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4298687/

第四百零八章 極地之巔
    第四百零八章 極地之巔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兩名流火國的將領必死無疑時,兩張靈符“唰唰”地穿過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精準無比地落在了這兩名流火國將領的身上。

    他們身上的火焰瞬間就消失了,一陣清涼無比的感覺從他們的皮膚,滲透到了他們的肌肉和骨頭里。

    身上的疼痛,消失了。

    沒等中年男子反應過來,又是一張靈符“唰”地穿過了人群間的縫隙,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手勁一松,這兩名將領就從他的手心掉了下去。

    這兩名將領忙不迭地逃回了流火國的陣營里。

    “靈符師?!”中年男子眼冒火光,咬牙切齒地說出了這三個字。

    他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張靈符,“啪”地貼在了自己的身上,手臂上的麻痹感就消失不見了。

    “沈芷幽!是不是你?你有種就出來,躲在別人的身后算什么好漢?!如果你不出來的話,我就把你流火國上上下下幾千萬人口全滅了!”

    中年男子怒火中燒地吼道。

    天燼國的將士們露出了一個幸災樂禍的神色。

    滅了好,滅了的話,他們天燼國就沒有敵人了。

    一聲輕笑在人群中響了起來——“好漢?我本來就是一個小女子,我何必跟你爭一個‘好漢’的名號?況且,我躲在別人身后很沒出息的話,那你這個拿凡人出氣,絲毫不顧及對方有沒有靈力的靈符師,又算得上個什么東西?”

    言下之意,中年男子不是東西!

    中年男子快被氣死了。

    他舉起手,“轟”地往聲源處砸了一個火球過去!

    流火國的將士們慌忙四散逃命。

    “別跑,跑了,豈不是顯得我們怕他了?”

    沈芷幽輕聲說道,慢條斯理地單手一翻,手里出現了五張靈符。

    這五張靈符乍一拋出去,就在人群上空形成了一道透明的屏障。

    “轟轟轟!”

    好幾個火球砸到了屏障上,除了炸開一朵朵火光之外,連流火國眾位將領和士兵的一根汗毛都沒傷到。

    與此同時,沈芷幽也終于姍姍地從人群里走了出來。

    此時的她,沒有了剛剛那副清冷而無法高攀的樣子,又恢復了往常的靈動和笑顏。

    “沈姑娘!”

    流火國的將領和士兵們激動地喊了她一聲。

    沈芷幽點點頭,朝他們微微笑了一下。

    眾位將士們松了一口氣——只要沈姑娘清醒了過來,那他們也就有救了。

    不過,天燼國那邊,卻是另一番場景。

    天燼國的將領和士兵們嘲諷地看著流火國這邊的場景,心中冷笑道:你以為沈芷幽清醒過來,你們流火國就有救了?

    也不看看你們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可是玄武大陸第一靈符師,你們就等死吧!

    中年男子也同樣看不起沈芷幽這個存在。

    他高高在上地乜了沈芷幽一眼,冷笑道:“原來,你就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還殺了我徒兒的沈芷幽?”

    說到最后一句,中年男子心里又是一陣氣血翻騰,惱怒不已。

    沈芷幽勾勾唇角,淡定地說道:“你是蠢呢,還是瞎哪?你徒弟的尸體明明都已經顯示死了好幾天了,你還硬要把她的死因扣在我的頭頂上,你是嫌沒人背鍋嗎?”

    嚯!這沈芷幽的嘴巴,可真是氣死人不償命哪!

    眾人都聽得一愣一愣的,目瞪口呆了。

    “誰說我的徒兒死了好幾天了?!”中年男子狠狠地問道。

    “尸體都開始發臭了,尸身上也有尸斑了,難不成她還能只死了半個時辰?”

    沈芷幽挑眉說道:“你實在不愿相信的話,大不了可以請凡人界的仵作來驗一把尸,看看真相到底是什么。”

    不可否認,沈芷幽所說的話,都是真的。

    不過,對于中年男子來說,到底是誰殺了薛曼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敢欺負他徒兒的沈芷幽,他一定不會放過!

    “我不在乎真相!我只知道,你,必須死!”

    中年男子說完,單手一翻,掌心里就出現了一股翻滾著的液體。

    這股液體有著劇毒,只需要碰觸到一點點,就能讓對方死無全尸!

    “誒,等一下。”沈芷幽慢條斯理地舉了舉手掌,不緊不慢地說道,“你叫‘尉遲真人’?是薛曼舞的師父,玄武大陸第一靈符師?”

    “哼,怎么,你想在臨死前,弄清楚我的身份?很好,你猜對了。”

    尉遲真人冷笑道,“現在你可以死得瞑目了嗎?”

    他說完,手里的液體翻滾攪動了一番,似乎蠢蠢欲動地想要向沈芷幽灑過去了。

    “死得瞑目?不,在沒有打破你這個玄武大陸第一靈符師的‘神話’之前,我并不打算死。”沈芷幽笑瞇瞇地說道。

    尉遲真人愣了一愣,隨即,充滿嘲諷意味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你?還想打敗我?!真是個笑話!哈哈哈哈哈……”

    沈芷幽聳了聳肩膀,說道:“誰知道呢,不試一試的話,誰也不知道到底勝負是什么,對嗎?更何況……”沈芷幽咧了咧嘴,“在前任第一靈符師沒死之前,你不也是一直只能屈居第二而已嗎?”

    尉遲真人的臉上劃過了一抹惱怒的神色。

    是的,在那個人沒死之前,他一直都只能停留在第二的位子上。

    雖然在玄武大陸所有靈符師之中名列第二,他的實力也算是有目共睹了,但是,能被世人記住的,永遠是名列第一的那一個。

    因此,他非常地不滿,也非常地不甘。

    現在,沈芷幽再次提起這件事情,簡直是把他陰暗的記憶再次攫取出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實在是太可恨了!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有著一個和之前那位一模一樣的名字,就也能成為第一靈符師了嗎?可笑之極!”

    尉遲真人冷冷地笑道,不留余力地打擊著沈芷幽。

    沈芷幽撩了撩頭發,說道:“既然尉遲真人不肯相信我的話,何必不跟我比試一番呢?”

    “行!那我就和你比試比試,讓你死得明明白白,心服口服!”

    尉遲真人說完,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五張靈符。

    “等等。”沈芷幽再次舉手制止了他。

    “你還想怎么樣?”尉遲真人惡聲惡氣地問道,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就這樣在這里比的話,沒有多少說服力。不如這樣吧,我們換一個場地,在極地之巔比,怎么樣?”沈芷幽微微勾了勾唇角。

    極地之巔,是在惡劣到極致的環境中,天然形成的一個比斗平臺。

    雖然環境惡劣,但是,這里卻是大部分靈符師比斗時候最喜歡去的地方。

    因為,在極度惡劣的環境中比斗,也是一種挑戰。

    這也是歷年靈符師進行重新排位比賽的時候,最喜歡去的比斗之地。

    尉遲真人沉吟了片刻后,冷冷地勾了勾唇角。

    “行!那就去極地之巔!”

    歷屆靈符師的排位賽,都是在極地之巔舉行,對于他來說,早就適應了極地之巔的環境。

    這個沈芷幽,肯定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乍一聽說靈符師的排位賽是在極地之巔舉行,就腦袋發熱地提出了這個要求。

    這樣也正好。

    到時候,他能讓對方死得更難看!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