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0681512/

第三百零三章 危機一刻
    第三百零三章 危機一刻  

    “知道嗎,我沈芷幽平生最不喜歡的一件事,就是被別人威脅。”

    沈芷幽豎起一根食指,在慕凜夜一行人面前搖了搖。

    言下之意,若想要搶她手里的牌子,做夢!沒門!

    慕凜夜的眼底里劃過了一絲不悅。

    作為玄武學院排名前一百的他,幾乎去到哪里,別人對他都是卑躬屈膝的。

    說句不好聽的,即便他要對方趴下來學狗叫,也算是對對方的一種恩賜。

    結果,這女的不僅沒有雙手奉上自己的牌子,竟然還敢大放厥詞?!

    慕凜夜身邊的隊友很快就察覺到了他的情緒波動,他們其中一個人冷笑了一聲,對沈芷幽說道:“這位道友,有膽識是一件好事,不過,膽識多到不怕死,就不是一件什么值得贊揚的事情了。依我看,你現在壓根還不知道我們的領隊人到底是誰吧!”

    沈芷幽斜乜了他一眼,說道:“我干嘛要知道你們領隊人是誰?反正他是男是女,是圓是扁,是傻瓜還是白癡,都與我無關。”

    “你!”

    說話的人頓時就瞪大了雙眼,對沈芷幽怒目而視地說道:“你竟然敢暗指我們的慕大哥是傻瓜?!”

    沈芷幽勾了勾唇角,笑瞇瞇地說道:“我可沒說,你心里是不是這樣想的,我就不知道了。畢竟,俗話說得好,你心里想的是什么,那你看到的,聽到的也就是什么。你說我暗指你的隊長是傻瓜,難道你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

    沈芷幽說完,還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來。

    “你!”

    這個人連續兩次都被沈芷幽堵得說不出話來,差點就要憋出內傷了。

    “行了,沒必要和這種人多費唇舌。”

    慕凜夜終于出聲,打斷了自己隊員和沈芷幽之間的斗嘴。

    他冷冷地看著沈芷幽,說道:“既然你不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就告訴你一次,你可給我記住了,我不會說第二遍。我是慕凜夜,是玄武學院實力排行榜排名第九十八位的修士。我現在要你交出你手里的牌子,否則,休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沈芷幽輕笑一聲,說道:“慕凜夜,好名字,可惜了,套在了你這種人的身上,所謂玄武學院排名第九十八位的修士,修養也不過如此而已。”

    慕凜夜的眼里頓時迸發出了一股濃烈的殺意。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慕凜夜一字一頓地說完,手一揮,他身后的那群修士就“嗖嗖”地把沈芷幽和墨七都圍住了。

    “給我打,把他們打到吐出儲物戒里的牌子為止!”

    “哎呀媽呀,我真是好怕怕哦。”

    沈芷幽故作害怕地拍了拍胸脯,眼底里卻盡是冰冷的寒意。

    哼,打到她吐出牌子為止?也得看他們有沒有這個能耐!

    “烈火掌!”

    “冰凜拳!”

    “厲風殺!”

    一個個的招式就這樣朝著沈芷幽和墨七的方向轟了過去,仿佛要用無數的招式埋了他們一樣。

    “小美人,照顧好你們家的墨七!”

    沈芷幽對著那頭魔獸喊道。

    “吼吼吼~”

    盡管語言交流上還存在著障礙,但并不妨礙小怪獸聽明白了沈芷幽所說的話。

    畢竟,有人當著它的面,欺負它家的墨七,如此明晃晃的事實,小怪獸還是能看得出來的。

    于是,它怒了。

    它一口就朝著最靠近它的人咬了下去!

    與此同時,沈芷幽也身形一晃,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咦?人呢?”

    慕凜夜的隊友們左看右看,愣是沒有看到沈芷幽的身影。

    不僅如此,即便他們放開神識,也沒能發現沈芷幽的所在。

    慕凜夜倒是把一切都預料了在內。

    他冷笑了一聲,說道:“果然如龍嘯所說,沈芷幽的用符能力很厲害。現在,她一定是用隱身靈符隱蔽了自己的身形吧。還有那頭魔獸……”

    慕凜夜冷冷地掃了一眼那頭魔獸,唇角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意。

    “岫鎧獸哪,的確是一種實力強悍的魔獸呢,不過,在實力強悍之余,它還是一種珍貴的藥材,全身上下都可入藥,就不知道,它自己清不清楚這一點了。”

    慕凜夜說完,一個跳躍,就來到了小怪獸的面前。

    “轟!”

    慕凜夜一拳朝著小怪獸的頭顱砸了下去。

    “吼!!!”

    小怪獸沒有想到,竟然有一個人類能傷自己至此,它壓根沒有做好充足的防備,就被轟了個正著。

    它的頭頂頓時破開了一道大口子,汩汩地流著鮮血。

    “吼吼吼,吼吼吼……”

    小怪獸被砸得眼冒金星,搖搖晃晃幾步之后,差點就摔了下去。

    慕凜夜乘勝追擊,又是幾拳砸了下去!

    “吼!!!”

