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34-37997513/

第91章 她是情人的升級版
    白伊咬了下唇,黝黑的小眼珠轉了轉,婉轉的說道:

    “應總,你身的氣勢那么恐怖,去我家萬一嚇到我的家人怎么辦?”

    “下個星期六去吧。”他沒搭理她的話,直接甩了一句時間過去。

    “……!”下個星期六?這么快?!白伊覺得自己要死了……

    自己好幾次在他面前撒謊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揭穿,他這么一個敏銳睿智的男人,哪里那么容易騙過他?

    此時是再美味的東西,吃在白伊的嘴里也一點胃口都沒有了,可在他面前還不得不裝著吃得很香的樣子。

    整整一晚,她都有些游神,心里的恐慌擾得她很不平靜,自己是不是該找個機會回白家一趟?她想,白建黎應該是會想辦法幫自己的吧?tqr1

    應天爵要是知道自己是他前妻,說不定他會認為自己是在戲弄報復他,自己難逃他的魔爪,是一定的了,還可能一氣之下直接滅了白家的生意呢。

    白建黎是一定不想發生這樣的事的!

    這個壞蛋,他為什么突然說要去自己家了?

    因為看了那張照片嗎?

    白伊很苦惱郁悶,她真是給自己挖了個坑,自己跳下去,再自找死的把自己給埋!今晚為毛線要帶他樓來啊?!

    半夜時,還蹲在樓下應天爵門口的安盈盈,一臉的陰沉恐怖,在那悠長寂靜的走廊里,看著很是慎人!

    應天爵是故意不回來的吧?說不定他現在早躺在哪里舒舒服服的睡覺去了!

    該死的男人,他難道沒有一丁點的憐香惜玉之情嗎?外面都在傳他有了個情人,那個情人到底是誰?!

    憑應家和安家的關系,自己還有他老媽做后臺,自己才是最適合站在他身邊的女人!

    至于他身邊的其她女人,哼,要么是貪圖他的錢財,要么是一群貪圖名利的戲子,哪里配跟他結婚了?!

    自己要在這里等一晚嗎?很明顯,那個男人今晚不會回來了,不如……自己先去附近酒店休息著,等到明日一早再過來這里?

    安盈盈站起身,立馬向電梯走了去,這里連一個人氣都沒有,誰敢在這里待一整晚?

    這一整層樓不會只有他一個人住吧?!

    第二天

    因為這里沒有傭人過來做早餐,白伊只能早起去準備早餐了,應天爵一大早坐在沙發,一邊喝著她剛泡的清茶,一邊翹著二郎腿看電視,看去一副皇帝老爺的享受模樣!

    應天爵自從接管了公司后,便自己搬出來住了,在應家時,家里雖然人多,卻并不是那么和諧,他父母的關系,從他們兩人結婚到現在一直都很不好,搞得家里極是冷清。

    他還不如自己一個人在外住的自由!

    他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冷漠生活,可自從和這個女人同居后,他好像有些依賴了這種溫馨感。

    “再給我加點水!”他向廚房里的女人叫了一聲。

    在廚房里忙著做早餐的白伊,深吐了口氣,回了一句:“應總,飲水機在你的左邊,五步路!”

    懶人能懶到什么程度,看應天爵知道了,他是典型的皇帝老兒姿態!

    “快點給我加水!”某人靠在沙發,動都不想動一下的再叫了一聲。

    白伊很無奈的從廚房走了出來,走到沙發前怒視了一眼某男人,拿起杯子,乖乖的去給他加水,嘴里卻不滿怨念道:

    “為什么我不僅要給你暖床,還要身兼保姆職責,更要像個丫鬟一樣的伺候你,忍受你的暴脾氣?哪個情人像我這樣可憐?”

    應天爵聽到她的抱怨,唇角微微彎著,回道:“你是情人的升級版!”

    “啪!”她將杯子重重的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很明確的告訴他:“我要縮短時間!”

    呵……這女人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還敢跟自己摔東西,講條件了?

    “你這段時間頻頻的讓我心情不爽,你覺得我會放你走?”他不冷不熱的反問。

    白伊咬了下唇,“我已經很努力在討你開心了!你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很容易生氣嗎?”

    要讓他完全不生氣,每天掛著一張笑臉,那抽干西湖的水還難吧?!

