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4367985/

第四百一十章 輕松應戰
    第四百一十章 輕松應戰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沈芷幽已經死了的時候,只聽到“嘭”的一聲,一條更加粗壯的藤蔓突然之間拔地而起,藤蔓上綴滿了晶瑩剔透的小珠子,還有一些淡黃色的漿果,在陽光的照耀下,小珠子折射出不同的光芒,看起來美輪美奐。

    “哇!這是什么藤蔓?好漂亮,我根本沒有見過哪。”

    “上面那些漿果可以吃嗎?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奇怪,極地之巔怎么會出現藤蔓來著?”

    “極地之巔環境多變,出現各種靈植靈獸的可能性都有,這有什么奇怪的。”一個自以為自己學識廣博的人,滿臉不屑地對提問者說道。

    然而,就在他話音剛落的一剎那,那條藤蔓忽然“唰”地朝尉遲真人攻擊了過去!

    “啪啪啪啪啪……”

    在搖擺的藤蔓中,那些漿果飛快地往尉遲真人身上砸了過去,尉遲真人始料不及,一下子就被砸中了好幾個!

    他身上的衣服頓時被腐蝕出了好幾個大洞!

    “我的天哪,那些漿果居然是具有腐蝕作用的!”

    “額……剛剛我還想著能不能吃來著,幸虧沒有伸手去試上一試。”

    “話說,這藤蔓怎么會無端端專門針對尉遲真人發出攻擊來著?”

    像是在回應著他的話,一抹粉色的身影,瀟灑而飄逸地站在了那條巨藤的藤蔓上,藤蔓雖然搖擺得厲害,但她卻巋然不動,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玩藤蔓靈符?我才是鼻祖呢!”

    沈芷幽冷笑了一聲,從儲物戒里“唰”地拿出了一張烈火符,不緊不慢地往尉遲真人的那條藤蔓上一彈!

    “轟!”

    那條藤蔓瞬間就熊熊地燃燒了起來,藤蔓瘋狂地在火光中掙扎著,轉眼間就化作了灰燼。

    尉遲真人咬咬牙,也想要如法炮制,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五級的烈火符,“唰”地朝沈芷幽的藤蔓扔了過去。

    結果,他的烈火符沾到沈芷幽的藤蔓上,就如同灰塵掉到了水面上一樣,沒有激起半分的漣漪。

    尉遲真人的瞳眸狠狠縮了縮,他不信邪,又甩出了好幾張靈符!

    風系的,水系的,金系的,土系的……

    這些靈符飄到沈芷幽的藤蔓上,竟被它緩緩地融進了藤蔓的根莖里。

    “嗝……”

    藤蔓搖了搖,像是打了個飽嗝。

    圍觀的眾人:“……”

    尉遲真人:“……”

    這到底是什么鬼藤蔓,簡直成精了。

    尉遲真人的臉色紅了白,白了紅,變幻得飛快。

    他咬了咬牙,對沈芷幽怒目而視地說道:“沈芷幽!你還記得我們是要比拼靈符的嗎?你直接用靈術驅動木系靈植來對付老夫,你這是作弊!”

    圍觀的眾人聽了,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片恍然的神色。

    原來是用靈術催生出來的高等靈植哪,難怪那么厲害,簡直成精了似的。

    如果僅用靈符的話,根本達不到這種效果吧?畢竟,靈符生出來的靈植都是幻象,不會有如此靈動的舉動的。

    沈芷幽輕笑了一聲,豎起食指,搖了搖,說道:“你沒見過,可不代表它不存在。”

    沈芷幽說完,“啪”地打了個響指,藤蔓“唰唰唰”地對尉遲真人發動了新一輪的攻擊!

    等到它把身上的漿果全都甩完后,藤蔓的身形閃了閃,消失不見了。

    一張靈符輕飄飄地飛著,落到了沈芷幽的手上。

    由此,尉遲真人對沈芷幽的質疑不攻自破,沈芷幽的靈植還真的由靈符生成的。

    而且,看起來,這張靈符還是可回收的?!這到底是什么靈符呀,竟然如此獨特!

    眾人都伸長了脖子,朝沈芷幽的手心看過去,希望能夠看清楚那張靈符的樣子。

    只可惜,下一秒,沈芷幽就把靈符收回了自己的儲物戒里。

    唯留眾人遺憾長嘆。

    尉遲真人的臉色扎青乍白。

    第一輪交鋒過去,作為玄武大陸第一靈符師的他,竟然完全沒能在沈芷幽的手下討得了好!和衣袂翩翩的沈芷幽比起來,此時衣服左一個破洞,右一個破洞的他,看起來真是分外狼狽。

    若不是他所穿的衣服本身就具有一定防御能力的話,他現在指不定都得被那些漿果給毀容了!

    他磨了磨牙,從儲物戒里又拿了三張靈符出來,一一往極地之巔的冰雪里拋擲過去。

    第一張靈符下去,極地之巔的冰雪迅速融化。

    第二張靈符下去,極地之巔的地面上,瞬間迸發出了汩汩的熔巖。

    第三張靈符下去,熔巖里頓時竄出了一頭由熔巖組成的巨怪,揮舞著拳頭就往沈芷幽的身上砸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這也就是幾秒之間所發生的事情。

    眾人驚呼了一聲,眼帶狂熱地看向了那頭巨大的熔巖怪。

    能夠在那么短的時間內改變極地之巔的環境,還凝聚出了一頭熔巖怪,尉遲真人的用符能力真是到達了爐火純青的境界了哪。

    至少,在場這么多人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絕對不超5個!

    他們對尉遲真人的欽佩之情,更深了。

    這頭熔巖怪雖然身形巨大,動作卻非常地利索,做勾一拳又踢一腳,時不時還會濺出滾滾的巖漿,引得沈芷幽不得不左右躲避,看起來是分外地狼狽。

    當然,那也只是“看起來”的而已。

    由于離得遠,便也就沒人發現,至始至終,沈芷幽的嘴角噙著一抹輕松的笑意,眼底里不見半分的慌張。

    眾人都以為沈芷幽撐不過一炷香的時間,結果,熔巖怪打了老半天,都沒打到沈芷幽的身上。

    尉遲真人怒了,他不再使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而是直接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大沓的靈符,開始瘋狂地朝沈芷幽攻擊過去!

    沈芷幽冷笑了一聲,也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大沓靈符。

    尉遲真人定睛一瞧,張狂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你手里那幾張五級不到的靈符,就想贏了老夫手里八級以上的靈符?真是可笑!你真的是靈符師嗎?哈哈哈哈哈哈……”

    沈芷幽雙眸一瞇,嘴里發出了一聲輕笑。

    “能不能贏,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沈芷幽說完,把手里的靈符一揮!

    恰在此時,尉遲真人的靈符也到了她的面前。

    兩張靈符就這樣撞到了一起。

    “怦!”

    一聲小小的炸裂聲后,尉遲真人的八級靈符,碎了。

    尉遲真人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