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2262-30681242/

第三十四章 茶館堵人
    第三十四章 茶館堵人  

    流火國的天香茶樓,因為其菜色豐美、價格實惠的特點,頗受老百姓們的喜愛,常年都人來人往、客源不斷,是流火國客流量最大的茶樓之一。

    然而,像白梓航和吳俊才這些自視甚高的貴門子弟,是很少會去這種茶樓用餐的,覺得拉低了自己的品位和地位。

    而在今天,他們卻不約而同地走進了這間茶樓,只因為這間茶樓的對面就是沈芷幽經常會去的那間靈符鋪。

    他們還特地讓店小二選了個憑欄靠窗的位置,這樣的話,只要沈芷幽今天來賣靈符,他們就能第一時間堵到對方。

    白梓航和吳俊才這些隱晦不明的心思,沒有和任何人透露過,他們甚至以為只有自己對沈芷幽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所以,當這兩個好兄弟在天香茶樓里不其然地遇到了彼此時,臉上的驚訝和尷尬根本就藏不住,甚至還泄露出了一些自己的心思。

    “梓航,沒想到你也會來這種茶樓用餐呢。”吳俊才干巴巴地呵呵一笑。

    “是啊,聽若嘉說這間茶樓的菜色還不錯,就過來試一試了。”白梓航不自然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以掩住他的心虛。

    吳俊才信他的話嗎?當然不信。這種茶樓他們都不會來,比他們更看重面子的白若嘉又怎么會來?

    他已經隱隱約約有點猜到白梓航是過來干嘛的了,想到這一點,他的心里就產生了一絲陰郁和不滿。

    好像自己看上的東西被好兄弟窺伺了一樣。

    吳俊才心里不爽,白梓航又何嘗不是?他既不想承認自己被沈芷幽給吸引了,又忍不住抱著一些不切實際的希望跑過來這里。

    他本來就被矛盾重重的思緒給折磨得夠嗆,現在又跳出了一個和他抱有同樣想法的人,這個人還是他的好兄弟,與自己的妹妹還有著實質上的婚姻……

    種種加起來,白梓航心里的不爽比吳俊才更上一個檔次。

    “俊才,這幾天我的妹妹很想你,也很擔心你的傷勢,有空你就去我們家看看她吧,也好讓她放心。”

    白梓航語氣微冷地說道,等于是間接提醒好友,他和自己妹妹可是有婚約了的,不應該再想著別的女人。

    吳俊才被他戳了那么一下,本來就壓抑的情緒倏然爆發了。

    “有婚約又怎么樣?又不是不能退婚,白梓航你別老拿你妹妹和我的婚約掛在嘴邊,沒完婚都八字沒一撇呢!”

    白梓航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吳俊才,你敢對不起我妹妹,我跟你沒完!”

    “白梓航,我就不信你這句話吼出來就只是為了白若嘉,你只是想要掩飾你對某人那些見不得人的心思而已吧,你和我半斤八兩而已。”

    吳俊才嘲諷地說道,直接一語點破了白梓航的真正想法。

    白梓航臉色乍青乍白,惱羞成怒地朝著吳俊才沖了過去,想要直接把拳頭揮到對方的臉上。

    “大哥,你們在干嘛?!”

    白若嘉突然出現的聲音及時制止了這場爭吵。

    她本來和沈巧蓮、沈千兮在逛街,聽家丁說白梓航和吳俊才在這里,心中一喜就趕了過來。

    她可是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沒見過俊才哥哥了呢,可想他了。

    沒想到,剛爬上茶樓,就看見了白梓航和吳俊才揮拳相向的一幕。

    “哥,你和俊才哥哥以前連吵架都很少有,怎么今天火氣那么大,有話不能好好說嗎?”白若嘉不滿地說道,偏幫著自己的未婚夫。

    白梓航心中氣緊,偏偏那隱晦的心思又說不出口。

    他知道白若嘉有多討厭沈芷幽,如果讓白若嘉知道了他和吳俊才的心思,指不定要怎么鬧了,說不定得鬧得整個白家都雞飛狗跳。

    這時,白梓航發現了站在白若嘉旁邊,目光盈盈地看著他的沈千兮。

    沈千兮并不喜歡白梓航,因為她是立志要成為太子妃的。

    但白梓航追她追得緊,再加上白梓航脾氣火爆又容易忽悠,利用這種人來清理那些礙眼的人是最理想的了。

    所以,每次遇到白梓航,沈千兮還是會裝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而白梓航每一次也都吃這一套。

