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16-38257770/

0707:奪艦
    0707:奪艦

    天下沸沸,整個大陸都在打戰,每天都有人死去。

    肖辰自認不是救世主,所以,他只關心自己在乎的人,至于其它人被殺還是被吃掉,他都管不著了。

    可是,雖然這么安慰自己,但肖辰心里卻久久地難以平靜下來。

    懸浮艦升到高空后,以勻速前進,艦里的人都各司其職的在自己工作崗位上忙自己的事,除了兩個雜勤兵偶爾給駕駛員和炮手等人送點茶水吃食,其它人都很少走動。

    在貨艙里休息的肖辰和小余也沒人來理會他們,他倆也沒什么話講,吃過一些東西后,小余又抱著蜷縮的雙腿,昏昏沉沉地打瞌睡。

    過了大概六小時,三個押貨員進來檢查貨物,他們主要是看固定每個貨架上的貨物有沒有松動。

    那三個押貨員第一次檢查貨物的時候并不認真,他們說說笑笑的走到一起,敷衍了事的轉了一圈就離開了,這或許是因為太熟悉這個工作而產生的麻痹。

    肖辰和小余坐在角落里,那三人似乎沒有看到他們,有說有笑地走開。

    肖辰聽人說過,這三個高級召喚師每六個小時巡視一次貨物,在接下來這六個小時,他們可以在貨艙里隨意活動。

    自由是自由,可是,在懸浮艦上無法聯線上網,肖辰想上網練練英雄也不成。

    之前那六個小時,肖辰在王者系統里已經呆夠了,現如今上不了網,在系統里也呆膩味了,他都不知道該干什么好。

    小余只要有吃的,她可以靜靜地獨處幾天,比起肖辰還要耐得住性子。

    在貨艙走了一會,肖辰活動了一些手腳,閑逛了一會,他又回到小余身邊,掏出一本書來看。

    之前那六個小時,肖辰就看了一會這本《上陽臺帖》,里面的劍意太足,他不能多看,否則精神力消耗太大,不利應付突發狀況。

    看了一會《上陽臺帖》,休息一會,靜等精神力恢復,肖辰覺得無聊時,就會找出其它的書來看一會。

    找了些事件打發時間,六個小時不知不覺的過去了。

    當貨艙的門再次被打開,三個高級召喚師說說笑笑地走進來的時候。

    肖辰猛地站起來,他正好在吸收意念珠,見人進來,忙將意念珠收起來。

    感受到肖辰的緊張,在貨艙亂跑的肥貓突然跑過來,哐當一聲,它弄出了些聲音。

    “誰?是誰在那里?”那三個高級召喚師立刻喝問道。

    “出來,快出來,再不出來,休怪我們不客氣。”另一個召喚英雄上身,手上隱隱傳來技能的元素波動。

    “我出來了,出來了……”肖辰朝小余扮了個鬼臉,臉上滿是笑意,嘴里出現的聲音卻是略帶惶急的討饒聲。

    小余捂著嘴巴偷笑著,看著肖辰表演。

    “你是誰?”一個召喚師看著肖辰,疑惑地問道。

    “我是召喚師分會的押貨員……”肖辰點頭哈腰的說道。

    “你就是那個遲到的押貨員?”那人哼了聲,好像有點不高興的樣子。

    “是我,是我,因為突然提前了時間,我才遲到了一會,好在趕上了戰艦……”肖辰陪笑著。

    在別人懸浮艦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肖辰抱著能糊弄過去就糊弄過去的想法,所以故意做出這副窩囊樣。

    “怎么,聽你語氣,你反到怪起我們來了?”那人陰陽怪氣的說道。

    “沒有,沒有,我哪敢啊?”肖辰忙道。

    “不敢就好……”這人冷哼一聲,話沒說完,感覺到身后有人拿東西在捅他,他回頭一看,只見一個同伴正在跟他打眼色。

    “怎么啦?”這人語氣不爽地問道。

    “你看那……”同伴指著站在貨架旁邊的肥貓道。

    “一只寵物而已,大驚小怪什么?”這人哼了聲,不過,他看肥貓的眼神有些不對,不過,好歹是同伴,他雖然羨慕,卻并沒有起惡意。

    “那是靈獸龍貓。”同伴小聲說道。

    “我知道,我認識它是龍貓。”這人又哼了聲。

    那個同伴干脆說道:“你看他的衣服里面,好像是黃金裝備,我瞧他不懷好意啊。”

    那個同伴的意思很明顯了,一個小城押貨員的一只靈獸,找個借口干掉他,然后搶了靈獸。

    “你到底是誰?混到懸浮艦上,究竟有何企圖?”

    這人也看到肖辰的衣服里隱隱有流光溢彩在流轉,這顯然是黃金級以上裝備發出的光芒,一般的召喚師哪里穿得起?

