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36-38782580/

235 你等著我啊(6)
    感覺真小小與木爐已經達成共識。

    木鼎拖著心有不甘的木流走了。

    待木鼎、木流、木子茗三人身影消失在視線中,臉上還掛著微笑的木爐,頓時暴跳而起。

    “臭丫頭快說,你是如何給我下的毒?!”

    見真小小沒有被道誓反噬,自己親眼目睹她煉制凝血丹的過程,藥材方向也沒有問題,對于毒性何來百思不得其解的木爐,仿佛被千百條蜈蚣抓著腸子,若不搞清楚這個秘密,實在寢食難安。

    “我做什么什么難吃,無論是煉丹,還是煮飯。”

    對已經中了幾次自己套的木爐,沒有什么好保留的。真小小小臉蛋子一垮,無奈地對他攤了攤手心。

    “這是什么個鬼理由,老子不信!”又不是從小被人忽悠大的,木爐堅決不樂意接受真小小這樣一聽就是胡扯的理由。

    為了趕緊將聒噪的木爐打發走。

    真小小耐下性子,又燃起鼎火,不但又以七葉鼎煉制了一爐辟谷丹,甚至還借他的鼎,他的原料,制作了一爐小還丹。

    她動手的每一步,都有木爐在旁細細觀察,絕對不會有任何細節遺漏。

    真小小不得不佩服這位惡俗大哥的鉆研精神,為了確保自己不被欺騙,他居然一臉鐵青地,又親自嘗試了辟谷丹和小還丹的滋味,害她最后不得不蹲在地上,拼命掐他人中求他不死。

    這等執著與瘋狂,簡直連東靈那位鼎三老兒都望塵莫及!

    “詛咒……之子……”

    嘴都哆嗦腫了,好不容易第四次醒來,木爐死死瞪著真小小,眼神中充滿了畏懼……

    “所以你知道我為何外強中干,與丹道無緣了吧?”真小小一臉蕭索地說道。

    反正木爐經常在真小小面前暴露他最丑惡的嘴臉,此時在這個木家叛逆丹師面前暴露自己的缺陷,真小小一點也不覺得難為情。

    “的確無緣。”

    被毒抽抽的木爐,無力地蜷縮在道靈木下,深深懷疑自己若再堅持試丹下去,馬上就會真的五內萎縮到服用假傷丹的可怕狀態。

    不過只是沉默片刻,他眼底的頹然便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令真小小感到害怕的湛湛神芒!

    “不過有我在呀!哇哈哈哈哈!”

    忘記虛弱,木爐高高跳起,大聲狂笑。

    “好多年沒有找到像你這么有趣的研究材料了……哦不……咳咳,小丫頭你救過我的命,而且看你煉丹手藝,雖然粗糙卻很靈活,是個可造之材呀,絕對不能就此放棄,你好好想一想,連傳說出的青皇鼎都能選擇你!你在丹道上,一定大有作為才對,嗯!就是這樣,你等著,明日我配些藥液做幾個陣法,解析你體內靈根,說不定可以發現什么秘密……你等著我啊!”

    朝真小小陰惻惻地笑了笑,不等真小小再發話,木爐一溜煙地消失在五行山谷中。

    “神馬?”

    真小小大張著嘴,背心一陣陣惡寒升起。

    “可……可以……解析體內靈根的藥液?”

    這等手段,真小小聞所未聞,稍微腦補片刻,便感覺自己被屠夫放在案板上,以肥瘦進行解剖的畫面!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