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8010/

第553章 他報復她……
    高進走了過來,說道:

    “能有什么事?看你受了那么重的傷,關心下你,你還懷疑?我們都不來看你,你踏實了是吧?”

    “……”應天爵沉著臉色沒說話,悶了半晌后,心里還是很擔心的問道:“池墨帶人去了b市,有白伊的消息了嗎?”

    “暫時還沒消息回來,不過……白伊肯定會平安救回來的!你放寬心好了!池墨帶了那么多人去呢!”

    唐逸楚他們肯定是知道池墨那邊消息的,只是故意拖延了一晚,瞞著應天爵而已。

    “把手機給我,我打個電話問問!”應天爵伸出手對他們說道,這幾天手機都被他們沒收了,也不讓他跟外界聯系,說是要他靜心養傷。tqr1

    其實,是他們害怕應天爵給蕭離打電話,知道了諾寶貝的事。

    唐逸楚看了他們一眼,只能將自己的手機給了他,應天爵立馬撥通了池墨的號碼,問他那邊的情況,還有白伊的事。

    池墨只回復說馬帶人來醫院了,便立馬掛斷了手機,他說的帶人來醫院,應天爵以為他是帶白伊來醫院,心情頓時好了很多!

    唐逸楚他們看著他臉突然出現的一絲安心笑容,實在是不忍心再去給他什么打擊……

    “該死的池墨,掛電話那么快!也不知道白伊在殷震柯手……有沒有受什么傷?”應天爵突然又很擔心了起來,他擔心……殷震柯那么變態,會不會對白伊……

    他想起很久以前,自己去殷震柯手救她時,那個死變態對她做的事……越想,他心里越擔心了起來。

    “不會的,殷震柯肯定不敢傷害她!”唐逸楚安慰了一下他。

    應天爵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心里卻很害怕,不知道白伊現在怎么樣了?

    一個多小時后,池墨帶著這個壞蛋從b市直接趕來了醫院里,打開門之前,他又警告威脅了他幾句,之后才開門走了進去……

    應天爵見門突然開了,立馬提心吊膽的轉頭看了過去,走進來的卻是池墨和一個狼狽的陌生男人!沒有看到白伊,他心里的那股不安又蹦了出來,心急的問道:

    “白伊呢?你怎么沒有把她帶回來?她出什么事了?!”

    “白小姐她……沒事,我們很順利的把她救出來了,只是,昨晚她自己悄悄的離開了。”池墨本來昨天可以回來g市的,這是他拖延了一晚回來的目的。

    “什么?她昨晚悄悄的離開了?”應天爵看著池墨,明顯不相信他說的話!頓時憤怒的質問他:

    “池墨你真是好大的膽子!還敢欺騙我嗎?白伊到底怎么了?快點說!”

    “爵少,白小姐真的是自己偷偷走掉了。”池墨必須要讓他相信白伊是自己離開了,以后也好讓他,不再那么牽掛她……

    應天爵知道她一直都想離開,但為什么會是剛救出她想離開?是不是殷震柯那個變態傷害她了?

    “她是不是受了殷震柯的什么迫害?”應天爵緊捏了捏手,額頭青筋暴跳的沉聲問他。

    池墨怕他不相信自己的話,他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抓回來的壞蛋,給他使了個眼色,那男人看了池墨一眼,立馬噗通一聲跪在了地,對應天爵說道:

    “老大,您未婚妻從被我們抓回來,殷震柯沒有回來過,他和結盟的那個美國老大出去辦事兒去了。”

    應天爵看向說話的陌生男人,沉聲問道:“你是什么人?”

    “回老大,我是那姓殷的組織里的一個小頭頭。”男人很聰明的立馬和殷震柯撇開了關系,他看了一眼池墨,又立馬識趣的補充了一句:

    “這些天一直是我在基地里看守著您未婚妻,不過,我們絕對沒有虐待過她!”

    “這些天那個男人真的沒有接近過她?”聽到這個消息,應天爵自然是松了一口氣,可這心里,怎么還是感覺空空蕩蕩的,一點都不踏實?

    “是的老大,求您饒了我吧?!我什么也沒有做!以后再也不跟著殷震柯那個大壞蛋干壞事了!”男人說著便給應天爵磕頭了起來。

    “殷震柯現在在哪里?這次沒有抓到他嗎?”應天爵沉聲問池墨。

    池墨略略想了一番后,才回答道:“這次圍剿了他的老窩,沒有發現他的蹤跡,估計他又去部署什么對付我們的壞事去了。”

    唐逸楚他們看向池墨,默默的給了他一個贊賞的眼神,這件事他處理的很好!

    應天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總感覺事情不像他們說的這么簡單一樣,可他們都這樣說,也許,真的只是自己想多了……

    他沉默了良久后,對池墨說道:

    “繼續派人搜查殷震柯的下落,我要活的!還有,派人去調查一下蕭離,看看白伊是不是去了他那里?!找到了他們母子,把他們給我帶回來!”

    如果白伊真的偷偷走了,那她一定會去找蕭離,因為,諾寶貝在他那里!

    “是……”池墨見爵少已經相信他們說的話了,默默的吐出了一口氣。

    之后,他們便回了市里,也沒有在海繼續人,已經這么多天過去了,要是能找到,早找到了。

    幾天后,應天爵要白伊的調查結果,池墨只能說她帶著孩子離開了蕭離,現在可能全世界旅游去了,撒謊是一件很累人的事,為了一個謊言,需要更多的謊言去支撐。

    這樣欺騙他,池墨心里也很難過。

    時間一天一天緩慢的過去,直到三個月后,應天爵派出去的人,全國各地的搜查白伊的下落,也還是沒有她和諾寶貝的下落,他們倆像是在人間蒸發了一樣。

    白伊這樣拋棄自己走了,而且還是懷著他的孩子跑了,應天爵很憤怒,心里也很恨她……

    她離開了這么長時間,卻一個電話,一個信息也沒有給自己打過,應天爵的心都涼透了,他將別墅里她和諾寶貝的所有東西都扔了出去!

    他不想再看到有關他們母子的任何東西!

    他人也變得很是暴躁冷酷無情了起來,讓公司里的人,和他身邊的人都十分的忌憚害怕他。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