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0681316/

第一百零七章 路遇危險
    第一百零七章 路遇危險  

    馬車上,沈芷幽順手摘下了臉上的面紗,露出了面紗下的容顏。

    覺得自己被幸運女神眷顧了的四兄弟表情一呆,臉上再次呈現出了一種充滿喜感的滯愣狀態。

    良久,其中一個人才結結巴巴地說道:“姑娘,你……你真漂亮。”

    原諒他憋了那么久,還憋得面紅耳赤,也才憋出這么幾個字。

    他是個糙漢子,文縐縐的字眼記不住幾個,腦海里浮現出來的,也就只有“漂亮”這兩個字了。

    沈芷幽平靜地笑了笑,禮貌地回了一聲,“謝謝”。

    陽光照映在沈芷幽的側臉上,給她精致的眉眼鍍上了一層淡淡的微光。

    沈芷幽的這一笑,宛若綻放的寒梅,讓表面的清冷散去,顯露出了幾分柔和的色彩來。

    四兄弟再次臉色爆紅。

    他們拘束地坐在了馬車里,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沈芷幽知道出門在外,自己的這張臉會引來不少的麻煩,因此,她都習慣性地在外人面前用面紗遮住臉頰。

    現在,馬車里的這幾個人雖然也顯露出了幾分不自然,但眼神里純粹只是對美好事物的贊嘆,并沒有別的含義,因此,沈芷幽也就沒有感到厭惡或者排斥。

    鶴老“嘖嘖”了一聲,心里暗忖道,他這小徒弟還真有幾分當禍水的潛質。

    雖是這樣想著,他更多的卻是抱著嗑瓜子,看好戲的心理。

    過了片刻,四個人之中的老大撓了撓頭,憨憨地問道:

    “對了,不知道姑娘你怎么稱呼?”

    “我叫沈芷幽,你們可以叫我‘沈姑娘’,你們呢?”

    “咳咳……我們姓‘程’,分別叫‘吉祥如意’,我是大哥,他們分別是我的二弟、三弟和四弟。”

    阿吉不太好意思地回道。

    沈芷幽的嘴角繃了繃,最后還是沒忍住,輕笑了出來,說道:“吉祥如意,好名字,挺好意頭的。”

    “我們的娘一直都是叫我們小名,后來等我們長大了以后,才給我們起了名字,想著我們一共有四個人,不如干脆討個好意頭,就取了個吉祥如意了。”

    阿吉尷尬地笑著解釋道。

    不過,沈芷幽能聽出來,阿吉也許覺得這名字很傻氣,但語氣里也飽含了對他們娘親的懷念。

    “你們的娘親一定很愛你們,所以名字里也寄托了她對你們深深的祝福。”

    沈芷幽對他們解釋道。

    經由沈芷幽這么一說,剛剛由名字帶來的囧意也在這四兄弟心里消散了不少。

    接下來的時間里,馬車里的氣氛也開始變得融洽和自然了。

    “對了,沈姑娘,我們這路費也算是借你的,到時候我們有能力賺到了足夠的錢以后,我們會還你的。”

    阿吉認真地說道。

    “這種事情不急,以后再說吧。”

    沈芷幽擺擺手說道。

    “沈姑娘,你真是一個好人。”

    被沈芷幽“撿”回來的這四兄弟感動地說道。

    沈芷幽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些什么。

    事實上,她并不覺得自己算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人”,如果不是這四兄弟提及起母親的時候,戳中了她心里的那根弦,她或許也不會多此一舉地出手相幫。

    當然,這種話,她就沒有必要向這幾個人解釋了。

    鶴老繼續老神在在地嗑瓜子,并沒有主動理會這四個人。

    這四個人只以為鶴老是沈芷幽的爺爺,向他打了聲招呼之后,就靜靜地坐到一邊了。

    馬車繼續向前走著。

    就在這時,一陣驚天動地的獸吼聲忽然之間從前方傳了過來!

    “糟糕!是赤目火焰虎!”