    小怪獸痛苦地吼叫了一聲,狠狠地砸落到了地上。

    “小乖!”

    墨七大喊著朝著小怪獸跑了過去。

    “吼吼……”

    小怪獸虛弱地趴在地上,對墨七有氣無力地喊了幾聲。

    ——不要過來,這個人實在是太厲害了。

    墨七覺得自己真沒用,永遠都保護不了別人,永遠都得別人保護他。

    “我跟你們拼了!”

    墨七大喊了一聲,朝著慕凜夜他們沖了過去。

    “哼,不自量力。”

    慕凜夜冷哼了一聲,手上飛快地凝聚起了力量。

    他要一招送這個沒用的廢物上西天。

    “轟!!!”

    就在他的攻擊快要落到墨七的身上時,一張靈符及時地出現,擋住了他這一招致命的攻擊。

    “呵,終于出現了嗎?”

    慕凜夜說著,手里抓著一把粉末,倏然朝著靈符出現的方向撒了過去!

    沈芷幽始料不及,被撒了個正著。

    于是,沈芷幽的身形很快就顯現出來了。

    是的,這把粉末正是讓沈芷幽身上的靈符全都失效的靈植研磨而成的,專門用來對付沈芷幽。

    如此一來,沈芷幽既沒有辦法隱身,也沒有辦法加強自身的力量了。

    “沈姑娘!”

    墨七急了,忍不住焦急地喊了一聲。

    “先別管我,管好你們自己就行了,別給我死了!”

    沈芷幽對墨七他們說了一聲,單手一揮,一張靈符就朝著慕凜夜沖了過去。

    這張靈符看起來等級并不高,只有四級,一般來說,四級的靈符也就只能對小圓滿級別的修士造成傷害。

    慕凜夜本以為這張靈符對自己造不成什么影響。

    于是,他不加以重視,也不避不讓的結果,就是被轟了個正著。

    “轟!”

    慕凜夜的手臂上出現了一道口子,鮮血“噗”地就噴了出來。

    慕凜夜悶哼了一聲,倒退了兩步。

    “這是還給你的,雖然,我這種區區的報復,還不及你對小乖的百分之一。”沈芷幽淡定地說道,“不過,沒關系,我會找機會,一一還給你的。”

    慕凜夜抬起頭,用一種殺人的視線看向了沈芷幽。

    “不要管那頭怪獸和那個廢物了,集中所有力量,給我殺了沈芷幽!”

    還從沒有人傷他至此。

    如果他不給一點顏色沈芷幽瞧瞧,以后他豈不是得被其他人看不起!

    竟然在一個金丹期的修士手里,被炸傷了一條手臂!

    看到慕凜夜受傷,他的隊友們也很生氣。

    畢竟,慕凜夜是他們的領頭人,被一個金丹期的修士傷到了,他們也不服氣!

    “是!”

    他們干脆利落地應了一聲,就朝著沈芷幽沖了過去。

    “沈姑娘!”

    墨七站起來,又想跑過去支援……

    “我說了,你和小怪獸呆在那里,不用管我,我不會有事的。”

    沈芷幽堅定地說完,就一個轉身,朝著遠方飛躍而去。

    盡管她身上的靈符沒有用了,不過,她還有其他的靈器在,逃命還是可以的。

    她知道,以她現在的實力,與慕凜夜一行人硬碰硬,肯定討不了好。

    所以,她寧愿先逃過這一次,再做打算。

    “呵,終于想到要逃命了嗎?遲了。”

    慕凜夜說著,帶著他的隊友們,飛快地追了上去。

    雖然沈芷幽手里有著靈器,但這一次,慕凜夜的實力還是占了上風。

    沒過多久,沈芷幽就被追上了。

    “轟!”

    慕凜夜一掌朝著沈芷幽打了過去。

    沈芷幽堪堪避開了第一掌。

    然而,慕凜夜第二掌很快也隨之而至了。

    “轟!”

    沈芷幽被轟了個正著。

    她倒飛了出去,狂噴出了一口鮮血。

    慕凜夜居高臨下地看著略顯狼狽的沈芷幽,冷冷一笑,說道:“這一掌,是還給你的,讓你知道,有一些人是不好惹的。”

    沈芷幽抿著雙唇,沒有說話。

    慕凜夜伸出手,說道:“給出來吧,你手里的牌子,以及你的那只儲物獸,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一點。”

    沈芷幽咧嘴笑了笑,說道:“既然橫豎都是死,我又怕你不夠干脆?如果你有什么手段的話,盡管使出來吧,你盡可以看看,用你那些卑劣的手段,能不能從我的手里拿得到一塊牌子!”

    慕凜夜不悅地雙眸一瞇。

    “看來,你還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慕凜夜說完,拿出了一瓶藥粉,倒在了手上之后,摩挲了一下,“轟”地再朝沈芷幽擊出了一掌。

    沈芷幽想要躲避,但身上的靈符失去了效力,而她又身受重傷的情況下,她根本避無可避。

    她再次被轟中了。

    “噗——”

    沈芷幽狂噴出了一口鮮血,胸前的衣襟飛快地染紅了起來。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