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36-31521585/

第237章 狼狽不堪
    “該天殺的!是誰好死不死,在我伏龍堂地界外沖擊瓶頸?將方圓百里靈氣,通通抽吸一空的?”咆哮中帶著鮮血。

    一個喪字,不足以形容伏虎堂主武武現在的心情!

    看這架勢,還不是一般的靈斗,至少筑基修士,沖擊開光,而且底蘊極大,才有可能對四方環境,造成如此大的影響!

    各派宗門,都建立在諸山靈脈之上,每日天地間產出的靈氣,遠比一般凡人主城濃郁得多。

    但縱是濃郁,也堪堪只夠一宗弟子長老每日吐納,略有結余。

    是以散修強者,受東靈修真法則約束,斷不能在他人山門附近奪靈沖頸。

    一但有這種盜它人底蘊,成自己根基的事情出現,定會惹一宗強者傾巢而出,聯手絞殺。

    現在在伏虎堂附近無視鐵律,擅自破階者,該死!

    然而此刻,眾人被獸亂所擾,卻無暇分身管他!

    不但如此,他對諸山靈氣瘋狂的掠奪,嚴重影響了戰事節奏!

    雖然漫山野虎熊羆也受靈氣削弱的影響,但架不住它們獸多啊!

    伏虎堂筑基以上修士,一個個挨著人頭數也不過十多個,突然靈氣滯留,境遇要多慘有多慘。

    而從山中不斷奔來的獸群呢?反正力竭一個再來一個,在靈氣恢復正常前,干脆上演起車輪之戰!

    場面狼藉不已。

    武樂薇的小臉被獸火焦成個黑的,頭發都糊在頭頂上。

    岑元烈呼吸艱難,無法再駕馭烈焰風鷹,只得將它收入丹海,持刀苦戰。

    武武左右救援,疲憊不堪。

    長老們灰頭土臉,似乎空有一肚皮本事,卻被靈氣所限,卻被主戰魂獸們消極應戰,一臉心不在焉拖得無處發泄。

    真小小不怕自己睡得久。

    一閉眼就是大半天。

    北三三乖乖坐著吃糖。小粥粥若有所思地輕梳她的長發,似對她體內傳承,十分好奇。

    有一個聲音,在沉夢中細語勸慰真小小,要早日筑基,早日開光,早日結丹,這樣才能守護東靈,成為此天地至強修士,真正的傳承者。成為東靈山海,永遠銘刻在心的驕傲。

    然而她趺坐在雪山巔,沉默地凝望前方峭壁上,那黑色的影。

    魔立雪?

    無論如何努力,真小小都看不清黑影的臉,無論她如何呼喚,那身影都如磐石一般,與大地黑巖化為一體,沒有呼吸,沒有溫度,沒有聲息。

    仿佛之前看到的那裂天一斬,只是自己的幻覺。

    雖得不到黑影的回應,但真小小很喜歡與他一起靜坐在山巔的感覺。

    聽冷風割過山巖,發出尖銳的聲響,看黑雪洋洋灑灑,慢慢從天空落地。

    仿佛找到一種心境。

    不是那么陽光,卻也不邪惡,不那么受人追捧,卻也不孤獨。

    拋去喧囂,繁雜,舍棄世人偏見的眼光,在善惡生殺里,把握自己的度量。

    “師尊,今日弟子還有些事做,先行告退了。”

    感覺時間消磨得差不多,真小小由坐變跪,輕輕將額頭放在雪里,而后無聲地消失在雪峰中。

    那沉默的背影,依舊沉默,只有細細白骨鏈條,在寬大的衣袍下無聲游走。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