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1769212/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再被威脅
    第三百七十五章 再被威脅  

    作為玄武大陸第一靈符師的弟子,薛曼舞向來是高傲的。

    她高傲得不屑于去暗害別人,從而獲得自己的利益。

    而這一次,算是她第一次徹頭徹尾地用不正當的手段,去謀害另外一個人的性命。

    當她踏著月色,從小亭子里回到天燼國的陣營時,她背后的衣服,全濕了。

    是因為過度緊張而導致的。

    “國師大人,您去哪里了?陛下已經等候您很長時間了呢。”

    魏凌霄身邊的太監小跑著來到了她的面前,對她鞠躬說道。

    薛曼舞微微一愣:“陛下?”

    “是呀,陛下已經在您的小院子里,等候您多時了呢。”

    薛曼舞的心弦像是被一根羽毛微微掃了一下,行動快于思緒,她忙不迭地往小院子里跑了進去!

    然而,當她來到小院子里時,卻發現,小院子里空無一人。

    “陛下呢?”

    薛曼舞對魏凌霄身邊的小太監問道。

    小太監往薛曼舞的房間遙遙一指,然后,躬身退出了小院子。

    陛下竟然在她的房間?

    薛曼舞的心跳漏了半拍,懷著緊張的心情,一步步地朝著房間走了過去。

    “咿呀——”

    薛曼舞推開了房門,房間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陛下?”

    薛曼舞試著呼喚了一聲。

    黑暗中,一個有力的大手忽然之間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薛曼舞低呼了一聲,被對方一個用力,扯到了窗邊。

    窗外,月色朦朧,在稀疏的月色下,薛曼舞也看清楚了對方的樣子。

    “陛下……”

    薛曼舞的聲音忽然之間就柔軟了下來,似水的雙眸含羞地朝著面前的男人看了過去。

    明明知道這個男人的心里還有著別的女人,明明知道,這個男人很有可能在利用自己。

    但薛曼舞還是會迷失在那雙深邃的眼睛里,如中了迷-藥一般,奮不顧身地跳進這個男人為她設下的陷阱里。

    魏凌霄眸色沉沉地看著薛曼舞,看著薛曼舞這張與記憶里的人有七分相似的面龐。

    他忽而展顏一笑,在薛曼舞進一步沉淪在他的笑容中時,他朝著薛曼舞壓了下去。

    月色,更深了。

    天空中漂浮著的長云,緩緩地掩去了這一輪明月的光芒。

    也掩去了夜空下曖-昧的喘-息。

    在院子外的花叢邊,鳳亦霜死死地盯著緊閉的房門,狠狠地從身旁揪下了一朵綻放得正艷的月季,用力一掐,把它捏成了一團殘花。

    花汁,從鳳亦霜的指間緩緩地流了下來,滴落在了地上。

    “主子……”

    鳳亦霜的身旁,她的貼身婢女略有些害怕地看著她。

    害怕被她遷怒。

    良久,鳳亦霜才從嘴里擠出了一抹冷笑。

    “呵,沒想到,沈芷幽死了都要和我爭!出現一個和她同名同姓,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就算了,現在,不過是一個長相與她有七分相似的贗品,居然都能把陛下迷得神魂顛倒,樂不思蜀!”

    鳳亦霜說著,眼底里的恨意幾近是有若實質般地噴涌了出來!

    “這個……”她的貼身婢女小心翼翼地措著辭,“陛下他未必就是迷上了國師,我聽陛下身邊的太監公公說,除了要國師侍寢之外,其他時間里頭,陛下他都沒怎么在意過國師的。”

    “要她侍寢還不夠嗎?!難道還要讓她生出孩子來,才算是被她給迷住了?!”

    鳳亦霜惡狠狠地沖身邊的婢女發泄道,臉上的表情既扭曲又猙獰。

    她的貼身婢女被狠狠地嚇了一跳,“撲通”地跪在了地上,不斷磕頭說道:“奴婢該死,奴婢該死,請娘娘恕罪……”

    鳳亦霜冷笑一聲,也不叫她起來,就這樣高高在上地看著她的婢女磕得頭破血流。

    對,就是這樣,她才是天燼國的皇后,也是鳳族的圣女,所有人都要匍匐在她的腳下,成為她的裙下之臣。

    哪怕是薛曼舞,哪怕是沈芷幽,都不該成為她的絆腳石!

    誰敢阻撓她,誰就得死!

    鳳亦霜的眼里閃過了一絲暗光,目光幽幽地朝著薛曼舞緊閉的房門看了過去。

    等到沈芷幽死了之后,這個薛曼舞也不能留了。

    陛下的身心,都只能屬于她一個人的!

