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986-38257816/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不會那么便宜他的
    沈天云和蔣耀的速度非常快,這搏命一般的奔逃,讓他們的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潛力。

    大約跑了三里多地,沈天云才略略轉頭,觀察后面的情形。

    “師父,好像沒有追來!”蔣耀也感覺到了,便低聲說了一句。

    “那就好,那就好!”沈天云微微吁了一口氣。

    那個葉凡太恐怖了,自己使用最強大的絕招,也無法將他重創,反而還激起了對方的怒火。

    丫的,鬼曉得那個年輕人的實力居然那么嚇人。

    如果知道是這樣子的,打死他都不會護短了。

    一個蔣耀而已,就算自己再如何欣賞他,可是跟自己的性命一比,他連屁都不是。

    有的人就是這樣,后悔的時候才知道什么是怕!

    “嘿,兩位,你們怎么跑得這么慢?”

    忽然,一個年輕人從一塊大石頭邊上走了出來,一只墨色拳爪紅光閃爍,就像照明的點燈一般。

    “葉……葉凡!”

    沈天云的眉毛猛地抽抽,心中冒起深深地恐懼。

    原來,葉凡并不是沒有追來,而是一開始就看出了他們逃跑的方向,提早一步在這里等他們了。

    “葉先生,今天的事情恐怕只是個誤會。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如何?對了,你提出的要求我全部答應,今后再也不會違逆你的意思!”

    沈天云住著拐棍,微微躬身說道。

    “說的好聽!”葉凡不屑地撇了撇嘴,“前面你下殺手的時候,怎么不想到這個是誤會?再說了,這不是誤會。”

    “你……”

    “不說廢話了,先接我這一招再說!”

    葉凡冷冷一笑,竄身飛起,伸手抬起墨色拳爪,對著沈天云轟去。

    “葉凡,你不要得寸進尺!老夫已經低頭,你何必鬧得不死不休?”沈天云如同驚弓之鳥,連忙高聲叫道。

    “晚了!”葉凡的拳頭上瑩出一道紅色的龍紋拳印。

    只不過這一次,這顆拳印遠遠沒有剛才的體積恐怖。

    可是饒是如此,也依舊令沈天云和蔣耀恐懼。

    “好好好,你要想取老身的命,也得付出代價!”

    沈天云臉色蒼白,用力一錘自己的胸口,朝劍爪上噴出一口精血。

    他知道對方不會放過自己,索性拼死反擊,施沈之前的絕招,也對著葉凡轟去。

    葉凡嘿嘿笑了笑,眼睛暴睜,紅光閃閃的雙眼極具光華。

    “一樣的招數,你以為我會連吃兩次嗎?”

    葉凡嘴角微微一咧,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

    “喝!”

    葉凡低聲一喝,體內的武勁如海潮一般向墨色拳爪上涌動。

    “嘩啦啦!”

    只見墨色拳爪紅光一閃,甩出十幾條艷紅的武勁,宛若蜘蛛網一般將沈天云圍困在中間。

    沈天云大驚失色,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紅色的極致武勁給困作一團。

    “把你打飛!”

    葉凡大喝一聲,無數道細絲形成的圓圈緊緊地收縮起來,紅得發亮的拳爪猛地揮出。

    “小輩,你真要與我沈家不死不休?”沈天云駭然無比,將所有武勁盡數催動。

    “劍爪凌天!”

    沈天云眼中閃過一絲決然,指尖的劍指全部斷裂開來,翻扭著將他從束縛中扯出。

    可是,葉凡的拳頭轉瞬即至,沈天云無法躲避,只能揮拳反擊。

    “噗嗤”一聲,一大片的血水從空中散落,化作血雨,淋在地面上。

    沈天云一身狼藉,左臂只剩下一個深深的血洞。

    “好好好,小輩,今日斷臂斷指之仇,我遲早會來找你了卻!”

    沈天云腳下用力點地,瘋也一般的向天邊逃竄。

    葉凡想要追擊,奈何體內武勁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即使追到對方,恐怕也無法將其格殺。

    “可惜!”葉凡長嘆一聲,緩緩地躍回地面。

    被師父拋棄的蔣耀完全傻眼了,他見葉凡朝走來,身體頓時發羊癲瘋般劇烈的顫抖起來。

    “葉……葉先生,饒命……”

    “有什么話,跟許婷說吧!”葉凡催動武勁,包裹住蔣耀,頓時讓他動彈不得。

    隨即,葉凡提起蔣耀,朝著遠處的林子躍去。

    此時,潘雨煙服用了葉凡給的草藥,已經可以勉強行走了。

    忽然,一道黑影從天而落。

    “葉凡!”潘雨煙看清楚來人,頓時大喜。

    “雨煙,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們快走。”葉凡拎著昏迷過去的蔣耀,低聲說道。

    “嗯!”

    葉凡點點頭,空出另外一只手抱住潘雨煙,腳下輕輕一點,朝遠處的靈康鎮掠去。

    此時,在靈康鎮的一座廢棄小樓房里,董玥君、李若昕焦急的走來走去。

    許婷坐在角落,兩只手合在胸前,臉上的神色十分擔憂。

    “董小姐,李小姐,你們說葉凡和潘小姐會不會有事兒啊?”

