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8826-38257516/

第2919章 光明神降臨
    眾人頓時露出了驚訝之色。

    光明神竟然把藥老捧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啊。

    這意味著什么?

    這意味著藥老再也不是那個默默無聞,殘疾廢物了。

    能夠得到光明神如此崇高的贊譽,這便足以證明藥老在光明神殿的地位。要知道,十二大護法任何一個人收徒儀式,光明神可從未親臨過現場,哪怕是一縷神念都未曾有過。而藥老竟然能夠讓光明神的本尊親臨現場。可想而知他在這個光明神殿的身份很高。

    藥老淡淡一笑“我黃金三這輩子能收到一個徒弟,我很開心,也很欣慰。”

    眾人默不作聲。

    很多人都不理解這一句話的含義。都以為黃金三自認為身份卑微,實力低弱。所以沒有人拜他為師,如今終于瞎貓撞上死耗子,自然很是開心和欣慰。

    實際上!

    黃金三對徒弟的挑選極為嚴格,極為挑剔,很少有人能夠入他的法眼。

    “確實!”光明神點了點頭,道“藥老對弟子的挑選向來都秉持一貫嚴格的標準,不僅需要實力與天賦極佳,而且要求性格與之相匹配。這么多年來,你也終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徒弟,不容易啊。”

    黃金三哈哈笑道“光明神,你今天不會只是來夸捧一番的吧?”

    “當然不是!”光明神搖頭,道“剛剛送上來一件禮物,這次,再送郭義一份薄禮。”

    說完。

    光明神抬手一伸。

    一陣溫潤的光芒立刻就灑在了郭義的身上。那一陣陣的光芒包裹著郭義,郭義頓時感覺十分的舒服。就好像沐浴在母親的懷抱之中一般。

    藥老在一旁緊緊的盯著光明神,似乎只要他有任何異動,便會出手。

    光明神卻一臉慈愛,光芒萬丈。

    “這是神的恩澤?”

    “我去,這才是真正的厚禮啊。”

    ……

    眾人驚呼了起來。

    神的恩澤是光明神對杰出弟子的獎勵,只有做出了杰出貢獻的人,才有資格獲得神的恩澤,否則任何人都沒有資格。

    而郭義憑什么獲得這樣的資格呢?

    “好羨慕啊,竟然獲得了神的恩澤。”

    “確實,羨慕的都快哭了。”

    眾人嘆息了一口氣,對郭義這樣的待遇都羨慕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神的恩澤已經有幾千年不曾出現過。

    沒想到,如今卻落在了一個誰都看不起的弟子身上。這讓眾人如何能夠接受?

    可事實已經如此,誰又能反對呢?

    眾人也只能老實巴交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而不能改變什么。

    郭義身上散發出瑩瑩的光芒,他感覺自己的身上很舒服,仿佛浸泡在溫水之中。要知道,對于神境修煉者而言,一次神的恩澤可以長一個境界的修為啊。

    這也是為什么這么多人對郭義如此眼饞的原因。

    良久之后。

    光明松開了手,道“好了,這一份薄禮算是送到了。”

    郭義依然如同沐浴在神光之中,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身上散發的瑩瑩之光緩緩的收回了他的體內。郭義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體輕盈。仿佛一下子輕松了許多。

    “謝謝光明神!”郭義微微彎腰。

    光明神點頭“日后跟著藥老,好好修行。藥老必然能夠成你這一輩子的良師好友。”

    “是!”郭義點頭。

    表面上如此,但是內心卻泛著嘀咕。

    對于郭義而言,藥老不過是藥園的負責人,如何能夠成為自己的良師?雖說對方煉藥、煉丹能力很不錯。可是,達到了神境級別,修煉之法顯然更為重要。

    丹藥對于神境修煉者的輔助作用也有一些,但終究還是要依靠強大的修煉法術。

    藥老在這里地位卑微,實力一般。根本就不可能成為自己的良師。所有的修行之路都要靠自己一個人來走。就算他能幫自己,恐怕也只是在丹藥輔助之上。

    郭義微笑的朝著藥老鞠躬。

    藥老臉上浮現笑容。

    隨后,光明神離開,眾人也都陸續離開,風無邪一直待藥神殿。

    藥神殿乃是藥園這一座大殿的稱謂。

    而郭義在藥神殿之中自然是地位比較高,他身為藥老黃金三的親傳弟子,更是第一次舉辦如此盛大、隆重的收徒儀式。可想而知郭義在藥老心目中的地位是多么的高。

    藥老親自把郭義帶到了大殿。

    風無邪也緊隨其后。

    身為郭義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他覺得自己應該留下來。藥老并沒有把風無邪趕走。

    而是當著風無邪的面對郭義說道“你以為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煉藥人嗎?”

    “難道不是?”郭義反問道。

    風無邪也補了一句“而且還是一個煉丹、煉藥技術一般的人。”

    “哦?為何這么說?”藥老笑看著兩人,道“你可知道那些神靈丹都是出自我之手,一般人根本就沒有機會得到。就算是有錢也買不到。”

    “不可能!”風無邪搖頭。

    “你不信?”藥老問道。

    “當然不信。”風無邪冷笑一聲,道“你如果真的是一個了不起的煉丹師,你又如何連自己的瘸腿都治不好呢?否則,你怎么會在光明神殿之中留下一個瘸腿廢物的罵名?”

    藥老愣了一下。

    “風無邪,不可妄言。”郭義瞪了他一眼。

    不管怎么樣,藥老終究還是自己的師父,也是光明神殿的前輩,自己身為他的徒兒,又是晚輩。怎么可以如此羞辱自己的師父呢?

    “師父!”郭義拱了拱手,道“風無邪只是對那些人不滿罷了,并沒有對你有任何不敬之意。”

    “哈哈!”藥老仰頭長笑。

    風無邪好奇的問道“別人罵你,你為什么還要笑?”

    “徒兒,你覺得如何?”藥老問道。

    “如果是我,我才不理世人想法。”郭義搖頭,道“想要怎么樣就怎么樣,活出自我,活的灑脫才行。”

    “果然不愧是我黃金三的徒弟。”藥老頓時心存浩蕩。

    他臉上的頹廢之色一掃而空,然后說道“你們以為我想瘸?只是我不想忘記曾經的痛苦罷了,莫說這一條瘸腿,就算我沒了腿,我也可以讓我的白骨生肉,甚至再造一副皮囊!”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