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8036/

第576章 她遇到了那個變態
    “我一定會給她報仇的!”白伊兩手緊緊攥著,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殷震柯那個該死的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你先不要沖動,殷震柯生性狡猾又不擇手段,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再落到他的手里。”池墨勸她道。

    白伊看向他,問道:“那是要先搬到醫院來嗎?這里人多眼雜的,應天爵住在這里安不安全?”

    “我們的人都調派過來了,會加強防范的,現在只等爵少度過危險期,我們可以離開這里了。”池墨對她說道。

    白伊點了點頭,只應了一聲:“嗯……那我今天先搬到醫院來吧。”

    不管是放不下應天爵的安危,還是為了自己的兩個孩子,白伊都會盡全力去保護他們!

    病房里,蕭離兩手背在身后,時不時的向門口看了一眼,擔心的想著,池墨會跟白伊說什么?

    她是不是又難以跟應天爵分開了?

    “咳……咳……”病床,應天爵因為嗓子太干澀,突然咳嗽了一聲,腦袋依然暈暈乎乎的,身體感覺好像被架在火烤一般,又燙又軟。

    小小龍和哥哥聽到他的咳嗽聲,立馬放下正吃著的早餐跑了過去,她關心的叫了他一聲:“爹地?你醒了嗎?”

    白諾見他還是沒有醒過來,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這會兒才發現他皮膚很燙,“他發燒了!”

    蕭離去幫忙倒了一杯溫熱水過來,給了白諾,說道:“你先給他喝點水,我去叫醫生過來。”

    “嗯,謝謝爹地。”白諾接過了水,和妹妹一起將床的應天爵扶了起來,給他喝了些水……

    應天爵迷糊期間,一直都睡的很不安穩,總是夢到兩個孩子和白伊被殷震柯那個變態抓了,還夢到那個變態虐待他們,他很想醒過來,身體卻像是沉在水底般,讓他很無力。

    外面,白伊聽到應天爵發燒了后,很緊張的立馬進了病房里,見他還是昏昏沉沉的沒有醒過來,擔心的叫了他一聲:

    “應天爵?!”

    “媽咪,爹地會不會死?他都好長時間沒醒過來了!”小小龍眼淚咕嚕的問她。

    “不會的,他肯定只是傷口引起發燒了,只要退燒沒事了!”白伊安慰女兒道。

    五年前還懷著小小龍的時候,白伊還一直想著等生下這個孩子,讓她不認應天爵呢,現在看看,閨女心疼她爹,還多過于自己呢!

    白伊吃女兒醋了……

    “哦,那你要快點讓醫生過來幫爹地退燒,外祖母說,燒要是一直退不了,會變成傻子的!”小小龍著急的對她說道。

    “嗯,好,你蕭叔叔已經去叫醫生了,他們很快會過來的。”白伊摸了摸女兒的頭,安撫著她。

    很快,醫生護士進了病房里,他們為應天爵做了一番檢查后,趕緊給他開了藥,掛了退燒的藥水。

    白伊看著蕭離,欲言又止,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說自己要搬過來和應天爵住的事,蕭離好像看出她有話要對自己說了,便體貼的問道:

    “你有什么話想跟我說,說吧?”

    “那個,我可能要搬過來照顧他們……”白伊指的是兩個孩子和應天爵。

    蕭離心里已經有些猜到了,剛才肯定是池墨跟她說了應天爵這五年來的事,她心軟了是不是?

    “好啊,我跟你一起搬過來吧,那個壞男人一直虎視眈眈的,我不放心你和兩個孩子留在這里。”他說過,他要為自己努力一次,所以,蕭離不想輕易放棄。

    “啊?哦……”白伊驚愕了一下,只能僵笑著點了點頭。

    一直到下午,應天爵也沒有清醒過來,有池墨和白諾他們在這里照顧著,白伊想回酒店去把東西拿過來,便和蕭離先離開了醫院。

    他們離開時,池墨正好在外面聽昨晚安排的手下們的匯報,等他大半個小時回來后,見白伊和蕭離不在病房里,便向白諾問了一句:

    “諾寶貝,你媽咪呢?”

    “她和蕭叔叔去酒店拿我們的行李了啊。”白諾回答道。

    “什么?她回去酒店了?!什么時候走的?”池墨臉色瞬間緊張了幾分。

    他正想來告訴白伊,殷震柯估計已經查到他們住的那個酒店了,讓她不要回去了的!怎么這么一會兒功夫,她回去了呢?

    “大概大半個小時前吧,怎么了墨叔叔?”白諾看著他神色緊張的樣子,不由擔心了起來。

    為了不讓諾寶貝和小小龍著急,再出去亂跑,池墨只對他們說道:“沒什么事,我問問她去哪里了,那個,你媽咪的電話是多少?我找她有點事。”

    白諾將媽咪的手機號碼告訴了他,還是很疑惑擔心的問:“墨叔叔,是不是媽咪發生什么事了?”

    “你媽咪現在那么厲害,她不會發生什么事的,再說還有你蕭叔叔陪著呢,我要出去一下,你和妹妹好好在這里照顧你們爹地,絕對不能出病房!”

    “有什么事找外面的保鏢,記住了嗎?”池墨叮囑他們。tqr1

    “嗯,墨叔叔你一定要把我媽咪和蕭叔叔平安帶回來,我和妹妹會好好照顧爹地,不會離開病房的。”

    算他不告訴他們,白諾也知道肯定是媽咪和蕭叔叔出事了,不然墨叔叔也不會這么緊張。

    “嗯,乖!”池墨拍了一下諾寶貝的肩,立馬便出了房間。

    到了外面,他立馬先給白伊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可手機響了半晌也沒有人接聽……她和蕭離現在是不是真撞殷震柯那群壞蛋了?

    池墨一邊出了醫院,一邊立馬打電話召集了醫院里一半的人手,向白伊住的那個酒店趕了過去……

    白伊和蕭離是十分鐘前到的酒店,剛進入酒店時,兩人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一直到了他們包下的那層樓才感覺到了不對勁。

    昨天晚回來酒店時,他們便在走廊里和電梯口安置了不少人,為什么現在連一個人影子都看不到了?

    他們的人哪里去了?

    白伊和蕭離向前面走廊走了一小段路,突然想起了池墨午跟自己說的話,她立馬拉住了蕭離說道:

    “我們不要過去了,快點離開這里!”

    “嗯。”蕭離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但他沒想到要對付應天爵的那群壞蛋,會這么快找到這里來!

    兩人剛轉過身,不遠處的一個拐角突然涌出來了一大群殺手,走在前面的正是殷震柯和那個女殺手!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