    “別廢話!去做飯,別影響我心情!”一聽到她說想要離開,他心情已經很不爽快了起來。

    見他又不高興了,她也不敢再說下去,只能忍著氣惱回了廚房。

    經過剛才的事兒,某人又一早沒跟她說一句話,在去公司的車也一樣,他整個人冷漠得像一塊千年玄冰似的,讓坐在車里的人感覺壓抑極了。

    白伊默默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犯愁,她真的已經很努力在配合他,討他歡心了,可每次一說起離開的事,他暴怒了……

    到了公司里,每個同事見到白伊,都十分殷勤討好的跟她打了招呼。

    可這種感覺會讓人很不安,像現在的你是站在金字塔的頂端,四面八方的人都陽奉陰違的來追捧你,一旦你摔下來的那一刻,他們會把你狠狠踩死……

    她現在甚至已經有點怕那一天了。

    “小白,今天有個外景,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慕斯向她走了過來問道。

    她現在已經是公司里的正職攝影師,她又這么喜歡攝影,他想給她多一些機會去鍛煉。

    “外景?是去哪里?拍什么?”白伊很感興趣,每天班悶在這里,好憋得慌。

    “一個名模張嵐的外景,在御景園。”慕斯說道。

    御景園,是g市最大且十分有名的影視基地之一,那里有很多的場景,無論是拍哪個朝代,都可以去那里,在那里,隨隨便便可以看到很多大明星!

    白伊當然聽說過御景園,只是普通人不能隨意進去,她一直都很好,那些拍戲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啊?

    這次終于有機會可以進去看看了!好興奮……

    “我們現在出發嗎?”白伊立馬問他。

    “當然,不過,你要不要向某人報備一下?”慕斯指的是應天爵,他要是找不到小白伊的人,后果可是很嚴重的!

    “我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兒,他應該不會說什么的,我們快點出發吧!”她去拿了自己的相機,抓著慕斯向外面走了去。

    她是故意不想告訴應天爵的,如果有機會,她想趁著出外景的機會,見一見白建黎。

    午,應天爵正好也不在公司,跟一個客戶去打高爾夫了,本來是想叫白伊的,一想起她早說的話,還是打消了念頭。

    他和客戶剛到了半島酒店后山的球場,很不湊巧的,居然遇了一個并不怎么想遇的人——白建黎!

    應天爵占了白家海信證券的百分之二十股份,兩家到現在雖然還屬于合作者,但因為解除婚約的關系,兩家除了公事公辦外,每次見面都有一種隔閡的尷尬。

    “白總,好久不見。”應天爵跟他客套的打了一聲招呼。

    跟白家女兒結婚一年,他除了心心念念在找另一個女人外,他連自己新婚妻子的名字都不知道,也沒有人告訴過自己她叫什么,沒有人說,他自然也沒那個情趣去問。

    那樣將她丟在一棟別墅里,從來沒有去管過她,好像自己從來沒有結過婚一樣,為了利益嫁給自己的,他不感興趣!

    白建黎突然見到應天爵,想起白伊現在在他身邊,還做了他的情人,有些難堪與心虛,他很不自然的皮笑肉不笑道:

    “的確是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會在這里碰應總!”

    跟著應天爵一起來的張總,知道他們是合作伙伴,便提議說道:“既然兩位這么巧合的碰了,一起來一場賽如何?”

    “這個……今天恐怕不行呀,我這邊還有一位朋友,要商談些事呢,改天吧!”白建黎立馬回絕。

    他和應天爵真沒什么好聊的,特別是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很怕聊著聊著,萬一扯到那個孽女身了怎么辦?

    應天爵巴不得他立馬回絕,笑著告辭:“既然如此,那我們先走一步了!”

    錯開了后,張云飛與應天爵來到球場,一人開了一桿球后,兩人在廣闊的球場徐步走著,張云飛說道:

    “應總,這部電影的投資,我只想讓一個新人進入娛樂圈,還請應總給個機會啊!”

    “新人?張總又看哪個女人了?”應天爵輕笑。

    張云飛也笑了起來,毫不避諱的說道,

    “最近的確是被一個女人迷住了,我看她各方面都還不錯,應該是個可栽培之才,如果應總能再給個機會,簽下她的話,張某愿意為她傾盡財力。”

    張云飛和應天爵認識多年,兩人雖算不朋友,卻是很好的生意伙伴,應天爵聽他這么說,劍眉微挑,冷笑:

    “張總,你在商場也混了這么多年了,若是被一個小丫頭算計了,那可是天大的笑話!”

    “我如果能有將她捧天的能力,有將她打入地獄的能力!”張云飛走到了球前,用力一桿子揮了出去。

    這顆球如同他口的女人一般,聽話一點,便可以多享受些飛翔的感覺,若不聽話,他會讓她體驗一下從高空狠狠墜落的刺激!

    應天爵向前面走了去,丟下一句:

    “既然我們合作了這么多年,機會我倒是可以給,不過,我要先見人,我可不簽無用之才!”

    “當然。”

    張云飛見他給機會了,感激不盡,白雪,總算可以給她一個交代了,為了這事,自己都被她纏了好一段時間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