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36-31521572/

第224章 唐良 杜若飛歸來
    主戰魂獸死亡多年的空虛,令飛龍弟子們饑渴的嘴臉暴露無疑。

    之前戰時,想要強契鱷妖,成功率極低,然自打水澤大佬被真長老那墨甲大妖降服以后,它座下小弟們,皆馴良了許多,契約成功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所以飛龍觀萬頃山林又被犁了十道,無以記數的土草蟲,竹中石,腥龍草、白泥……還有為混淆眾人視線追加的古怪草藥,被源源不斷送到真小小手里。

    “咎師兄,你要不要,也去搞一條?”

    站在竹苑里,遠眺那人頭攢動的鱷骨山峰,高軒舔著紅唇,聲音沙啞。

    “我拒絕!”

    咎子墨深陷的眼窩,更黑兩個度。

    又一個十天過去。

    北三三依舊被羈押在鱷骨山上,他不知道,自己飯做得越好,離自由便越發地遙遠。

    飛龍觀的靈氣,在真小小的連番消耗之下,恢復得越來越慢。但她并不急著沖擊瓶頸,因為總覺得自己的基臺雛形,還大有可為之處。

    盤踞在觀中的鱷妖數量越來越少,一些毫無靈性的野畜,被放歸山林,一些可造之材,除分發給飛龍觀弟子之外,包括小水澤在內的高階精獸,皆被真小小收入獸靈石內。

    小透明將小八眼痛扁了幾次,無情地剝奪了其后宮第二小弟的位置,似乎還背著真小小,做了些慘無人道的壞事,逼得可憐的小蜘蛛,每次見到它都捂著屁股尖叫。

    這天早晨,唐良自觀外歸來。

    興沖沖帶來了刀劍十子的秘聞,當然,他那大嘴是兜不住的,消息不但在第一時間傳到鱷骨山上,同時也在飛龍觀弟子之間形成了風暴。

    這消息對咎子墨而言,無疑是久旱后的甘霖,暴雨后的天晴!

    原來那把劍……是至尊劍!

    無疆戰神啊!無疆戰神!

    但凡東靈劍修,心中最偉岸的形象便是持劍鎮守天地的那銀甲神明!

    我……居然得了他老人家的道統?

    人在抖,心在跳!

    望了望一干被真小小帶歪樓的飛龍弟子們,咎子墨感覺自己,終于有了與她一較長短的底氣!

    待一切走上正軌,他必立即前去戰神殿,尋連子濯師兄去!

    真小小聽后陷入沉默。

    東靈五刀,魔立雪的傳承?

    這么說來,自己在混沌里,看到的那趺坐雪山的背影師尊,便是老魔?

    他乃東靈至強!為女人屠滅一宗的狠人?

    可是為何,為何那漆黑的背影中,藏著一股掩不住的悲悵?

    不管怎么說,那都是自己第一次心悅誠服認的師傅,等煉出獸靈石中第三種丹方,解除了炸胸危險,就去找連子濯,去面見師尊吧!

    又過了兩天,杜若飛也匆匆從觀外返回。

    果真沒有令真小小失望,他打探出紫虹圣水和疾雷閃狐淚在離飛龍觀不遠的獸宗伏虎堂有存貨。

    修士集市里買不著,要去別的獸宗索要啊?

    來到飛龍觀后,真小小也聽說了一些獸宗的名字,諸如:隸屬靈門二級宗門白光閣的神鷹澗、落羽閣;隸屬靈門二級宗門天海谷的伏虎堂、巨神宗……

    這些修獸法,養精獸的宗門都密集分布于莽莽林海,相隔不是很遠。

    原本不想把事情搞得太繁雜,沒想到這下,又要去與宗門打交道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