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8333/

第856章 大結局1
    “先把她關起來吧。”應天爵還沒想到如何處理秦璐的事,還是先將她關起來再說好了。

    秦璐看著白伊和應天爵,突然冷笑了一聲,說道:

    “你們已經將我逼迫成這樣,還想如何?哼,要打要殺隨便吧,我不會向你們求饒的!”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兩人,她怎么會從一個有才有貌的高管跌落至下賤的小姐?

    在國外,她被人搶去了所有東西,身無分的她,只能靠出賣自己的身體去賺錢,這樣放蕩糜爛的生活像是一種會癮的毒,讓她沾染了后,這么墮落了下去……

    可歸根結底,這些不都是因為應天爵和白伊才讓自己變成這樣的嗎?

    “秦璐,別把你自己做的壞事都怨到別人的身,你不但不讓人同情,反而更讓人覺得厭惡!”白伊一點也不同情她的說完,便讓保鏢將她帶走了。

    秦璐回頭看了一眼白伊,惱怒的詛咒她道:“白伊你別太得意!總會有人來教訓你的!你等著瞧吧!”

    她說的是那個神秘女人,那個女人不是很恨白伊和應天爵么?她一定會來找這兩個人報仇的!

    當秦璐被丟進地牢里,和蕭君關在了一起后才知道,那個神秘女人是誰!更沒想到她也會被抓來關在這里!

    林嘉看著秦璐被帶走的方向,緊捏了一下手,問白伊道:“白伊你之前說殷振柯和蕭君也你們抓住了,是不是關在這里?”

    她想干嘛?去找殷振柯報仇?白伊目光看向池墨,詢問他的意思……

    “你想要怎么懲治他,我幫你去,地牢陰寒,你別下去了。”池墨怕林嘉看到殷振柯,會情緒激動,并不是很想讓她去看到那個變態。

    “不用了,這件事,我想要自己親手解決。”

    林嘉說著便向草坪后面的一片小樹林走了去,小樹林建了不少房子,這里也算是應天爵的第二基地了。

    幾人相互看了一眼,只能跟去了,自從將殷振柯和蕭君抓回來后,他們沒有去查看過,也不知道那兩個人怎么樣了?

    白伊看了一眼幾個孩子,對白諾說道:“兒子,你帶兩個妹妹回別墅去吧,她們倆還小,不要下去了。”

    “唔,媽咪我從來都沒有下去過耶,你讓我下去看看是什么樣子的嘛!”小小龍嘟著嘴說道。tqr1

    “那下面有什么好看的?快去跟一朵玩兒吧!”白伊摸了一下女兒的頭,便跟他們一起向前面的小樹林走了去。

    小小龍兩只小手環著胸,嘟著嘴說道:“我總有一天會下去看看的!一朵,你要跟我一起去不?”

    一朵也很好那片樹林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她正準備點頭時,白諾戳了一下調皮搗蛋又愛闖禍妹妹的頭,無奈的說道:

    “你自己愛闖禍算了,別把一朵帶壞了,快點走了!”

    小小龍朝哥哥調皮的吐了下舌頭,帶著很少說話的一朵便跟了去。

    顏司明見白伊他們都去了地牢,拉起了龍波波的手說道:“走吧,我們也去看看!”

    “我……不去,有什么好看的?”龍波波很糾結,也很討厭自己,她真的沒辦法討厭顏司明……

    顏司明沒說話,直接拉著她走是了,對這個倔強任性的小女人,能跟她講得清道理嗎?

    進了地下室后,身體正常健康的人并沒有太大感覺,而林嘉的身體則格外的敏感,這種陰寒的感覺像是掉進了冰窟一般,讓她不自覺的打起了寒顫。

    池墨感覺到她的不適,伸手攬住了她的腰,說道:“都說讓你別下來了,等會兒關節又該痛了。”

    “我沒事,那個變態關在哪里?”林嘉問他道。

    “到了……”走到了前面的一間牢房,池墨停下了腳步,看著牢被吊著的殷振柯,那狼狽又可憐的樣子,依然不解恨。

    全身被鞭子抽得血淋淋的殷振柯,似乎感覺到了許多目光的注視,他廢了很大勁才撐開了眼睛,眼前有些發花,他并沒有一眼認出林嘉,只是第一眼便看到了應天爵與白伊。

    “應天爵,我玩了你女人那么多天,你這點本事對我?你有本事殺了我啊!”殷振柯故意挑釁他道。

    這些天殷振柯真是受夠折磨了,他們把自己打傷,然后又給自己藥治好,再打傷!這樣的折磨,簡直是生不如死!

    “哼,讓你那么輕松死了,豈不是太便宜你了?”應天爵看著他現在的樣子,冷笑道。

    林嘉看著牢里的殷振柯,雙手漸漸捏緊,突然對站在一旁的保鏢說道:“打開牢門。”

    “這……”保鏢將目光投向了應天爵,林嘉活著回來的事,這里的人沒有哪個不知道,她是墨大哥的女人,他們自然多了幾分八卦!

    應天爵對那個保鏢點了點頭,本是打算留著這個變態多報仇一段時間,現在把他交給林嘉去處理好了,當是他們對她的彌補好了。

    保鏢得到指示,打開了牢房的門,林嘉看著里面的人,走了進去……

    殷振柯這會兒才注意到走進來的這個有些眼熟的女人……她,她……是被自己強奸了的林嘉?真的是她嗎?!

    他明明親眼看到她跳到懸崖下,怎么會還活著?!

    “呵,沒想到你還沒死?怎么樣,被我睡的滋味不錯吧?現在來看我,是還在想著我嗎?”

    殷振柯笑看著林嘉,不怕死的說道,她有本事殺了自己啊!

    池墨渾身散發著一股濃濃的凌厲殺氣,看著他,像是從地獄里走出來的修羅一般,讓人不自覺的產生一種畏懼。

    他走進牢里放著一長排各種刀槍棍棒鞭的刑具邊,從抽出了一把兩尺長的大寬刀,再走到了被吊著的殷振柯身邊,刀鋒在他的腿游離著,如惡魔一般的聲音道:

    “想求死,我可以成全你……”

    說完,池墨突然一刀砍在了殷振柯的右腳踝,“唰!”的一下,他吊著的腳被砍斷飛撞在墻壁,又滾落在了地!地牢里立馬傳來一聲鬼哭狼嚎的叫聲:

    “啊………………!”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