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944-38258518/

第137章 葛大龍?不,我叫齊楚!
    一個大型企業老板,凌晨詢問陌生電話號碼,處處透漏著蹊蹺。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出于職業習慣,李所第一時間想到出獄后,居住在南關的尚六。

    親身經歷化工廠事件、尚武事件,他知曉尚六跟葛小天之間的恩怨!

    作為大毒販的弟弟,即便沒參與以前的事,余孽也肯定會找他!

    除惡務盡!

    因此有數名干事在進行監視。

    而事實上,前段時間尚六確實與南越通過電話!

    不過,大網還未撒開,一個來自香江的投資團,竟然與尚六頻繁接觸。

    事情就變得復雜了。

    很快監視人員傳來消息

    尚六今天又與那個來自香江的投資團混在一起,目前雙方全都在運河古鎮!

    肯定有問題!

    李所當機立斷,帶齊人馬殺過來。

    然而……

    ………………

    換乘戰艦,速度并未提升多少。

    三十米的大家伙,實在太笨拙了。

    但轉入大運河,遇到冰封的河面,相對于輕巧箭船,巨大優勢立馬體現出來。

    與此同時。

    汽貿城與濟市星月灣的安保人員,也陸續抵達運河古鎮。

    由于對方手里有人質,眾人沒有立刻前往河邊,而是蓄勢待發。

    可是……

    當龐大戰艦裹挾著淤泥擱淺在堤壩,佇立船頭,遙望遠處,葛小天愣住了。

    荒蕪遼闊的大地上,十幾堆篝火隨風躍動,四周影影綽綽,數不清的男男女女伴隨激昂音樂賣力扭動。

    凌晨三點!

    墳頭迪斯科么?

    戰艦隱于黑暗中,‘舞會’又無比喧鬧,乘風破冰的巨大動靜沒能引起人們注意。

    直到葛小天領著龍虎兄弟走進場內……

    “嚯,今晚的貴客到了!”一名管家模樣的中年人關掉音樂,拿起麥克風,“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葛家村首富,葛小天葛先生的到來!”

    “喔噢!”

    男男女女們全都歡呼鼓掌,亦真亦假。

    葛小天微微皺眉,打量四周。

    篝火西側,數輛餐車一字排開,啤酒、蛋糕、奶酪、瓜果……豐盛至極!

    旁邊還有幾個烤箱,火苗正旺,滋滋啦啦烘烤著肉串、全羊、乳豬、牛腿等等。

    北側布置了十幾套精致的歐式桌椅,席間,李所跟幾個干事苦笑著打個招呼。

    坐在其中的齊菲菲見狀,立馬起身相迎。

    “你終于來了,小心點!”

    “嗯?”葛小天很懵,努力調整適應,可依舊搞不懂這特么到底在干嗎?

    “葛大龍來了!”

    “抓他……”

    話未說完,一名身材高挑的骨感女子,領著幾名侍者走過來。

    “葛先生,久聞不如一見,果然帥到迷人吶!”

    嘶啞的粗嗓,熟悉的聲音,怪異的結合體,讓葛小天想到瑪麗同學,心中不但沒有驚駭,反而差點笑噴,“葛大龍?”

    “嗯?葛大龍是誰?葛先生您的哥哥么?”

    “不,葛大龍就是一坨屎!”

    女子臉色一僵,語調飄忽,竟然變得有點悅耳,伸出右手“認識一下,我叫齊楚,菲菲的表姐,來自香江!”

    不等葛小天回應,一直淑女形象的齊菲菲率先開罵,“放皮,我根本就沒有表姐!”

    “表妹還是那么火辣!”齊楚收回沒能握在一起的右手,掩口一笑“葛先生,里面請?”

    “老子很忙,沒時間在這扯皮,有事直接說吧!”葛小天快吐了。

    他想過葛大龍改名換姓,也想過改頭換面,但萬萬沒想到,超級套餐全做了!

    “呵呵!”齊楚笑容收斂,微微側頭。

    “你好,葛先生!”一名瘦弱青年走上來,“或許咱們很面生,但確實是老朋友,化工廠尚六,尚武的弟弟!”

    葛小天微微頷首。

    他早就見過尚六的照片,記得大概模樣“出來了就好好過日子,有些事情一旦參與,可就再也無法回頭!”

    “哦?”尚六似笑非笑,“確實!就像人死了不能復生,可悲可嘆!”

    葛小天拉開椅子坐下,事情如此古怪,他也不著急走了。

    點支煙,有心將槍決補三槍,火化坐起來,半路骨灰迎風飄的段子加在尚武身上講出來,激怒尚六,但感覺拿死人開玩笑有損陰德。

    “好自為之吧,別給別人當條狗,到頭來啥事都沒做成,還讓老尚家絕了后!”

    “你!”

    齊楚將暴怒的尚六按在椅子上,“葛先生,聽說您的保鏢很能打,不知今天能否切磋兩把?”

    “我的保鏢可不是免費苦力!”

    “一百萬,誰輸誰拿!”

    葛小天默不作聲,李虎飛撲而上,齊楚飛快后退,一名燒烤牛腿的壯碩男子起身迎戰。

    兩人拳腳相向,硬碰硬,發出陣陣悶響。

    可惜,李虎仗著強悍體魄,愣是抗住攻擊,一拳轟在對方鼻梁上。

    齊楚笑呵呵的取出一張磁卡放在桌面上,隨后指了指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壯碩男子,“太廢了!”

    另一名燒烤男子走上前,揮手將小指粗細的鐵釬插入失敗者喉部。

    葛小天把卡片丟給李虎,看到這一幕心中訝然,抬頭看向李所。

    突如其來的變故,那邊也有些懵,等反應過來……

    “人是我殺的,我自首!”殺人者說完,抽出匕首抹了自己喉嚨。

    鮮血拋灑,熱氣騰騰。

    齊菲菲尖叫著抱住葛小天,白眼一翻,暈了。

    圍著篝火跳舞的男男女女,對這邊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該干嘛干嘛。

    李所等人連忙跑上來……

    齊楚示意管家處理這事,臉上帶著莫名其妙的笑容,“葛先生?”

    葛小天搖搖頭。

    這示威玩的也太低端了吧?

    “難道你想表示,想要殺我只是付出一個手下而已?”

    “不不不,我可是個合法商人!”

    “呵呵,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葛大龍,你還背負著四條人命呢!”

    “葛先生,您誤會了,我真不認識葛大龍,鄙人齊楚,齊輝唯一繼承人!哦,齊輝是誰?我父親,齊菲菲的舅舅,我有的是文件能證明自己身份!”

    葛小天看向李所,對方很是無奈。

    “是么?齊小姐,你讓我很意外,但是呢,人生也有很多意外,比如……”葛小天指向天空。

    轟!

    一顆足球大小的滾石從天而降,砸在無人看守的燒烤攤中,濺起無數火花。

    滾石去勢不減,轟進后方餐車,留下一個巨大破洞。

    “比如天災!”

    葛小天死死盯著齊楚雙眼,“好好想想,千辛萬苦整成這副模樣,突然來上一下子,那畫面……嘖嘖!”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