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16-38258543/

1383 南海觀音
    就在向大力一步步逼近的時候,紅花娘娘突然喊了一個名字,并且詢問對方還不肯出手幫忙么

    一般人聽到這個名字,估計會覺得紅花娘娘失心瘋了,竟然想叫南海觀音出來,怎么不叫如來佛祖

    但我和向大力,卻是同時感到一震。

    我們都知道紅花娘娘說的這位“南海觀音”是誰。

    華夏的s級通緝犯里,有位稱號“南海觀音”的何紅裳,也是這個級別的通緝犯里唯一的女人。之所以叫南海觀音,是因為她常出沒于兩岸三地,是比南方更南方的地方,而且長得非常美麗,所以才被眾人叫了這個稱號。

    我從沒見過南海觀音,關于她的故事卻是聽了不少,她和紅花娘娘一樣,都喜歡穿紅衣裳,而且年齡也差不多,也是四十多歲。據說何紅裳追求者眾,卻終身未嫁,因為她恨透了男人,尤其是恨負心男,殺過不少在婚姻和戀愛中欺騙感情的男人。

    嗯總得說來,她和童耀干得事情一樣。

    只不過一個在明,一個在暗。

    何紅裳當然是非常厲害的,善于使毒、擅長驅蟲,據說能夠操縱各種毒蟲,殺人于無形之中。當初南王和春少爺提起她來,也是大感佩服,直言不敢和她交手,根本不知道她會從什么地方操控出幾只毒蟲來。

    同時,兩人也慶幸自己對待感情比較專一,否則以二人的名氣和地位,早就被何紅裳盯上了。

    此時此刻,紅花娘娘竟然喊出了“南海觀音”這幾個字,難不成是何紅裳到了

    不光是我,向大力都驚得不輕,猛地往后退了幾步,謹慎地看著四周。

    四周依舊是一片荒原,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見。

    向大力左右看了一會兒,沒有發現什么異狀,再次朝著紅花娘娘走了過去,陰沉沉道“紅花娘娘,你嚇唬誰呢,南海觀音常在兩岸三地活動,怎么可能來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紅花娘娘再次大聲喊道“南海觀音,你出來啊”

    向大力再次謹慎地看向四周,依舊沒有什么動靜。

    “呵呵,你嚇唬誰呢就是南海觀音真的來了,我也未必怕她”向大力再次陰沉沉地走了過來。

    同為s級的通緝犯,又號稱華夏第一神力,向大力確實沒有必要害怕南海觀音,可他的聲音中透露著一絲不太足的底氣。

    就連我都覺得奇怪,紅花娘娘喊了兩遍,南海觀音卻一點蹤跡都沒,我都忍不住懷疑起來,紅花娘娘是不是在冒用南海觀音的字號,嚇唬向大力

    向大力一步步地走了過來。

    “南海觀音,你真的要見死不救嗎”紅花娘娘略顯絕望地喊道。

    向大力這次沒有再往四周看了,仍舊朝紅花娘娘走著,還用舌頭舔著嘴唇,淫笑著說“小美人,別費力氣了,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我看得著急,又忍不住朝著紅花娘娘爬了過去,我寧肯死,也不愿意看到紅花娘娘被人凌辱。

    但是就在這時,向大力突然站住腳步,一雙眼睛呆呆地看著地上。

    我也立刻看了過去,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在紅花娘娘和向大力之間的土地上,不知何時爬過來一條眼鏡蛇,不,不是眼鏡蛇,要比普通的眼鏡蛇大多了,看上去也更兇猛,顯然是眼鏡王蛇。這條眼鏡王蛇至少有三四米長,粗大的身子盤在地上,上半身高高挺起,頭部正沖著向大力,還“嘶嘶”地吐著信子。

    任何人在野外,看到這樣一條粗大的眼鏡王蛇,都會發自內心地感到膽寒

    可這種蛇,一般都生活在西南部的雨林之中,怎么會跑到這種地方來的,齊魯大地算是標準的華北和華東的交界地帶,按理來說絕無可能出現這種大型爬蟲動物的啊。

    以向大力恐怖的實力,當然不至于害怕一條眼鏡王蛇,但他額頭上還是不可避免地冒出了一些汗珠。

    這條突然出現的眼鏡王蛇代表著什么,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那條眼鏡王蛇讓我害怕,但更讓我興奮,我的一顆心砰砰直跳,心想南海觀音難道真的來了,紅花娘娘所說的高手就是她么

    紅花娘娘看到這條眼鏡王蛇以后,都長呼了一口氣,放心地趴在地上,似乎知道自己一定是有救了。

    “咣”的一聲,向大力突然將禪杖往地上一戳,看著四周陰沉沉道“南海觀音,你要真的來了,不妨就現身吧,和我金剛羅漢一戰,不要鬼鬼祟祟地藏在暗處”

