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36-38562258/

200 七尾(1)
    將狐毛揣在兜里,年輕人笑著咧開自己的白牙。

    “小白,你是我的了。”

    仙緣中又是一年。

    狐小小,最近有些心煩。

    因為一個討厭的家伙纏上了自己,他長著狗一樣的鼻子,無論自己在何處閉關,無需幾日,都會被他找到。

    雖然只是獸心界的低等人族,但此子力大無比,身法矯健,戰斧上附著著的罡威,更是不能小覷,若是以自己曾經的記憶去定階,至少是個……元嬰修士!

    “你完蛋了!你絕對完蛋了!”

    有此人騷擾,嚴重地拖慢了狐小小的凝尾速度。

    不似一般的白狐,狐小小本就有修士的根基,想以五行之法凝出五尾,本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有那人時常挖自己的洞,足足拖沓了一年,今日第五木尾,才緩緩幻形。

    一旦白狐五尾成,便也相當于修為踏入了元嬰期!

    就在狐小小身后,青光大盛之際,她的第一百零四個洞府外,又回響起了窸窸窣窣的挖洞聲。

    “小白!小白!”

    那該死的人類,呼喚她的聲音聽上去是那么地聒噪難聽!

    狐小小蹙眉同時,一個手中掄著戰斧的男子,便大笑著跳入洞中,向白狐張開雙臂。

    “你去死吧!”

    白狐猛地張開烏梅般的大眼,身后五條長尾在狂風中飛舞,足尖輕點,踏出暴躁的步伐,一爪狠狠地踏在來人臉上!

    再也不怕你了,我的修為現在與你一樣強!

    就在兇狠下爪的同時,狐小小驚見,此人右臉眼下,有一枚小小的毒腐之疤。

    久遠的記憶,立即如翻滾的云絮一般,立即浮現在她的眼底。

    自己第一萬三千六百二十七具獸身時,曾見過一個看自己結網的少年。他湛湛的目光,與眼前的年輕男子……一模一樣!

    他抓起了蜘蛛,但自己已化游魚藏入河道,親眼看他被毒汁傷到右臉,又親眼看到他縛了蜘蛛,開心地離開!

    居然是……他!

    狐小小的心跳,快了一拍!

    只匆匆在男子右臉上的毒印上,覆蓋著自己五爪抓痕,而后借男子的肩膀為跳板,嗖地一聲激射出洞府,再一次化為閃電,消失于茂盛的林海之間。

    “小白,變強了呢!”

    男子摸著自己右臉上的爪傷,絲毫不氣餒。反而自省片刻,大步向洞府外踏去,手中……又多了一小撮白色的狐毛。

    接連兩年。

    狐小小都未再見到男子。

    這似乎是件好事。

    在將自己所有精力都放在凝尾變強上后,他的模樣,差一點兒再一次被狐小小遠遠拋到腦后。這兩年間,身后的尾又多二,一條凝結了她對刀意的領悟,一條包涵著她對銘文道的徹悟。

    雖然化身為獸,但對鎮魔血煉之法的專研沒有一刻停止,雖然現在,無血可煉,但時時于心中揣摩,此時狐小小對銘文的記憶深刻。

    有五行加此二尾,生出七尾的狐小小,實力已勉強踏入第三步。

    但離挑釁九嬰的程度,還是差了不少。

    已經摸透了九嬰出沒的規律。

    狐小小發現,九嬰的確對權力執念極深。幾乎每隔固定的時日,便會自其巢穴飛出,散出可怕的威壓傍身,而后將自己御統的天地,從東到西,由南往北地,好好檢閱一次!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