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36-38321569/

第1740章 爹(6)
    尼瑪!

    木鼎你這個王八蛋,今日怎么就如此不好說話呢?

    白瞎了老子還破費一株天晴草!

    沈炎元眼窩發黑,雖然心中瘋狂吐槽著自己哥們兒的不仗義,卻也知道木家森嚴的家規。

    那就是絕對中立!

    不與任何一方結仇,也不與任何一方交好,無論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的外來者,都休想在木域仙宮機要之地行走。

    一方面防止藥息被人污染,另一方面,也以行動證明木家不過問世事的決心!

    但如果不在仙宮中修煉,只將小小丟在仙宮外的護道星辰上自己玩,一方面會令她化神之日遙遙無期,另一方向,又顯示不出自己身為小舅舅,可以在離炎呼風喚雨的帥氣值!

    不行!

    不管怎么樣!

    一定要給小小最優渥的修煉環境,讓她沒有自己和雪舟在旁保護,也能活得像小公主一樣!

    為了這個目標,拼了!

    篤定自己與木鼎的交情,亦相信事情一旦真的涉及自己,對方一定會鼎力相助!

    沈炎元腮幫子一抖,目光幽幽地瞪著木鼎,長嘆一聲,沙啞說道。

    “她是我女兒呀,木鼎,看在我們多年兄弟的份上,就一句話,這個忙,你幫是不幫?”

    石破天驚!

    沈炎元話音剛落,不但木鼎拍碎了凳子扶手,木子茗捏爆了玉杯,就連真小小都一個趔趄,差點從椅子里彈到地面去!

    媽呀!

    木鼎目眥欲裂,不過再看看真小小,不過二八年華上下,的確年紀極小,不像與炎元是那種關系。

    可是父女嘛……

    二人眉不像那眉,眼不像那眼。

    唯一讓人放心的是,沈炎元俊美,這沈笑笑也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只有父親有好的血統,才生得出如此標致的美人!

    “這,這是……真……真的嗎?”

    呆呆看著真小小,不放心的木鼎,轉而向她求證!

    沈……炎……元!

    你……陰……我!

    真小小心尖拼命抽搐,看著此時沈炎元微微翹起的嘴角,不得不十分懷疑……這貨雖然傾向自己,但逮到了機會,還是恨不得在自己身上,報一報被迫養大大荒的仇恨。

    壞呀!

    實在太壞!

    但關于坑人,真小小是什么段位的高手?

    這個時候,她當然不會說不!

    木鼎的目光剛剛瞥向她,她便直接從凳子里跳起,向正準備看好戲的沈炎元利落清脆地叫了一聲:“爹!”

    那甜甜的聲音,頓時把還想著占便宜的沈炎元牙給直接酸倒了……此時滿嘴胡扯的沈炎元,反而傻坐在凳子里愣神,失誤地將舞臺完全交給真小小一人去表演!

    “木前輩!”

    叫完爹后,真小小落落大方地給木鼎行了禮。

    “晚輩身份不容沈家所容,還望借木家寶地暫時避一避風頭,大恩大德侄女銘記在心!”

    好利索的女娃娃!

    身上英氣十足,毫不嬌柔造作,頗有乃父之風!

    特別是那雙烏黑的大眼,清澈中透露出靈性,一看就非池中之物!

    木鼎吞了一口口水。

    雖然心中還是有些不信,這對“父女”嘴里的話。

    但對真小小已生出些許好感。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