    阿吉臉色一白,大喊了一聲說道。

    他認出了這種靈獸的聲音,每當他們幾兄弟外出捕捉靈獸賺錢的時候,一旦遇到赤目火焰虎,都是遠遠地繞開來的。

    哪怕他們幾個人的修為已經接近了金丹期,也不可能是赤目火焰虎的對手。

    要知道,即便是一頭幼年期的赤目火焰虎,其戰斗力也是十分可怕的,連金丹后期的修士都未必是它的對手。

    更何況,這頭赤目火焰虎的吼聲如此地低沉厚實,明顯就已經成年了。

    成年期的赤目火焰虎是什么概念?即便是元嬰期的修士遇到它,也只能打醒十二分精神來對付它,又或者直接繞開來,不與它正面對抗。

    否則,很可能一個虎爪下去,就被拍得一命嗚呼了。

    “沈姑娘,前面應該很危險,我們不如想辦法繞開那個地方吧。”

    阿吉看到馬車還是一路向前,根本沒有絲毫停下來的趨勢,不由得焦急地向沈芷幽建議道。

    “很危險?你指的是前面的那頭赤目火焰虎嗎?”

    沈芷幽指了指前面,不緊不慢地向阿吉問道。

    “是啊,赤目火焰虎很可怕的,我曾經見過一名路過我們村子的元嬰期修士,就這樣活生生地被撕碎了呢。”

    四兄弟中的老幺,阿意,忙不迭地點頭道。

    “這樣啊……不過,現在改道的話,似乎已經太遲了呢。”

    沈芷幽慢悠悠地說道,把車簾一挑——車里面的幾個人,就這樣直直地和車外的那頭赤目火焰虎對上了。

    一雙血色而沒有任何溫度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他們,兀地發出了一道怒吼聲:

    “吼!”

    阿祥和阿意兩兄弟離得最近,被嚇得一個倒蔥,差點從車上滾了下去。

    鶴老像拎小雞一樣伸手一抓,把他們拎了回來。

    真是萬分輕松,不費吹灰之力。

    “謝……謝謝……”

    兄弟倆后怕地說道,心里暗忖道,沒想到這位老前輩看起來干干癟癟的,手勁竟然如此地大,真不愧為沈姑娘的爺爺。

    要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噸位加起來,都有四個鶴老那么重了。

    鶴老抬了抬眼皮,氣定神閑地對沈芷幽說道:“小徒弟呀,師父我老人家今天想要吃虎肉了。”

    四兄弟一呆,這才知道,原來馬車里的這位老人家是沈姑娘的師父,而不是什么“爺爺”。

    然而,很快,他們就意識到了鶴老說了些什么。

    想要吃虎肉?!該不是他們所理解的那樣吧……

    四兄弟心里一急,連忙對沈芷幽說道:“沈姑娘,這赤目火焰虎可不是好惹的,你可千萬別逞強哪……”

    他們還想著,實在沒辦法的話,他們就跳出馬車幫沈姑娘他們支撐片刻,讓沈姑娘他們有機會逃跑。

    沈姑娘對他們四兄弟有恩,他們可不能做一個知恩不報的人。

    不過,他們的提醒對沈芷幽來說,顯然沒起到多大的作用。

    沈芷幽只輕輕一笑,就氣定神閑地跳出了馬車,與赤目火焰虎對峙到了一起。

    糟糕!

    四兄弟一拍腦袋,連忙從馬車里跳了下去,和沈芷幽站到了一起。

    他們還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他們的武器,也是他們唯一的武器,緊張兮兮地朝著赤目火焰虎看了過去。

    和赤目火焰虎直接對上,他們感到更加地可怕了,那種撲面而來的威壓感,讓他們感到腿都有點發軟。

    和他們的緊張相比,沈芷幽簡直顯得有點過于淡定了。

    “吼!”赤目火焰虎又吼叫了一聲,用一種仿若在看待螻蟻一樣的目光,掃視了沈芷幽這一群人一眼。

    全部都只是煉體級別的修士,實力根本不值一提。

    這只赤目火焰虎已經有了一定的神智,看著沈芷幽他們的視線里充滿了不屑。

    在它的利爪下,還曾經殺死過元嬰期的人類修士呢,這幾個小蟲子,最多也就只能做一下它的餐后零食,塞塞牙縫而已了。

    赤目火焰虎“哼哧”了一聲,下一刻,朝著沈芷幽他們撲了過去!