    又是*-愉過后,薛曼舞在渾身的酸痛中清醒了過來。

    看著身上星星點點的痕跡,薛曼舞的內心,升起了一絲絲的甜蜜。

    或許,在陛下的心里,還是有她的吧?

    否則,又怎么會三番四次地找她侍寢?

    這樣一想,她對沈芷幽的厭惡又消退了不少。

    畢竟,沈芷幽現在是流火國七皇子的女人,和魏凌霄根本沒有多少交集,如果她非要殺掉沈芷幽,反倒顯得有點小題大做了。

    也許,終有一天,她能夠徹底取代沈芷幽在陛下心目中的位置呢?

    薛曼舞這樣想著,偷偷把儲物戒里的那一小瓶毒藥,往深處壓了壓。

    她不想再冒那么大的風險了。

    這天中午,薛曼舞再次約了沈芷幽出去。

    本來,這種毒-藥是要連續下七天才能見效的,而這一次,薛曼舞想了又想,終究還是沒把新的毒-藥滴進茶水里。

    盡管,她并不知道,即便她把毒-藥滴進茶水里,也不會影響沈芷幽一分一毫。

    因為,沈芷幽早就把裝有毒-藥的瓶子給替換掉了。

    “你瞧,我早就說過,薛曼舞的本性并不算壞,這一次邀約,她可沒有給我下毒。”

    薛曼舞走后,沈芷幽對從隱蔽處走了出來的墨子軒挑挑眉毛,略有些得意地說道。

    墨子軒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隨即,狠狠地在她的腦門上敲了一記!

    “哎喲!墨子軒,你干嘛又敲我?!”

    沈芷幽忍不住朝墨子軒磨了磨牙。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一口朝著墨子軒的爪子咬下去,免得他一天到晚手癢地敲她腦袋。

    她這顆腦袋可是很金貴的,被墨子軒不分輕重地敲傻了怎么辦?

    “我的小幽兒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好心了,嗯?對待一個想要你命的人,居然都那么心慈手軟。”墨子軒笑瞇瞇地問道,眼底里,卻滿是認真。

    沈芷幽怔愣了片刻,神色里出現了短暫的迷茫。

    是哪,她不是向來都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嗎?為什么這一次,她卻對敵人一再手軟呢?

    沈芷幽出神地想了想,最后,嘆了一口氣,自嘲地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過去自己的影子吧。”

    一樣地為了所謂的“愛情”,會奮不顧身,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墨子軒眸色沉了沉,微微勾唇,說道:“不,小幽兒和她可不一樣。”

    沈芷幽挑挑眉毛,說道:“這話怎么說?”

    “如果小幽兒發現對方心中沒有自己,又或者說移情別戀了,那只會瀟灑地離開,而不是想盡辦法除掉對方喜歡的人,我說得對嗎?”

    沈芷幽愣了愣,隨即,無奈地笑道:“還真被你這家伙猜對了。”

    前世,在她得知了魏凌霄打算迎娶鳳族的圣女鳳亦霜以后,她唯一想到的,就只是離開天燼國皇宮,離開魏凌霄。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把鳳亦霜怎么樣,畢竟,那時候的她,壓根不認識鳳亦霜。

    正所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利用她又舍棄她了的人是魏凌霄,而不是鳳亦霜,她即便要報仇,也只會找魏凌霄報仇,和鳳亦霜無關。

    所以,她不會像薛曼舞一樣,為了得到對方的愛情,就偏執地要除掉對方喜歡的人。

    “我喜歡小幽兒的,也正是這一點。”墨子軒笑了笑,認真地說道,“在這一點上,她永遠都比不上你。”

    沈芷幽無語地白了墨子軒一眼。

    “好了,別給我戴高帽子了,再戴的話,我的頭就要承載不住了。”

    墨子軒稍稍愣了愣,隨即,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完后,他神色微斂,神情專注地對沈芷幽說道:“不過,小幽兒,我話可說在前面,現在,那個女人對你還沒有造成什么實質上的傷害,所以,我尊重你的選擇,對她不會有過多的追究。而如果她還執迷不悟對你下手的話,我鐵定是要讓她付出代價的!”

    沈芷幽揚了揚眉毛,翹翹紅唇,明眸笑道:“那當然,如果她敢繼續對我下手的話,別說是墨子軒你,即便是我,也不會讓這件事就這么輕易地揭過去!”

    沈芷幽神色微冷地說道:“我會親自讓她付出代價!”

