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599-38257485/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戰前夕!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戰前夕!

    “師尊,徒兒就知道你沒有死。”

    “踏天!”

    與此同時,殷家和夢家的長輩小輩,楚藍靈,夏淺淺,牧傾城,冷冷冷等人,均是滿帶欣喜的迎了上去。

    “這古踏天不是已經死了嗎?為何如今活生生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對啊,攬明月少宗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現場百萬蒼生,無論是世家族長,還是小輩,均是將視線投放在古踏天身上,透著錯愕和無法理解。

    “踏天,之前那尊地魔皇將你拖入深淵,你是如何逃出來的?”

    與此同時,攬明月也隨之沉聲問。

    “地魔皇舍不得吃我,放我離開了,嗯,就是這樣的。”

    古踏天隨口敷衍道。

    這話,頓時讓在場諸多長輩額角都是黑線。

    他們顯然是不相信的,不過見古踏天不想如實相告,也懶得刨根問底罷了。

    “攬明月少宗主,這地心有地魔怪作祟,那我們要不要及時撤離,將比試的場地換個安全的地方呀!”

    “對啊,地魔怪那么厲害,而且聽你的說法,那只吞噬古踏天的地魔怪,修為至少達到了魔皇的范疇,這可是魔皇呀,我們如何是對手?”

    與此同時,在場的諸多國度世家的族長憂心忡忡的道。

    武皇境的地魔皇,若真的從地心跑出來,在場的人,恐怕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

    “這個…”

    攬明月也是柳眉緊蹙,遲疑不定。

    “撤離什么?我們武道修煉者,哪一天不是在刀尖上行走,區區一只地魔皇罷了,來了的話,我們在場百萬蒼生,殺了它還不是輕而易舉?”

    “不錯,縱觀整個羅浮神國,能容納百萬蒼生的廣場就靈山腳下這一個,若換地方,倉促之間,根本找不到合適的考核比斗之地。”

    拜九玄和摩柯天當即反對。

    反正就算地魔皇真的來了,大家打不過,以他們的修為和神通,也能及時的跑路。

    至于在場百萬蒼生的生死,關他們什么事?

    哪怕死的再多,三年之后,又有天才誕生,他們繼續來招人就是了。

    見兩大門派少門主都表態了,在場百萬蒼生最終也是紛紛保持了緘默。

    古踏天也不打岔。

    因為那尊地魔皇已經被他重創,短時間內不可能出來作亂了!

    “古踏天,你娘到底是如何從天心塔里跑出來的?你是不是偷了我們神國十八個世家的天子卷?”

    凝視著殷素素和古成業親親我我模樣,神緣戰天眼里都是羨慕嫉妒恨。

    這方質問,頓時讓在場無數的世家紛紛側目,看向古踏天的眼神充滿了質疑和怒火。

    這天心塔里面蘊含了十八卷天子卷的能量封印,想要打開天心塔,唯一的辦法就是湊齊十八卷天子榜。

    “哼,原來真的是你小子偷了我們的天子榜,混賬!”

    “古踏天,你好歹都是我們神國數得上號的無上天才,就會干這種鼠竊狗偷之事吧?”

    “古踏天,你可知道這天子榜對于我們來說,是何等的重要,不但是權勢和身份的象征,更能鎮壓氣運,如今天子榜沒了,你要如何賠償?”

    諸多神國的世家大佬紛紛怒斥起來。

    但也有少數知道古踏天恐怖的底蘊,保持了緘默。

    而殷家和夢家的小輩長輩,乃是古成業,殷素素也紛紛側目古踏天。

    “古踏天,你給我跪下,如一條狗似得跪在地上,為了你鼠竊狗偷的行為贖罪,然后將天子榜交出來,否則的話,今日天上地下,都沒有人能拯救得了你。”

    拜九玄和摩柯天趁勢大言不慚。

    “拜九玄,摩柯天,哪怕真的是古踏天拿走了天子榜又如何?我凌云仙宗力挺他到底,你們兩個門派想如何?”

    攬明月強勢的道。

    “很好,那就大家順勢打一場,也直接劃分出三年之后仙臺秘境是管轄權好了。”

    拜九玄和摩柯天桀桀冷笑起來。

    “攬明月,讓我最后說一句。”

    古踏天擺擺手,阻止了現場的吵雜,旋即朗聲道“我若說不是我偷的,恐怕諸位都不會信吧?也罷,既然諸位都認為是我偷的,那我也不解釋,不過…”

    說到這里,古踏天聲音一頓,又續道“不過這世界弱肉強食,你們若有不服的話,我也只能將你們通通打的服氣,打的跪地磕頭了。”

    “豎子狂妄!”

    “古踏天,你的意思是要橫掃今日所有加入天意門和四海閣的所有弟子咯?”

    “古踏天,你固然是無上的天驕,但天驕又如何?我們人數眾多,每一個吐一口唾沫,都能分分鐘將你給淹死了。”

    諸多已經選擇加入四海閣和天意門的弟子紛紛大怒道。

    “諸位誤會我的意思了,除了橫掃你們這些小丑外,包含了在場神國所有對我不滿的世家,特別是神緣、司空,徐家……”

    古踏天說道“我要讓今日的廣場血流成河,那種感覺,我真的厭煩了,都是你們自找的。”

    “此獠好狂妄的口氣呀!”

    “今日加入四海閣和天意門的弟子,內門外門,雜役,通通包含進去,至少有好幾萬之多吧?這古踏天竟然要一人通通鎮壓?”

    “哼,鎮壓我們兩門數萬弟子也罷了,竟然還包含了神國兩大上三流世家和中三流的世家的弟子和長輩,這小子瘋了吧?”

    石破天驚,在場百萬蒼生紛紛倒吸冷氣。

    他們見過狂妄的,但真的沒有見過如古踏天這般狂妄到秒天秒地秒空氣的存在。

    而殷家和夢家的長輩小輩,也通通目瞪口呆。

    特別是剛剛從天心塔出來的殷素素,她見證了自己兒子一劍破開天心塔,內心已經將古踏天看的很高了。

    而此時古踏天的狂妄之言,依然讓她震撼莫名。

    一人橫掃兩門數萬弟子,連帶神國諸多世家,這是什么概念?

    “古踏天,收拾你這種小丑,就我們兩人足以了,速速爬上來受死!”

    “古踏天,聽聞在大夏疆國的時候,你殺我徐家的外戚弟子,楚仁王一家滿門,很好,非常好,我徐長卿今日就要讓你見識下,什么叫花兒那么紅。”

    與此同時,三個青年男子直接路上了戰臺。

    分別是神緣恨世,司空求敗,徐家的徐長卿。

    神緣恨世和司空求敗暫且不論,那徐長卿的戰力也僅僅遜色兩人一籌。

    也是神國名動一方的無上天才。

    見到三大無上天才掠上了戰臺,廣場之上,怒罵聲,唾棄聲也隨之消散,瞬間,整個廣場寂靜的針落可聞。

    “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