    “不會的,葉哥很厲害,肯定不會有事兒的!”李若昕勉強一笑。

    可是,她的兩只手微微顫抖,顯然沒有太大的底氣。

    董玥君搖搖頭,語氣比李若昕堅定許多,“沈家的人就算是隱世古族,也不會有人是葉凡的對手,你們都放心好了!”

    她對武道的見識比李若昕多得多,更不是許婷這個普通人可以比的。

    林軒毅的奶奶沈碧瓊曾經說過,葉凡一旦突破九倍極限,恐怕連十倍極限的武者也少有是他的對手。

    由此可見,葉凡越級戰斗的實力非常強橫,尋常的九倍極限武者,不可能與他為敵。

    而且在葉凡出發之前,潘雨煙給出的情報,說的明明白白,東越隱世古族的老祖,在三十幾前就到了九倍極限巔峰。

    以他一百五十多歲的高齡,沒多少年好活的了,這輩子都十倍極限無望。

    這種老家伙,怎么可能打得過葉凡?

    董玥君堅信這一點!

    “我好怕。”許婷長吁短嘆,“要不是因為我,你們也不會置身險地。要是葉凡有個三長兩短,我……我一輩子也無法原諒我自己!”

    董玥君捂嘴一笑,走到她身邊,小聲安慰“許小姐……”

    誰知話還沒說完,三道黑影從窗外掠了進來。

    “噗通”一聲,其中一道黑影被丟到空地中間,狼狽的倒在地上,掙扎不起。

    “呵呵,許婷,你對我這么沒信息?”站在窗口的黑影淡淡一笑,將懷中的女人放下。

    “葉凡?”

    “葉哥,你終于回來了!”

    房間里的三人看清楚黑影的模樣,頓時大喜。

    “蔣耀我帶回來了,你想怎么對付他隨意,不過最好留他一條小命,我們還要交給法院審判。”

    葉凡對許婷笑了笑,又招呼董玥君和李若昕一聲,牽著潘雨煙離開房間,來到小樓下面一層。

    李若昕會意,拉著董玥君跟了下去。

    許婷死死盯著地上的蔣耀,眼中頓時泛起一層霧氣,緊接著便是騰騰的烈焰。

    “你……是……是你!”

    蔣耀艱難的抬起頭來,看著許婷,嘴角微微張開,“小婷,我……我是蔣耀啊,你快救救我!”

    “救你?”許婷滿臉冷意,“你在害宏明的時候,就沒想過今天嗎?!”

    “宏明……宏明不是我害死的,肇事司機不是要判刑了么?他才是兇手,宏明的死跟我一點關系也沒有!”

    蔣耀連忙高喝。

    “是嗎?”許婷冷眼微瞇,從身邊的袋子里取出所有證據,其中還包括了幾段錄音。

    蔣耀聽完這些錄音之后,神色大亂。

    “該死,這個該死的蠢貨!”

    “承認是你做的了吧?”許婷咬牙怒喝。

    “是又怎么樣!”蔣耀使勁全身力氣從地上坐了起來,面露猙獰“許婷,要怪就怪你不識時務!

    宏明有什么好,跟我比他差得遠了!我看上的女人,我得不到,別人也別想得到!”

    “所以,你就害死了他?”許婷的身體顫抖起來,聲音變得十分哽咽。

    “哼,撞死他算便宜他了,若不是我在泉港還有許多要緊事,我會把他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讓你自己遠離他!”蔣耀怒聲重喝。

    “咔嚓!”

    就在這時,房門忽然打開,葉凡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冷冷看了一眼蔣耀,徑直走到房間另外一頭,從一個廢棄的木柜子上,取下一個微型攝影機。

    “好了,最直接證據也拍下來了,接下去你可以隨意發揮。”葉凡收好攝影機,從腰間拔出一柄匕首,遞到許婷手中,“別弄死就行。”

    “嗯!”許婷的手微微顫抖,一步一步朝蔣耀走去。

    蔣耀懵了,心中大駭,可是他的武源丹田被葉凡廢掉了,手腳又被五花大綁,根本無法反抗。

    “你們……你們這些卑鄙的人!許婷,你最好不要動我,否則我背后的勢力一定會將你全家碎尸萬段!

    還有你,葉凡!別以為你有九倍極限巔峰的戰力就了不起,這個世界上比你厲害的人多了,你要是敢傷害我,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喲,還威脅我呢?”葉凡冷冷一笑,“我承認比我厲害的人很多,但是你不在其中。許婷,我們時間有限,只能給你半個小時。”

    “夠了!”

    許婷的喉嚨里發出一陣低沉的咆哮,當即舉著匕首沖向蔣耀。

    葉凡走出房間,合上房門,武勁透體而出,將房間里的聲音隔絕開。

    可是,他依舊能感受到里面傳來驚怒的大吼聲。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吼變成了痛苦的嘶鳴。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