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12-38258295/

第五百五十五章 事實證明
    云飛雷霆動作,在鬼宗強者沒有絲毫反應的情況下一舉擒拿鬼宗兩位宗主。一來,青櫻那厄魂帶給鬼幽鬼躁二人的震撼極大;二來,也怪鬼幽鬼躁學藝不精,以云飛此刻三品仙人境的玄氣修為,要擒住他們卻也不費吹灰之力。

    此刻,云飛唯一的顧忌,便是那些氣勢洶洶的鬼宗門人。試想,一宗之主被人擒住,身為鬼宗門人,這口惡氣如何咽得下?若不是云飛以鬼幽、鬼躁兩位的性命為要挾,只怕那些門人早就沖上來了吧。

    云飛倒不是怕他們對自己跟青櫻造成什么傷害。不要說眼前這些門人不足百數,就算是鬼宗大部隊全部返回,恐怕也沖不破云飛一人的防線。但問題是,現在的云飛對鬼宗之人早已沒了厭惡情緒,更多的,是一種同情跟憐憫。

    云飛身后,青櫻用特殊方法將鬼幽的魂珠取出,隨后拋入那混沌磨盤中開始凈化,鬼幽臉上不時浮現痛苦的神情,但原本盤踞在他眼窩跟額頭處的深色物質卻在逐漸淡去。

    半個時辰后,就在鬼文恢復一些實力,打算重新帶領門人進攻的時候,青櫻那邊終于出了一些結果。

    “歸位!”青櫻輕拍混沌磨盤,一顆珠圓玉潤的渾白珠子從青櫻手中飛出,落在鬼幽額頭,隨后滲透了進去。

    鬼文怒道:“丫頭!你對我們宗主做了什么?”

    “呼……”青櫻還未及回答,那鬼幽卻悠悠地吐出一口氣,眼瞼輕動,雙眼緩緩睜開。

    “宗主!”鬼宗門人全部望向鬼幽,想要看看青櫻用那種手段對他們的宗主做了什么事情。就連云飛、青櫻跟小紫也凝神望向鬼幽,保持著幾分警惕。

    那鬼幽卻沒有理會在場這些人,他緩緩站起身來,仔細端詳著自己的雙手,好像是第一次看見它們一樣,隨后他雙手結出熟悉的印記,一道灰色的凝實身影在他身后緩緩浮現并開始生長,最終變得有那大殿一半的大小。

    眾人詫異地望向那道身影,眼中情緒復雜。云飛等只能看到,這道身影散發的氣息與原本的鬼魂大相庭徑,與青櫻剛剛釋放的那道厄魂倒有頗多相似之處。但鬼宗門人卻明白,跟之前相比,此刻的鬼魂不僅體型大了數分,而且凝實程度比之前還有過之。再聯想到修煉鬼魂時的種種不合理,他們隱隱感覺到,可能這才是正確的修煉方法。

    趁著鬼宗門人暗自思索這段時間,青櫻馬不停蹄地開始凈化鬼躁的魂珠。鬼幽收起自己的鬼魂,站在一旁靜靜觀看,既沒有出手拒絕,也沒有發聲贊成。看著鬼幽沒有什么動作,鬼宗門人一時也失去了主意,只得學著宗主的樣子,待在原地靜靜觀摩。

    又是半個時辰,青櫻依葫蘆畫瓢,將鬼躁的灰色魂珠改造成渾白的小圓球,然后將之還給了鬼躁。清醒之后,鬼躁做出了與鬼幽一模一樣的反應,待察覺到自己的變化之后,兩位宗主愣在原地,不知所為。

    難捱的沉默維持了半響,鬼幽突然對著那些門人中的兩位開口道:“鬼東,鬼海,你們過來。”

    那兩位門人不明所以,但還是按照宗主的話走了過來。

    鬼幽將那兩名門人推至青櫻面前,隨后便不再說話。

    青櫻一愣,隨即恍然大悟。那鬼東是神人境強者,而鬼海還只是脫凡境修為。鬼幽是想看看,青櫻是否能夠將鬼宗所有人都帶回“正規”。

    青櫻用同樣的方法取出鬼東與鬼海的魂珠,放入混沌磨盤凈化之后重新還給了他們。這次用時很短,僅僅半刻時間,鬼東與鬼海便如獲新生,各自召喚出了新的鬼魂。

    不出意外,較之前的鬼魂,此刻的鬼魂顯得更強大、更純凈!

    “好吧。”鬼幽與鬼躁對視一眼,終于承認了他們不想承認的那個事實。

    看著鬼幽、鬼躁的態度有所轉變,青櫻趁熱打鐵道:“兩位宗主,青櫻有辦法可以將鬼宗所有弟子的鬼魂轉變成真正的厄魂。而且我已將簡化版的《寂厄魂決》銘刻至化鬼璽中,以后,無論是有修煉功底的弟子,還是剛開始修煉的弟子,大家都能參照它來修煉。而且,如果有真正的天生魂體,云飛少爺同意的話,我也可以將完整版的《寂厄魂決》傳授。”

    “云飛少爺?”鬼幽、鬼躁聽著青櫻的講述,眉頭一皺,頓時有些不自在。看得出來,他們不想青櫻與云飛有太多的瓜葛。

    青櫻道:“不瞞兩位宗主,我與云飛少爺是患難相識,我們兩人是不分彼此的,就連我修行的《寂厄魂決》都是云飛少爺傳授給我的。”

    聽著青櫻的解釋,兩位宗主卻還是不放心,鬼躁開口道:“天底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幫我們解決了《化鬼決》功法的不足,又愿意提供我們新的功法。說吧,你想要我們鬼宗做什么?”

    “這個……”青櫻一愣,轉而望向了云飛,她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見狀,云飛開口道:“兩位宗主,要說我們完全是出于善心,只怕你們也不可能相信。既然如此,那你們就當我們是受了凌玄宮的托付,不想再跟你們打打殺殺,也不想再看你們用那種違背事理、容易引起別人誤會的方式繼續修煉好了。”

    “……”兩位宗主對視一眼,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身為鬼宗宗主,鬼宗的所作所為又有什么可以瞞得了他們,但鬼宗功法奇特,外界又有凌玄宮那種勢力壓迫,他們不得不對一些越界之事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小紫。”兩位鬼宗宗主正在沉思,云飛卻突然知會了一下小紫,“落陽領班跟那老正在朝這邊趕來,你快去將這里的事情轉述他們,然后告訴他們,這間事已了,他們不用過來了。”

    僅僅是自己在這里,鬼幽鬼躁兩位宗主就疑心不已,如果落陽跟那伽再趕過來,那今天的事就算泡湯了。

    小紫點了點頭,振翅飛了出去。兩位宗主陷入沉思,對小紫沒有多加注意。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