    他打算先干掉沈芷幽這一群人之中,實力最強的那一個人,便是阿吉。

    阿吉沒想到這赤目火焰虎突然之間就沖了過來,連忙提起武器抵擋。

    其他三兄弟見自己的大哥有難,也連忙沖了過去,想要把他從虎爪下救出來。

    只是,別看這赤目火焰虎身軀如此巨大,行動卻是無比地迅捷。

    他們拿著武器打了半天,連一根虎毛都沒打下來,反倒是他們自己,氣喘吁吁,明顯就是快脫力了。

    這頭赤目火焰虎也是忒壞,每一次,它都是喜歡把獵物玩得筋疲力盡了之后,才一爪子把對方撕碎。

    這一次也不例外。

    在它看到阿吉他們已經有了明顯的疲態,很快就堅持不下去的時候,狂吼一聲,張開了血盆大口,一爪子拍了過去!

    阿吉忍不住閉上了雙眼,悲催地想道,這次鐵定得沒命了。

    沒想到,想象中的劇痛根本沒有出現。

    他等了片刻,也沒等到那致命的一爪。

    他小心翼翼地睜開了雙眼,隨即,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我的娘誒,這沈姑娘居然連虎爪子都接得下,她到底是什么人哪?!

    只見沈芷幽輕輕松松地用一個手掌,就抵住了巨大的虎掌,讓那個虎掌根本沒辦法再拍下來半寸。

    纖細而修長的手指,與虎掌真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有著巨大的視覺沖擊力。

    “吼!”

    赤目火焰虎也沒想到自己的致命一爪居然被一個只有煉體五級的人類修士給擋住了,憤怒之下,不信邪地舉起巨掌,再次狠狠地拍了下去!

    這一次,它是朝著沈芷幽拍的。

    沈芷幽微微一笑,一個橫踢過去!

    “咔擦!”

    赤目火焰虎的巨掌被踢斷了。

    全程旁觀的四兄弟:……

    緊接下來,他們圍觀了一場絢麗至極的武技展示,沈芷幽在衣袂翻飛之間,靈活地躲閃著赤目火焰虎的重重攻擊,并在每一次躲閃之中,抓住間隙對赤目火焰虎左打一拳,又踢一腳。

    很快,來勢洶洶的赤目火焰虎就變成了一只紙老虎,被沈芷幽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咔擦!”

    最后,沈芷幽一腳踢斷了赤目火焰虎的脖頸,這曾經不可一世的森林一霸,就這樣被沈芷幽給打得一命嗚呼了。

    看著那頭已經完全沒有了原樣的赤目火焰虎,“吉祥如意”四兄弟心里一提,額頭的冷汗倏然冒了出來。

    果然,沈姑娘對他們說,剛剛只是“隨便打打”什么的,并不是玩笑話。

    對比起這頭赤目火焰虎來說,他們還真的只是被沈姑娘“隨便打打”而已了。

    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吉祥如意”四兄弟對視了一眼,心里做下了一個決定。

    他們走到了沈芷幽的面前,朝沈芷幽抱拳鞠了一躬,說道:“沈姑娘,你的實力很強,收我們做小弟好不好?”

    說完,他們目光灼灼地朝著沈芷幽看了過去。

    他們的眼睛里面,已經不再是對沈芷幽容貌上純粹的欣賞,而是對于強者的一種推崇和敬意。

    他們知道,對于他們這種既無身份,又無地位,實力也不算很強的人來說,在玄武學院那種地方,依附于強者,更容易生存下去。

    沈芷幽揚了揚眉毛,玩味地說道——

    “收你們做小弟?”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