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1089014/

第三百五十章 到底誰治!
    第三百五十章 到底誰治!  

    當所有人趕到了二皇子寢宮門口時,二皇子的寢宮里,已經里三層,外三層地圍了一堆的人,其中,站在最里面為二皇子診脈的,正是海離國太醫院的首席。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皇兒怎么突然之間就吐血暈倒了?!”

    海離國的國主怒氣沖沖地質問道,就差要把太醫院都給掀了,來發泄心中的怒意了。

    海離國的首席太醫這邊才給二皇子診完脈,那邊一轉身,就直面上了國主的怒氣,被嚇得一個哆嗦,差點就癱坐在了地上。

    “那……那個……”

    首席太醫遲疑地斟酌著字句,似乎在考慮著要怎么說,才能讓國主的怒氣值不再繼續往上飆。

    “快說!別結結巴巴的!”

    海離國國主怒瞪了太醫一眼。

    首席太醫“撲通”地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說道:“二皇子殿下他……他身上狼毒草的余毒,復發了哪!”

    “什么?!”

    海離國國主和靜貴妃都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他們真希望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然而,太醫還是打破了他們的希冀。

    “請陛下和靜貴妃娘娘恕罪,二皇子殿下他身上的余毒,復發了!”

    首席太醫話語一出,所有的太醫都跪在了地上。

    他們也都希望是自己診斷出了差錯,只可惜,他們輪番診斷了至少兩次,得出的結論都是如此。

    “你們不是說,只要有修田丹的話,本宮的皇兒就能痊愈了嗎?!現在修田丹也吃下去了,為什么余毒卻復發了?為什么?!”

    靜貴妃厲聲質問道,那雙美眸里的怒火,都有若實質了。

    太醫們俯趴在地上,驚懼無比地顫抖著,壓根找不出任何的話語來回答靜貴妃。

    “不可能!余毒怎么會復發了?讓我來看看!”

    紫凌仙子擠開了眾人,神色嚴厲地朝著二皇子走去。

    在給二皇子煉丹之前,她也給二皇子診過脈。

    修田丹可以清除余毒,修復身體,對于二皇子來說,是最適合不過的靈丹,為什么會無效?根本不可能!

    海離國國主和靜貴妃也充滿希冀地朝著紫凌仙子看了過去。

    在他們看來,紫凌仙子現在算是二皇子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紫凌仙子搭在二皇子的脈搏上,片刻后,眉毛緩緩地擰了起來。

    “仙子,怎么樣,皇兒他是余毒復發了嗎?”

    靜貴妃迫不及待地問道。

    紫凌仙子神色晦暗不明地掃了她一眼,咬咬牙,不信邪地再給二皇子把了一次脈。

    還是一樣的結果!

    二皇子身上的余毒,真的復發了!

    紫凌仙子難以置信地咬緊了下唇。

    看到紫凌仙子的神色,靜貴妃和海離國國主哪能繼續安慰自己,這是整個太醫院誤診了二皇子的病況?

    “天啊……皇兒怎么會這樣哪,連修田丹都沒有效果,還能怎么治療本宮的皇兒哪,嗚嗚嗚……”

    靜貴妃忍不住哀聲啜泣了起來。

    沈芷幽抱著雙臂,斜倚在門邊,挑挑眉毛,說道:“我早說過了,紫凌仙子的這種治法,只會讓二皇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而已,但你們就是不信我的話,現在可好,應驗了吧。”

    靜貴妃微微一愣,連忙帶著淚痕,沖到了沈芷幽的面前,說道:“快給本宮的皇兒治療,本宮不質疑你了!”

    沈芷幽輕笑道:“貴妃娘娘還真善忘,難道您忘了,我早就說過,如果你們轉念想要我來治療二皇子,那除非你們跪碎你們的膝蓋,否則,我絕不會考慮出手的嗎?”

    “大膽!竟然敢這樣命令陛下和貴妃娘娘,你活膩了不是?!”

    海離國國主的身旁,好幾名帶刀侍衛“唰”地抽出了武器,刀尖直指沈芷幽!

    在場的達官貴人也都紛紛譴責沈芷幽,覺得她真是態度狂妄。

    沈芷幽撩了撩頭發,翹翹嘴角說道:“我活沒活膩,輪不到你們來置喙。而且,我的生死,也由不到你們在場任何一個人來做主!反倒是二皇子,如果我不愿給他治,他可是活不過一個月了哦……”

    靜貴妃的眼睛倏然睜大,立即轉向了身后的太醫,質問道:“她說的是真的?!皇兒他只剩下一個月的性命了?!”

    太醫們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是……是的……”

    首席太醫結結巴巴地說道,就怕靜貴妃一個不高興,把自己的腦袋給摘了。

    在場的眾人頓時嘩然!

    沈芷幽說的居然是真的?!二皇子他經過了紫凌仙子的治療以后,不僅沒有好轉,反而病情加重了?!

    他們看待沈芷幽的眼神,瞬間就發生了轉變。

    如果說,之前他們只把沈芷幽當做是一個不自量力的繡花枕頭的話,那現在,在他們眼中,沈芷幽的形象就變得宛若世外高人一般地高深莫測了起來。

    紫凌仙子咬咬牙,對海離國國主和靜貴妃說道:“你們別信她的話!明明修田丹是可以治療二皇子的病的,三天前,二皇子服下了修田丹以后,身體也明顯有了好轉,現在他的病情反倒加重了,根本不合常理!我懷疑,是沈芷幽給二皇子下了毒,所以,二皇子身上的余毒才會被刺激得再次發作了!”

    靜貴妃和海離國國主本來還想著,用盡一切辦法,都要求到沈芷幽出手的。

    而現在,經紫凌仙子這么一說,他們又覺得對方有道理了。

    海離國國主對沈芷幽怒目而視,說道:“說!是不是你給朕的皇兒下毒了?!”

    沈芷幽打了個哈欠,說道:“看來,你們是不想讓我給二皇子治病了哪,直到現在都還要用這種態度來對待我。也罷也罷,反正我完不成任務的話,也就是失去繼續比試的機會而已,根本沒有什么損失,我走了。”

    靜貴妃一個激靈,頓時反應了過來。

    在場所有人里,現在也只有沈芷幽才能救得了二皇子了。

    如果沈芷幽不愿意出手的話,二皇子就真的沒救了!

    “等一下!沈姑娘等一下!”

    靜貴妃連忙喊住了沈芷幽。

    沈芷幽轉過頭,對靜貴妃挑了挑眉毛。

    沈姑娘?不錯,這個貴妃娘娘總算知道“禮貌”兩個字怎么寫了。

    “你……你真的知道怎么救我的皇兒?”

    靜貴妃緊張地問道。

    沈芷幽挑挑唇角,說道:“現在不是我懂不懂治,而是你們給不給我治。如果你們不相信我的能力,也盡可以繼續讓紫凌仙子來研究怎么治。”

    沈芷幽似笑非笑地斜瞥了紫凌仙子一眼。

    紫凌仙子呼吸一緊。

    她還真不知道要怎么治!她甚至都沒搞清楚,二皇子身上的余毒到底是怎么復發的!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