    沈千兮原以為白梓航今天會像以往那樣,癡迷地回視過來,沒想到,白梓航只是目光復雜地看著她,眼里壓根沒有半分的迷戀。

    這是怎么回事?沈千兮不自覺地捏緊了手里的絲帕。

    白梓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以往的他一見到沈千兮,就會忍不住心跳加速,恨不得把對方攬入懷里好好地溫存一番。

    結果,今天他看著沈千兮那張楚楚動人的臉,腦海里浮現出的卻是另一張臉。

    ——沈芷幽的臉。

    不得不承認,沈芷幽臉上的胎記沒了之后,容貌比沈千兮還要精致漂亮,真不愧為當初京城第一美人蘇皖月所生的女兒。

    白梓航的心里隱隱浮起了一絲名為懊惱的情緒。

    如果當初他知道沈芷幽沒了胎記以后會長這樣的話,他又怎么會把兩人之間的關系搞得那么僵?

    就在這時,白若嘉的一聲低呼打破了他的思緒。

    “巧蓮千兮你們快看,對面靈符鋪那個人是不是沈芷幽?!”

    霎時間,五道視線齊刷刷地往對面瞧了過去,里面飽含著的內容大不一樣。

    白梓航和吳俊才是激動和驚喜,而白若嘉、沈巧蓮和沈千兮則是滿滿的仇恨!

    特別是沈巧蓮和沈千兮,對于她們來說,沈芷幽給她們留下的記憶簡直是一場無法忘卻的噩夢,讓她們恨不得把噩夢的始作俑者碎尸萬段!

    “二姐,我們快告訴爹這件事,最近他請回來了一個元嬰期的高手,就是來對付沈芷幽這個賤女人的。”

    她們知道沈芷幽的靈符很厲害,連金丹期的修士都能撂倒。

    這一次,元嬰期的高手來了,她們倒要看看,沈芷幽還逃不逃得掉被打成重傷的命!

    到時候,她們非得讓沈芷幽當街跪下來給她們道歉!——

    沈芷幽敏銳地察覺到了對面茶樓那幾道赤-裸-裸的視線,其中兩道還無比地灼熱,像是帶上了溫度一樣。

    沈芷幽用神識一掃,也就發現了對方的身份。

    她甚至隱約“聽”到沈巧蓮的嘴里說出了“元嬰期高手”這幾個字。

    沈芷幽挑挑眉毛,輕輕勾了勾唇角。

    飛羽表哥的實力已經徹底恢復到巔峰時期了,正愁沒人練手呢。

    既然他們那么迫不及待地送上門來,那就和他們玩玩吧。

    沈芷幽走到了蘇飛羽的面前,戳了戳他的手臂,朝他眨眨眼睛,壞笑著說道:“表哥,待會兒有壞人會跑來抓我哦,你會幫我把他們趕跑的吧?”

    難得看見小表妹如此調皮的樣子,蘇飛羽的心里的那根弦被輕輕觸了觸。

    “當然,只要有飛羽表哥在,誰也不能欺負我們家的小幽。”

    蘇飛羽遲疑了一下,還是沒忍住,揉了揉沈芷幽的頭,眸底泛起了寵溺。

    他的第二次生命,等于是沈芷幽給的。

    如果沒有沈芷幽,他的人生可能在漫天烈火那一天就畫上句號了。

    所以,誰想要抓走小幽,那就從他尸體上踏過去吧!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