    四周依舊悄無聲息,只有那條眼鏡王蛇不時“嘶嘶”地吐著信子。

    讓人不寒而栗。

    向大力再次說道“你我都是s級通緝榜上的人,雖然從沒有見過面,但我聞聽你的大名已經很久這是我和紅花娘娘之間的事,勸你最好還是少管,不要惹得咱們兩個兵戎相見、兩敗俱傷”

    四周還是沒有一丁點的聲音。

    向大力冷哼一聲,以為南海觀音怕了自己,繼續朝著紅花娘娘走了過去。

    但是就在這時,那條眼鏡王蛇突然“嘶”的一聲,朝著向大力撲了過去,嘴巴張得賊大,像開了一百八十度的角,四顆毒牙猶如倒刺一般驚悚。眼鏡王蛇的攻擊速度極快,猶如一條閃電,但是向大力的反應更快,狠狠一禪杖就砸了下去。

    “畜生,你也敢來惹我”

    向大力面目猙獰,別說是一條蛇,就是一頭虎、一頭獅,在他面前也不畏懼。

    但在禪杖即將落地的時候,眼鏡王蛇突然急竄而起,反而纏到了禪杖之上,接著又盤旋著朝向大力的手咬了過去。

    唔這一招,我在童耀身上也見到過。

    看來有些攻擊本能,是生物之間共有的啊。

    向大力見招拆招,猛地將禪杖往地上一戳,“當啷啷”的聲音響起,土地登時被戳出一個大洞,眼鏡王蛇便被震了下來。

    “該死的畜生,活得不耐煩了”向大力怒罵一聲,再次狠狠一杖砸了過去。

    到底是s級的通緝犯,哪怕對面是一條巨大的眼鏡王蛇,向大力也完全不放在眼里,而且也確實擁有反殺的實力。

    這一杖下去,眼鏡王蛇顯然來不及躲避了,它的速度再快,也沒向大力的速度快。但是就在這時,兩邊突然又“沙沙沙”地響起不少聲音,向大力眼睛一瞥,赫然發現地面上至少有十多條毒蟲朝著自己爬了過來,其中不僅有色彩斑斕的毒蛇,還有渾身黝黑的蝎子和蜈蚣,個個都是大塊頭,至少有人的拳頭那么大,輕松放倒一頭大象都沒問題。

    它們破土而出,在土地之中蜿蜒爬行,這一幕別說是向大力,就連我都看得驚悚不已,忍不住看著自己左右,不會也有什么毒蟲在吧

    “砰砰砰”

    “啪啪啪”

    向大力的禪杖迅速掃向四周,到底是s級的通緝犯,那些毒蟲不是對手,登時個個歪倒在了一邊,紅的、綠的、黑的液體四處噴濺,灑在地上還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并且飄起一股青煙。

    被液體浸染過的地面,也迅速染成了墨汁一般的黑色。

    可見之毒

    雖然向大力將這些毒蟲全干掉了,但他顯然很怕四周還有毒蟲,“噔噔噔”地往后退了好幾步,確定沒有了后,再大聲喊道“南海觀音,你他媽到底搞什么鬼,有能耐就出來跟我面對面地決戰,老是躲在背后有什么意思”

    向大力的聲音極大,響徹四野。

    但是依舊沒有一點回應。

    那條眼鏡王蛇倒是沒有繼續追擊向大力了,而是像頭忠犬一般守在紅花娘娘身前,時不時還繞著紅花娘娘游上幾圈,頭顱高高昂起,仿佛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權喏,這個女人是我的

    一般人看到這么粗大的眼鏡王蛇,早就嚇得魂飛魄散,更別提這蛇還繞著自己游幾圈了。

    還不當場嚇得尿失禁啊

    但是紅花娘娘卻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不僅沒有害怕,反而特別安心,臉上布滿輕松、踏實,甚至伸出手來拍了拍眼鏡王蛇的頭,微笑著道“小乖,謝謝你啦”

    小乖

    紅花娘娘竟然叫一條至少三四米長的眼鏡王蛇是小乖

    我覺得我的世界觀要崩塌了。

    最稀奇的是那眼鏡王蛇,在被紅花娘娘拍過腦袋以后,登時便把腦袋挺得更加高了,拖在地上的尾巴都來回擺了起來。按理來說,這種冷血動物是不可能露出什么表情的,但我從它的眼神之中明顯讀出了得意。

    嗯,實在是太得意了,完全掩蓋不住的得意啊。

    一條蛇竟然也能得意,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又擴大了一步。

    “還不肯回應是吧”向大力“咣”的一聲,將禪杖狠狠往地上一戳,“南海觀音,看來你今天是鐵了心要護著紅花娘娘了,好、好、好那咱們兩個s級通緝犯,今天就一決高下吧”

    說著,向大力再次朝紅花娘娘走了過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