    另一邊,在薛曼舞回到天燼國的軍營里以后,她拿著那瓶毒-藥,盯了良久,隨即,偷偷地來到了花圃旁邊,打開了瓶蓋,想要把這一小瓶毒-藥給倒了。

    “你在干什么?”

    一個語氣頗冷的聲音在她的身后響起,讓她手一抖,差點就把毒-藥給摔了下去!

    “皇后?”

    薛曼舞連忙把毒-瓶子的蓋子壓了回去,故作淡定地轉過了身去。

    “哼,別掩飾了,剛剛你想要做的事情,我統統看到了。”鳳亦霜冷笑著說道,神色陰霾地掃了一眼她手里的瓶子。

    薛曼舞咬咬牙,一鼓作氣地說道:“你看到了又怎么樣?是,我已經不想做這件事情了,所以,我決定把這瓶毒-藥給倒了。”

    “呵呵,怎么,你覺得,陛下已經喜歡上你了,所以你不需要再毒-殺沈芷幽了,對嗎?”

    鳳亦霜笑容冰冷地說道,一語就道破了薛曼舞的所思所想。

    “是又怎么樣?即便陛下他現在沒喜歡上我,以后也會喜歡上我的,他和沈芷幽之間,早就成為過去了。”

    薛曼舞無比堅定地說道。

    “嗤,天真!”鳳亦霜嘲諷道,“做替代品做得那么甘心的人,我還真是第一次見。你想想看,你容貌比不上沈芷幽,用符能力比不上沈芷幽,說不定床-上-功-夫也比不上沈芷幽,你用什么東西來和她比?你還妄想著取代她,成為陛下心里的那個人?笑話!”

    薛曼舞呼吸一窒,居然沒能找到半分反駁鳳亦霜的話。

    鳳亦霜嗤笑道:“所以,本宮還是勸你早點收拾好你那些不切實際的希望吧,沈芷幽不死,你永遠成為不了陛下心目中最重要的那個人。”

    薛曼舞冷冷地說道:“那皇后娘娘你呢?你就甘心讓沈芷幽一直壓在你的頭頂上?你怎么就不動手除掉沈芷幽,偏要我來動手?”

    鳳亦霜神色里閃過了一絲陰霾。

    她冷冷一笑,說道:“即便本宮成為不了陛下心目中最重要的女人,至少,本宮也是他的正宮皇后了,而你,什么都不是。”

    薛曼舞捏緊了手里的瓶子,說道:“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再做這件事情了。我和沈芷幽接觸過,我……我并不是很討厭她。”

    是的,在薛曼舞和沈芷幽接觸的這兩天時間里,薛曼舞發現,她竟然沒辦法徹底討厭上沈芷幽。

    相反,沈芷幽身上的很多東西,都是她所欣賞的。

    特別是沈芷幽對于靈符的獨特見解,讓她常常有種豁然開朗的頓悟感。

    如果她們之間不是情敵關系,說不定,她們倆還能成為關系交好的朋友。

    只可惜,她們之間,橫亙著一個魏凌霄,所以,薛曼舞也沒辦法徹底和沈芷幽毫無芥蒂地相處。

    鳳亦霜的眼底里迸發出了兇狠的冷意!

    沒想到啊沒想到,那個同樣叫“沈芷幽”的女人,竟然有那么大的魅力,把她手中的棋子也給撬走了,嗯?!

    鳳亦霜冷笑連連,對薛曼舞說道:“只可惜,你現在才來后悔,已經太遲了,這件事,你想做得做,不想做也得做!除非,你完全不介意被墨子軒和魏凌霄兩個人聯合追殺。”

    薛曼舞心里一提,瞪大眼睛問道:“你什么意思?!”

    “呵,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鳳亦霜說完,拿出了一個記錄球,“你沒想到吧,本宮把你暗中想要謀害沈芷幽的整個過程都給記錄下來了,如果你不想繼續給沈芷幽下-毒的話,本宮就把這個記錄球交給陛下和流火國的七皇子,人手一份!你盡可以想象一下,這兩個男人若是知道你要對付他們的心上人,他們會用什么方式,來反對付你。”

    鳳亦霜不緊不慢地說道,唇角的笑容,狠毒而陰森。

    “你……你卑鄙!”薛曼舞大喊了一聲,驚愕無比。

    “呵呵,卑鄙?”鳳亦霜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一樣,笑聲更加森冷了,“對于本宮來說,只要能夠達到目的,再卑鄙又怎么樣?”她慢條斯理地接著說道,“做,還是不做,選擇權在你手上,你自己挑吧。”

    薛曼舞的眼里,閃過了劇烈的掙扎。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