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601-38257866/

第3097章 小外甥
    吳媽看到孩子張口說話,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緒,大聲哭了起來。

    “你說你,你這個傻孩子,你方才是真的嚇死我了。”

    吳媽一陣后怕,這可是她親妹妹家的孩子。

    妹妹家一連生了四個女兒,年過四十才生下這樣一個寶貝兒子。

    如今妹妹家在蓋房子,生怕孩子凍著,所以才將孩子送到了吳媽家中。

    這畢竟是妹妹家的孩子,若是孩子真的出了事,她真心不知該怎樣向妹妹家交待。

    “大姨,你哭什么,我方才只不過是吃了幾粒糖豆,怎么就成了這個樣子,我跟你說,這糖豆你可萬萬不能吃,吃了可難受了。”

    小外甥指著梁飛手中的瓶子,一字一句的說著。

    梁飛定睛一看,這孩子還記得曾吃過這種藥。

    他便趁熱打鐵繼續問道“對了,小朋友,你跟我說,這藥是誰給你的?”

    小外甥卻連連搖頭“這藥不是別人給的,是我在我大姨家門口撿到的,這瓶子很大,里面有很多糖豆,我就吃了幾顆。”

    小孩子也是相當的天真,畢竟他只有十歲,知道的也不多,所以天真的說著。

    梁飛聽到這里,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一拍大腿,咬著卡開口道“我記起來了,是沈村長,我記得我帶著村長離開時,村長打開車窗,把藥瓶直接丟掉了,剛好扔在你家門口,不曾想,被放學后的孩子撿到了。”

    吳媽此時地眼中噴發著異樣的光彩,心里別提有多難受了,一想到自家孩子成了這副模樣,又是擔心又是害怕。

    梁飛繼續對小外甥開口道“小朋友,我告訴你,無論你走到哪里,不管是撿到什么東西,記住,一定不要貪吃,你以為是糖豆的東西,可能就是致命的毒藥,你知道了嗎?”

    小外甥重重的點頭,孩子雖小,但是你正確的與他交流,他是會懂大人的苦心的。

    隨后,梁飛給孩子服下一粒安神藥,讓其睡下。

    在離開之前,梁飛還特意給小外甥把了一脈。

    幸虧救助的及時,孩子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

    只要在家中好好休息幾天,就會沒事的。

    吳媽也松了一口氣,處理完孩子的事后,梁飛便離開了。

    他回到辦公室時,已經是凌晨了。

    隔壁的馬瑞軒已經回來,他回房間休息了。

    梁飛累到不行,躺在床上倒頭便睡。

    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

    梁飛慵懶的起身,換了身干凈衣服,與馬瑞軒一起去食堂吃飯。

    因為吳媽的小外甥身體還有些虛弱,所以吳媽沒有前來做飯。

    她雖說沒有前來,但是找來了她一個遠房的親戚。

    是一位三十出頭的少婦,還別說,吳媽的親戚與她的氣質還有些相像,此人長的很有味道。

    不僅長的好看,做飯也是相當的好吃。

    這位名叫翠花的姑娘,是吳媽的表妹,住在十里以外的一個小村子。

    自打生完孩子后,翠花一直在家閑玩,一直想要找份工作,可是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

    吳媽打電話讓她前來幫忙,翠花立刻就來了。

    她可是聽吳媽說過,給工人們做飯的工作不累,每天還能吃上可口的飯菜,最為主要的是,一個月還能拿上兩三千塊錢的工資,一聽這樣的好工作,她立刻就來了。

    翠花看到梁飛后,立刻上前打著招呼。

    現在大家用的都是智能手機,一大早吳媽就把梁飛與馬瑞軒的照片發過去。

    她告訴翠花,這是仙湖山莊的兩位大領導,一定要把他們二人照顧好了。

    翠花是個心思比較細的女人,一眼就記住了他們二人。

    “梁總,馬總,您好,我是新來的,我叫劉翠花,請多多關照。”

    劉翠花的名字是俗氣了一些,可是聽起來還是相當的接地氣的。

    梁飛會心一笑點了點頭。

    他畢竟是大老板,還是要矜持一些。

    馬瑞軒卻不同,他可是個花花公子,閑來無事總是會與大姑娘小媳婦說上幾句笑話。

    他樂呵呵的看向劉翠花,上下打量著她。

    還別說,這小媳婦長的還真好看,不僅是好看,笑起來也是相當的有味道。

    馬瑞軒可是向來喜歡美女的,如今看到如此漂亮的小少婦,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如今看到長相又上乘的劉翠花,當然會高興的攀談幾句。

    “翠花姐姐,我剛才隔著很遠就聞到香味了,你不僅人長的美,做的飯也是好吃。”

    馬瑞軒說著,已經伸手去摸翠花的手。

    梁飛看到后,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馬瑞軒立刻心領神會,這才放開翠花的手。

    翠花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她是個小少女,第一次參加工作,哪里想到,馬總居然如此風流。

    梁飛拿過自已的早餐后,直接與馬瑞軒坐在一旁。

    工人們早就吃過早飯去工作了。

    此時飯堂里只剩下梁飛與馬瑞軒還有翠花三個人。

    翠花一直在收拾。

    梁飛看著她工作起來還挺起勁。

    只是翠花今天的穿著有些過了。

    話說,她畢竟是個做飯的大媽,可是這深秋的季節,她卻穿著很短的裙子。

    在食堂里工作,又是刷碗又是倒垃圾的。

    她這樣打扮怎么得了。

    梁飛著實看不下去,想要走上前提醒一下,卻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他是老板,作為老板,他認為自已評價員工的穿著實在是不妥當。

    他心想,還是把此事交給劉大姐來處理吧。

    劉大姐可是村中的婦女主任,她的工作就是負責村中的婦女工作,交流起來也是相當的方便。

    馬瑞軒看到劉翠花時一直偷笑。

    梁飛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馬瑞軒,你能不能有點出息,這可是食堂大媽,你是經理,你一定要擺正自已的態度。”

    這馬瑞軒也不挑肥揀瘦,是女人就喜歡撩,梁飛對他實在無語。

    馬瑞軒一陣尬笑“飛哥,我有所不知,我笑的不是她,我笑的是咱們農場的男人,你說,來了這樣一位漂亮的少婦,他們還能安心工作?”

    馬瑞軒說完后,又不懷好意的笑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