    那個小城的召喚師協會早就名存實亡,稍有實力的召喚師,不是被殺就是被征召入伍,像肖辰這種能夠穿得起黃金級裝備的人,非富則貴,這種人怎么可能是炮灰級的送貨員?

    要知道,這艘懸浮艦,到了飛騰城之后,可是不會回轉的,艦上的都會被安排其它的工作。

    “我就是分會的人啊?”肖辰忙道。

    “還想欺騙我們,哼,你真當我們是沒見過世面的低級召喚師啊?”這人怒叫道。

    肖辰剛才也聽到那人提醒的話,心知隱藏不下去了。

    “既然被你們發現了……”說著話,肖辰抬起頭,露出一個古怪地笑意,道:“那你們去死吧。”

    話沒有說完,肖辰突然輕輕地一揮手,一道無形劍氣噗地一聲,將離他最近的這人的腦袋上開了一個洞。

    傳送光芒瞬息亮起,肖辰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又是揮手一擊,另一個高級召喚師急速向一旁避讓,可是這么近的距離根本避讓不及。

    而且,這位本能的避讓,卻根本不知道避讓什么,他只跨出半步,噗的一聲,他的胸口出現一個劍孔,血水飛濺出一米多遠。

    另一個召喚師在肖辰出手時就警覺地后退一步,手中元素力量急速凝聚,肖辰又是一揮手,此人顧不上技能大招沒有緩沖好,他連忙向旁跳開。

    就在這里,噗噗噗,此人身上出現了幾道深深地刀傷,最后一記劃脖之斬,差點將他的頭顱斬了下來。

    一直潛伏在附近的小余及時出手,如閃電般的幾次揮斬,瞬間將之擊斃。

    肖辰正準備給此人一記劍氣,見到小余快速地圍繞著他轉了兩圈,連忙將劍氣甩向第二人,此人雖然中了一劍,卻并沒有斃命,正倉皇地向外跑去。

    噗,劍氣從第二人的背心穿刺而過,劍氣勁力尚存,打在一個貨架上,將貨架上的一根柱子射斷,里面的貨物突然掉落下來。

    就在這時,貨艙里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肖辰驟然看向閃爍的警報燈,沉聲說道:“既然被發現了,小余,將剩下的人全部清理掉。”

    懸浮艦上到處都是監視器,肯定是駕駛員瞧見肖辰殺人滅口,發出全艦警報聲。

    “是,少爺……”小余答話間突然躍起,連肖辰都沒看清她的活動軌跡,她已經冒著淡淡地紅霧,從貨艙門口處消失。

    “這個小丫頭,看起來還不錯的嘛。”肖辰笑了笑,信步走向另一個方向,那里是左炮室。

    這個時候,肖辰不擔心艦上的人反撲,只是擔心他們將懸浮艦給炸了,當然,就算懸浮艦被炸,他和小余也會無事,只不過,他們就沒了交通工具了。

    剛剛出了貨艙,迎面跑來兩人,正是炮室的炮手,這二人端著沖鋒槍,看到肖辰后沒有開槍,反而急問道。

    “發生了什么事?”

    肖辰不慌不忙地笑道:“有人死了……”

    “誰死了?”那人話還沒問完,噗地一聲,胸口中劍,當場倒斃,另一個啊啊大號,扣動板機,只發射了幾發子彈,又是一道無形的劍氣,將之射殺。

    “這個異能技劍氣簡直強爆了,這么強悍,還沒有使用限制,簡直不得了了……”肖辰看著自己的手,一邊嘀咕,一邊走進左炮室。

    剛剛進門,一道冰刺射來,肖辰從容后退,在間不容發的時候,手腕一甩,又是一道劍氣飛出,瞬間在那個低級召喚師的脖子上射出一個大豁口。

    肖辰不慌不忙地走進去,看了眼那個捂著脖子倒下,此人沒有替死回城牌,就算有,低級的也無法將之傳送出去,所以,他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有點死不瞑目。

    肖辰順手將左炮室關上,以免有人來此將室里的炮彈引爆,為此,他還特意加了把鎖。

    肖辰沒有管其它的人,他直接來到駕駛室,只不過,在飛行過程中,這個門一直被反鎖著。

    肖辰一連射了幾道劍氣,將駕駛門射出一些劍孔,一時間卻難以將此道門打開。

    甩了近百道劍氣,肖辰感覺到有些疲憊,他看了看時間,心想這樣下去可不行,時間拖得越久,變數越大。

    心里頭越來越著急,肖辰猛地一拳打在門上,發出哐當響聲,厚實的門依然巍然不動。

    突然,肖辰想到一個辦法,他趕緊將神搜儀拿了出來,對著大門掃了兩下,神搜儀立即給出解決方案。

    原來像駕駛室這種重要部門的大門,都有八個銷子卡住,要么用鑰匙開門,要么將八個鎖銷破壞才行。

    八個鎖銷分別在門的八個方位,關上門后,這八根鎖銷連接咬死,如蛛網一樣將門保護起來。

    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