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6872-38257776/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刀疤臉的算計
    “奪!”

    毫無意外,凌風這一記飛刀落空了,從無敵風火輪的左側飛過,釘入旁邊的樹干中。

    爾后,這樹干被高速奔跑的兩人先后掠過。

    對此,凌風并沒有露出任何失望的神色,畢竟,他到底是沒有練過飛刀,在這高速奔馳的狀態下,射不中也是正常。

    然而,這一記飛刀雖然沒有射中,但那驟然響起的尖嘯聲以及一閃而過的寒光倒是把前方的無敵風火輪嚇了一跳。

    但是他又不敢回頭,甚至連走位都不敢。

    因為凌風咬的很緊,不走直線很容易被追上。

    一時間,無敵風火輪除了認真逃跑以及暗自祈禱不要被第二把飛刀射中外,別無他法。

    事實上,無敵風火輪的擔心是多余的。

    因為凌風沒有第二把戰術匕首了。

    并不是凌風找不到第二把戰術匕首,而是凌風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沒有經過專業的飛刀練習,即使有專門用來投擲的飛刀也怕是難以發揮其應有的威力,跟別說是駕馭戰術匕首這種本來就不是用來當作飛刀使用的武器。

    所以,凌風只從某個被他擊殺的倒霉蛋身上拿了一把放在身上試試運氣,能命中敵人固然好,可以樹立一個瀟灑的形象滿足一下埋藏在內心深處的精神需求,不能命中敵人也不怕,他還有殺手锏。

    看著前方在高速逃竄的無敵風火輪,凌風瞇了瞇眼,左手向腰間摸去,片刻之后,拿出一個圓形物體。

    竟是一顆小型震蕩手雷。

    小型震蕩手雷的體積只有乒乓球大小,便于攜帶,雖然爆炸威力不大,但在爆炸的同時能發出小范圍震蕩波,被震蕩波擊中的人會出現耳鳴、反應能力降低、視線模糊等負面狀態,戰斗力直線下降,是一種比較特殊的進攻型手雷。

    但因其影響半徑過小,所以很少人使用。

    這也是凌風在擊殺一個敵人時偶然間得到的,當時手雷已經被敵人握在了手上,但還沒來得及使用,就被凌風感到了。

    由于這小型震蕩手雷體積小,方便攜帶,在某些時候能發揮其獨特的效果。

    所以,凌風就將它帶在了身上。

    現在,輪到它發揮作用了。

    雖然它的影響半徑只有兩米左右,但對凌風來說足夠了。

    小型震蕩手雷的引爆時間很短,在按下按鈕后兩秒鐘后就會爆炸。

    凌風盯著無敵風火輪的背影,計算了一下雙方的距離后,便按下小型震蕩手雷的引爆按鈕。

    等待時間差不多后,凌風左手一甩。

    “咻!”

    閃爍著紅光的小型震蕩手雷劃破空氣,發出短促的尖嘯聲向前方射去。

    片刻之后

    “轟!”

    一圈藍色震蕩波在無敵風火輪的右前方爆射而出。

    隨后,無敵風火輪矯健的身影就一個踉蹌,直直的朝著旁邊的樹干撞去。

    爾后,沒等他摔倒在地,凌風就在他旁邊掠過。

    劍光一閃,無敵風火輪的腦袋直接被切掉。

    對此,凌風頭也不回,腳步微調,矯正方向后,便朝著幾百米外刀疤臉所在的高坡沖去。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酒館內的玩家們還沒來得及為凌風飛刀落空感到惋惜,便看到了無敵風火輪被小型震蕩手雷擊中并被隨后沖上的凌風一劍梟首。

    瞬間,“藍光劍神”的在玩家心目中的形象再次拔高。

    甚至于,前面的飛刀落空都被某些玩家當成為之后的手雷投擲準備,而非失手。

    畢竟,飛刀即使命中也不一定能將無敵風火輪置之于死地,說必定還是會被其強撐著逃跑。

    而被小型震蕩手雷命中就不同了,在這種高速運動下身體失控百分百會出事,然后被劍神追上,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玩家們紛紛感嘆劍神的機智。

