著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過去,此時,連身邊站了一個男人都不知道。

    應非墨見她睡著了,被子也沒有蓋好,扯著一角給她往提了提,看著她還蒼白著的臉色,他心里挺內疚的……

    該讓她怎么原諒自己呢?頭疼……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