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1465122/

第三百六十八章 渣男心機
    第三百六十八章 渣男心機  

    看著眼前這張有著熟悉影子的面容,魏凌霄的眸色又暗沉了幾分。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了手,拇指撫過了那精致的眉眼,翹挺的鼻子,再緩緩地停留在了那張小巧的嘴巴上。

    “陛……陛下……”

    被魏凌霄如此專注而曖昧地對待,女子白皙的臉頰上,早已緋紅一片。

    要不是還有一群宮女在旁邊看著,恐怕,她早就要軟倒在魏凌霄的懷里了。

    她心跳如擂,看向魏凌霄的雙眸里,水光盈盈,滿是戀慕,一雙紅唇輕輕咬著,似幽似怨,像是在引人采擷。

    旁邊的宮女們也仿佛受到了這種氣氛的影響,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緊張又略帶羞澀地看著院子中這兩個身份高貴的人,總感到下一秒,陛下就會吻下去。

    在她們看來,陛下英俊偉岸、位高權重,國師傾國傾城、天資過人,真是無比登對的一雙璧人。

    哪怕是皇后鳳亦霜,站在國師面前,也得遜色三分。

    就在宮女們屏息等待的時候,魏凌霄卻微微一滯,眼底里的深色逐漸散去,漆黑色的瞳眸里,清晰地映出了眼前女子的樣子。

    不是她,即便有著七分相似,也不是她……

    魏凌霄臉上的笑容沒有褪去,只裝作不經意間,在女子的臉頰上輕輕拂過,為她拂去頰邊的一縷亂發,便把手放了下來。

    “陛下……”

    女子心里眼里滿滿的失落,呼喚著魏凌霄的聲音里,也帶上了幾許幽怨。

    魏凌霄仿佛沒有聽出女子的話外之意,溫柔地說道:“國師今天一直都呆在院子里畫靈符嗎?不出去走走?”

    “我說過好幾次了,陛下喚我‘曼舞’就行,總是叫我‘國師國師’的,多見外。”

    薛曼舞輕嗔道,像是有點慍怒,又像是在撒嬌。

    “好,那朕就叫你‘舞兒’,好不好?”

    魏凌霄笑得更加溫柔,目光里的柔意,仿佛要溢出來一樣。

    只是,如果有心仔細去看便能發現,魏凌霄的眸底深處,沒有半分的情緒。

    薛曼舞早已被“舞兒”兩個字給迷得七葷八素了,又哪里會去用心分辨它的真假?

    她羞澀地垂下了頭,內心萬分地希望,有一天,魏凌霄的懷抱能夠獨屬于她一個人。

    魏凌霄眼底的眸光閃了閃。

    “對了,舞兒,朕這次過來,是和你有要事相商的。”

    薛曼舞抬起頭,柔柔地問道:“什么要事呢?”

    “朕本來想借著舞兒你給朕的靈符,一舉拿下流火國那座城池的,沒想到,那個流火國的七皇子會突然之間出現,壞了朕的全盤計劃。”

    “流火國那邊不接受陛下您的威脅,連一個半死不活的蘇飛羽都不肯交出來么?”

    “蘇飛羽倒是其次,既然軒轅墨來到了城池里坐鎮,那這座城池就沒那么容易拿下來了。”

    “流火國的七皇子軒轅墨那么厲害?!”薛曼舞不由得驚嘆道。

    魏凌霄想到了墨子軒和沈芷幽之間的關系,眼底里劃過了一抹冷意。

    如果可以,他還真不希望墨子軒如此厲害。

    最好墨子軒能夠像一只螻蟻一樣,能被他隨時踩死是最好的了。

    只可惜,魏凌霄向來不愛自欺欺人,他很清楚,墨子軒擁有與他一拼的實力。

    “很厲害。”魏凌霄淡淡地說道,眼底里眸光銳利、波濤洶涌,“所以,要對付他的話,一點都不能掉以輕心。”

    “如果陛下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盡管對我說,我能做到的,一定會盡全力去完成。”

    薛曼舞柔聲款款地對魏凌霄說道,眼中的戀慕情懷,絲毫不加掩飾。

    “還是舞兒懂朕。”魏凌霄微笑道,“在流火國七皇子軒轅墨的身邊,也有著一個用符高手,所以,舞兒之前為將士們制作的靈符,恐怕會被那個用符高手給破壞掉。”

    “喔?居然有靈符師能讓陛下如此忌憚?竟然認為她能破壞掉我的靈符?”

    薛曼舞似是打趣般地說道,語氣中卻帶上了明顯的懷疑。

    她不太相信,作為玄武大陸第一靈符師親傳弟子的她,竟然會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給破掉她的靈符力量。

    像是想到了什么,魏凌霄笑了笑,語氣里帶上了幾分篤定。

    他一字一頓地說道:“她的確有這個能力,破壞掉舞兒你的靈符。”

    “那不知道,我能否有幸知道那個靈符師的名字?”

    薛曼舞不依不撓地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很介意魏凌霄說她不如另外一個靈符師。

    而且,魏凌霄提起那個靈符師時,那種語氣也讓她分外地不愉快。

    這是屬于一個女人的直覺。

    “她的名字么……”魏凌霄眸眼深處劃過了一抹晦暗的情緒,“沈芷幽,她的名字,叫沈芷幽。”

    “沈芷幽?!”

    薛曼舞低呼了一聲,瞪大了雙眼。

    “怎么,你認識沈芷幽?”

    魏凌霄看著薛曼舞,神色讓人辨不清楚。

    不過,薛曼舞也沒有仔細地探究魏凌霄的表情,她的關注點,都在“沈芷幽”三個字上面了。

    “我不認識沈芷幽,不過,作為玄武大陸的靈符師,又有誰沒聽說過這個名字?!”薛曼舞吃驚地說道,“師父成為第一靈符師之前,沈芷幽可一直都壓在她的頭頂上的。師父說,如果不是沈芷幽身消玉隕了,第一靈符師的位置,根本就輪不到她來做。可是,沈芷幽不是死了嗎?她又怎么會在流火國七皇子的身邊?”

    魏凌霄的呼吸有了兩分急促,又很快掩飾了過去。

    “她是死了。”魏凌霄沉聲說道,“呆在軒轅墨身邊的那個靈符師,不是你所聽說過的那位,而是一個和她同名同姓的人。”

    “難怪了,我就說呢,怎么會死而復生了呢。”

    薛曼舞搖頭說道,松了一口氣。

    魏凌霄的眸色沉了沉。

    薛曼舞旋即笑道:“既然不是我所聽說過的那個靈符師,那陛下您就可以放心了,雖然她也叫‘沈芷幽’,不過,她的實力可遠遠比不上那位前輩。我的師父可是現在玄武大陸排名第一的靈符師,我作為她的徒弟,不至于連一個小小的,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都比不了。”

    薛曼舞說著,語氣里帶上了幾分倨傲。

    在靈符這個領域里,她可是有信心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人!

    “希望是這樣吧,還是那句話,不要輕敵,軒轅墨身邊的那位靈符師,的確不好對付。”

    魏凌霄再次提醒了一句。

    “我清楚了的,陛下。我會在這兩三天的時間里,趕制出一批新的,威力更大的靈符,到時候,您讓天燼國的士兵們人手一份,我能保證,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拿下城池!”

    薛曼舞信誓旦旦地說道,潛藏著的好勝之心,也被激發了出來。

    “好的,那朕就看舞兒的能力了。”

    魏凌霄意味深長地勾了勾唇角,眸光變得愈發深邃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