    強者,總會引起人們盲目崇拜,即使不小心摔一跤可能都會被腦補成在使用某種滾地功法。

    玩家們的盲目崇拜要是被凌風知道,凌風一定會笑出聲,并在心中感嘆——真是一群小機靈鬼。

    當然,比賽還沒結束,凌風暫時還不知道這些。

    而且,他也暫時沒空想這些。

    經過一段時間的奔跑,凌風已經沖上了高坡,并在一顆樹下發現了頹坐在地上的刀疤臉。

    他無力的靠在樹干上,看也不看沖上來的凌風,用左手輕輕摩挲著懷中心愛的狙擊槍。

    狙擊槍碩大的槍口斜抵在地上,槍主人也是一臉挫敗之色,對凌風毫不設防,似是受到太大的打擊,徹底放棄抵抗。

    然而,刀疤臉這看似無害的舉動卻激起了凌風的警惕之心,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停下了奔跑的腳步,站在五十米外遠遠的看著行為反常的刀疤臉。

    “怎么?剛才還無所畏懼、一往無前、面對槍林彈雨也毫無懼色的你反而害怕我這個放棄抵抗的狙擊手?”

    見凌風久久沒有行動,刀疤臉抬頭看著凌風,一臉嘲諷的說道。

    刀疤臉的這一番話,讓凌風皺了皺眉,但并沒有進一步動作。

    在凌風看來,刀疤臉這人是個十足的兇悍之輩,即使明知不敵也不可能放棄抵抗。

    畢竟這只是一個游戲,死了便死了,沒什么大不了。

    與其窩囊的放棄抵抗被殺,還不如轟轟烈烈的反抗,起碼死的有骨氣一點。

    所以,現在刀疤臉肯定是在周圍設置了什么陷阱,然后假裝一副放棄抵抗的樣子,好勾引凌風過去,再利用陷阱擊殺自己。

    凌風不傻,當然不會中計,無視刀疤臉言語中的嘲諷,仔細的觀察著刀疤臉的周圍,腦海中思考著可能會出現的陷阱。

    與此同時,金槍酒館內,眾多玩家也疑惑的看著大屏幕。

    之前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無敵風火輪與凌風的追逐戰中,并沒有注意到刀疤臉的小動作。

    所以,他們一時間也摸不清刀疤臉要干嘛?

    難道真的要放棄抵抗?

    開什么玩笑,刀疤臉是什么人他們還不清楚?

    好歹也是一個傭兵小隊的老大,多少都要點臉,怎么會做出放棄抵抗這種丟臉的行為。

    他絕壁是想到了什么歪主意要對付劍神。

    劍神啊劍神,你一定要穩住啊,千萬不要被他勾引過去,老老實實的回去檢把槍送他歸西吧。

    許多在競猜環節壓了凌風贏的玩家在心中祈禱。

    他們的祈禱似乎起作用了,在沉默了幾秒之后,凌風似乎察覺到危險,轉身準備離去。

    而就在此時,刀疤臉卻忽然掏出一顆高爆手雷,按下引爆鍵后,朝著轉身的凌風扔去,同時面目猙獰的大喊:

    “去死吧!”

    忽然的變動將酒館內的玩家嚇了一跳,隨后,紛紛露出鄙視的神色。

    雖然高爆手雷的威力大,范圍也廣,但這么緩慢的攻擊怎么可能會奏效。

    真是白期待了,壓了刀疤臉勝利的玩家們暗自搖了搖頭。

    果然,刀疤臉才剛扔出高爆手雷,凌風就動了。

    他不退反進的向著刀疤臉沖去,根據高爆手雷的飛行軌跡以及引爆時長來判斷,刀疤臉所在的位置不會被爆炸波及。

    而且,兩者的距離如此之近,高爆手雷還沒到引爆時間,凌風就能沖到刀疤臉身邊將其斬殺。

    然而,對于來勢洶洶的凌風,刀疤臉雖露出驚色,但眨眼間,嘴角又噙起一抹詭異的微笑,搭在狙擊槍扳機上的右手食指也在那之后迅速扣下。

    “轟!”

    奇異強化系統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