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8329/

第852章 她忍心傷害池墨嗎?
    “我們是夫妻!”池墨看著她,聲音鄭重的說道。

    林嘉看著他,又撇開了眼神,沒說話,也沒有同意讓他碰觸自己……

    池墨看著她有些無奈,只好站起了身,對她頗溫柔的囑咐道:“那你自己洗一洗吧,別泡太久水涼了,你現在不能再感冒了。”

    說完,他便走了出去。

    林嘉見這里沒有人了后,才緩緩放松了下來,她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驚訝,自己這是回到白伊家了?

    自己不是跟他們說過,不愿意回來嗎?他們怎么能硬帶自己回來?!

    林嘉快速的洗完,等她出去時,見床放了一套從里到外的干凈衣服,她在房間里找了一圈自己原先的衣服,可怎么也沒有找到……

    是不是被池墨給直接扔了?

    她咬了一下唇,只能先暫時穿了這些高檔品牌。

    樓下,幾人正在聊天說林嘉的事,林嘉從二樓走了下來,池墨下來連十分鐘都還沒有,她怎么這么快洗完了?

    “你怎么頭發都沒有吹干?你現在還感冒著呢!走,樓去我幫你吹一下吧。”池墨向她走了過去說道。

    “不用了,你們為什么要帶我回來這里?我在那個地方生活的很好,不需要你們的憐憫!”林嘉冷著臉色對他們說道。

    “林嘉,你能不這樣嗎?算是為了一朵,你忍心看著她跟你受苦嗎?”白伊能理解她現在為什么這么排斥所有人,因為她自卑……

    白伊也能明白她心里有多痛苦!有多恨那個該死的變態殷振柯!tqr1

    “我是不會讓你和一朵再回到那個地方的。”池墨堅定的對她說道。

    池墨心里已經有了打算,他想跟爵少商量從組織退出來了,以后再也不離開林嘉的陪在她身邊,還有陪伴他們的女兒。

    他再也不會將她們放任在一邊了。

    “我說了,她不是你的女兒!你們快點把我們送回那個地方去!”

    林嘉生氣的說著,身后,小小龍牽著一朵從樓走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不由看向了那個穿著一身天藍色公主裙,梳理著一頭很自然的短發,很漂亮的一朵……

    一朵聽到媽媽剛才的話,小眉頭微微皺著,媽媽不要爹爹了嗎?她要帶自己離開爹爹?

    可是……可是……她不想離開爹爹!

    一朵走到了林嘉的身邊,抓著她的衣服,鼓起勇氣的說道:“媽媽,我不想離開爹爹,我想要有一個爹爹!”

    林嘉聽到女兒的話,愣住了,她蹲下身摸了摸她的臉,說道:“一朵,這個地方不是我們的家,我們回那個村子里去吧?”

    “媽媽,你為什么不和爹爹在一起?”一朵不明白的問她,爹爹沒有拋棄她們,是媽媽不要爹爹了……

    林嘉看著她,卻沒辦法回答她的話,池墨走了過來,抱起了一朵說道:

    “餓了吧?我們先吃飯,下午的時候,我帶你去逛街買衣服好不好?”

    她們母女住到這邊,應該有許多東西要買,至于鬧騰的林嘉,只要女兒不跟她離開,她總不會自己一個人偷偷走掉吧?

    池墨決定先討好女兒!

    一朵聽到池墨的話,立馬興奮的點了點頭,爹爹買給自己的,那是自己的!她回頭看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媽媽,問池墨道:

    “那媽媽也要跟我們一起去嗎?”

    “你媽媽現在感冒還沒有好,外面又還在下雨,她今天不能跟我們出去,等天晴了,她感冒好了我再你們倆一起出去逛逛!”池墨哄著女兒說道。

    一朵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乖巧的點了點頭……

    林嘉看著自己已經叛變的女兒,十分的無奈,之前她多聽自己的話啊,這才見到池墨,立馬把自己拋棄了!

    白伊向林嘉走了過去,將她一邊向餐廳拉了去,一邊安撫說道:

    “好了,你也別想多了,眼下還是先填飽肚子吧,為了等你,我可是和肚子里的寶寶一起在挨餓呢!”

    林嘉向白伊的小腹看了過去,她又懷孕了?

    她和應天爵還真是……能生!林嘉真的好羨慕白伊,她和應天爵經歷了那么多都沒有將他們分開,現在依然過的那么幸福……

    午餐后,池墨便帶著女兒開車出去逛街買東西了,而應天爵則去了公司里,他已經想到該如何處理白伊和諾寶貝的那些輿論了。

    樓房間里,白伊陪林嘉躺在床聊天,她們好久都沒有這樣親密的在一起過了,這種感覺讓人十分的懷念。

    “林嘉,他們都說你當年跳崖了,是誰救了你嗎?”

    白伊的一只手給她當著枕頭,兩姐妹親密無間的抱著,她看著林嘉現在消瘦憔悴的樣子,還有那一頭凌亂的散發,居然還夾雜著些許白發,白伊慌忙的移開了眼神,心里一陣揪疼。

    以前的她,是個多活潑開朗,多愛美的人啊,如今卻變成了這般模樣……

    “嗯,也許是天憐憫吧,讓我摔落在了一顆樹,是一位老婦人發現了我,將我帶回了她家,其實,我不想要天這樣的憐憫。”

    林嘉苦笑著說道,當時她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懷孕了的話。

    “求你不要離開了,我不能再看著你過那樣的生活!”白伊緊緊抱著她,眼眶紅紅的說道。

    林嘉看著她,笑問:“如果是你……你還會和應天爵在一起嗎?”

    白伊聽著她的話,眉頭緊緊皺著,這讓她回想起了被殷振柯關的那些日子,她也想過,如果自己真的被那個變態……她一定會拉著他同歸于盡!

    白伊微微甩了甩頭,算是撒謊,她也安慰林嘉道:

    “我……會!如果你看到池墨這些年過的有多痛苦,你不能這么自私自利的讓他和一朵痛苦一輩子!一朵還這么小,怎么能沒有父親?!”

    “他……他明知道我已經死了,難道沒有喜歡其她的女人嗎?”

    林嘉以為,都過了這么多年了,池墨應該早又喜歡別的女孩子了,他不可能還在等自己吧?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