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7932/

第475章 知道了她是應的前妻
    坐在外面的白伊,見應天爵和蕭離在里面打人了,不禁好了起來,那兩個男人怎么惹著他們了?這才剛進去揍人了!

    在一間酒吧里,蕭君正一個人坐在一張吧椅喝著酒,有幾個過來搭訕的男人,被她一頓亂揍后,酒吧里再也沒有男人趕過去跟她搭訕了。

    她在酒吧里坐了十來分鐘后,等來了她的保鏢阿東!

    “我讓你調查的事,都查出來了?”他還沒有坐下來,蕭君已經迫不及待的問他。

    “嗯……”阿東應了一聲,跟酒保要了一杯烈酒。

    “那個年男人是誰?是不是跟白伊有什么曖昧關系的男人?”

    蕭君再迫不及待的問,如果那男人跟白伊那女人有什么曖昧,若是讓應天爵知道了的話,那有好戲看了!

    哈……

    阿東喝了一口酒后,才對她說道:

    “你想多了,我要是白伊,有了應天爵這個擁有一切的男人,還需要和其他男人搞什么曖昧?”

    “那他們是什么關系?你倒是說啊!”蕭君等不急的怒問。

    “父女!那個男人叫白建黎,是白伊的父親!據我的調查,白家有兩個女兒,一個是白雪,另一個是白伊!我還查到了一個更隱秘的秘密,白家和應家在幾年前有過隱秘聯姻。”阿東對她說道。

    白伊跟那個年男人只是父女?!真是讓她失望!

    蕭君一手撐著頭,郁悶的隨口問:“白家和應家有過聯姻?那誰嫁給應天爵了?”tqr1

    “白伊,她是應天爵的前妻。”阿東再喝了一口酒,說道,這的確是挺讓人驚訝的。

    “……!!”蕭君拿起一杯酒,被他的話驚得差點掉在了地!白伊居然是應天爵的前妻?!

    周慧倩一直都把白伊當成勾引她兒子的陌生女人,從來沒聽她說過,白伊是她兒子前妻的話啊!而且,她還經常說白伊的家世背景低賤,是個不入流的普通平民家庭……

    可,能和應家聯姻的,怎么可能是個不入流的平民背景?!

    這顯然是那個白伊向所有人隱瞞了她的身世背景!

    好像應天爵也不知道吧?自己在他身邊待了一兩年的時間,從來沒聽他提過半字白伊是他前妻的話呢!

    “哈……這下真有好戲看了,白伊居然是應天爵的前妻?如果讓應天爵知道她的真實身份,還騙了他這么長時間,不知道會是個什么反應?”蕭君笑著,一口喝了杯子里的酒。

    “那又能如何?以應天爵對她的感情,也許只是生一段時間的氣而已,再說那個女人不是還有了他的孩子嗎?!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阿東故意打擊她的說道。

    蕭君聽著他的話,一手便拍在了吧臺!怒斥他道:

    “你不能說點好聽的嗎?!我不信那個女人欺瞞了他這么多事,他還能再原諒不成?哼!”

    “那你可以立馬去應天爵面前揭穿她試試?”阿東再喝了一口酒,笑了。

    蕭君怒視了他一眼,沒說話,真是怪,白伊為什么不把自己的身份告訴應天爵呢?她是不是還隱藏了什么更大的秘密?

    更怪的是,應天爵怎么認不出來那個女人是自己的前妻呢?難道她整容了?

    “你有沒有查過那個女人幾年前的相貌?哼,她肯定是整容了,不甘心和應天爵離婚,整了一張漂亮的臉再來勾引他!所以應天爵才沒有認出來她!”蕭君冷哼著說道。

    “不是她整容了,而是……她和應天爵結婚一年,兩人根本沒怎么見過面,至于她有沒有什么目的,這我可不知道。”阿東對她說道。

    哼,那個女人肯定是不甘心和應天爵離婚了,所以才隱藏了身份再去勾引他!蕭君再看了一眼身邊的男人,氣惱的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酒!

    他說的對,算自己現在去應天爵面前揭穿白伊的身份,也許他只是生一段時間的氣而已……

    而自己,估計再等個兩三天要被老哥帶回美國了。

    “好了,你別再喝了,別喝醉了。”阿東拿過了她手里的杯子,卻又突然被蕭君搶了回去,她怒道:

    “我現在除了喝酒還能怎么樣?我蕭君這一輩子從來都是想要什么能得到什么!還從來沒有在一個弱女人面前輸的這么慘過!”

    說著,她再給自己倒滿了一杯酒,正準備喝時,身邊的男人看她那么不甘心,不快樂的樣子,他微微沉默了一下,突然說道:

    “我幫你……”

    “你幫我?你怎么幫我?”蕭君問他。

    “到時你知道了……”他知道她是一個很固執的人,如果不讓她得到,她一輩子都不會死心,也不會快樂,既然如此,那自己讓她得到!看她得到了后是不是還會開心?

    正在此時,酒吧門口突然走進來了一男一女兩個人,正往吧臺這邊走來……

    蕭君無意的撇了一眼,在看到走過來的人是應博弈和一個陌生年女人后,驚愣住了,自己是不是撞到不該撞的事兒了?

    周慧倩一個人在別墅里瘋了,而應博弈卻和另一個女人來了這種地方,嘖嘖,要是被他看到自己,那也太尷尬了!

    她本來想躲開應博弈的,可他們已經走了過來,蕭君只能假裝什么也不知道的立馬從椅子站了起來,跟他打招呼道:

    “應應伯父,真是好巧,沒想到會在這里碰您!”

    應博弈也看到了她,卻并沒有覺得有什么尷尬,自己和周慧倩已經離婚了,她做了那么多惡毒的事,還騙了自己這么多年,他沒有懲治她,已經是看在相處這么多年和兒子的份兒了。

    “你什么時候來的g市?”應博弈問她,她這次來g市是想做什么?不會還對自己兒子有什么幻想吧?

    “幾天前,和哥哥一起來的。”因為他是應天爵的父親,以后說不定是一家人呢,蕭君對他很是恭敬。

    “能告訴我你這次來的目的嗎?如果你是因為應天爵才回來的,我希望你還是收手吧。”應博弈對她說道,現在應家已經夠亂的了,他不希望再發生什么亂七八糟的事。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