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7683-38257737/

庖廚學院 第1909章:燒水的道理(上)
    圓法和尚又給楊懷仁行了禮,楊懷仁感覺很奇怪,不過也有點意識到圓法和尚這次來拜訪悟能大師,應該是和他有關系了。

    楊懷仁笑道,“圓法大師何故如此多禮?從我走進這個院子,圓法大師已經行了三次禮了。

    雖然說禮多人不怪,可現在我是真的感覺有點奇怪了,呵呵……”

    楊懷仁笑了,胖和尚一直笑著,只不過現在的笑容變得有點無奈,圓法大師看見他們笑,也只好跟著笑笑,可他的笑意里就充滿了尷尬了。

    圓法大師眼神里充滿了憂愁似的,道,“原本這些事情,貧僧也不好跟楊國公面對面說出來。

    不怕國公笑話,也希望悟能師兄見諒,貧僧這次上門,名為拜訪老友,實則有難言之隱啊。”

    楊懷仁看著圓法大師轉眼間變得愁容滿面,還故意說話留白,就是等著他問的意思。

    可他作為主人,客人這么憂愁了,你又不好不問,只得心中嘆氣,還是問道,“不知圓法大師有什么難言之隱?”

    圓法大師抬眼瞅了一眼楊懷仁,樣子故意做的非常可憐,卻還是沒有直接回答,又低下頭去嘆氣。

    楊懷仁心說這個和尚裝作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實則等著他先給出一個許諾才肯把底倒出來,這和尚看著老實,實際上一點兒也不實在。

    楊懷仁雖然善良,可也不能這么任由人家這么糊弄,雖然他好奇圓法大師到底有什么所謂事關重大的事情,可他要真不愿意說,那就怪不得別人了。

    楊懷仁作出一副不打算打擾兩位和尚敘舊的樣子,笑道,“我聽說大相國寺香火旺盛啊,不像是缺錢的樣子啊。

    圓法大師這次來,是想在相國寺再起幾座寶殿啊還是要為那位佛爺重塑金身?這個好說,一會兒我給管家吩咐一聲,圓法大師要多少金粉,盡管提出來便是。”

    說罷楊懷仁就要起身,圓法大師也聽出來楊懷仁這話明顯就是挖苦他了,也明白自己故意擺譜被人家看穿,這下更尷尬了。

    可楊懷仁要是真就這么走了,他再拜托悟能和尚去說,那就更落了下乘了,不光他自己被人笑話,連帶著大相國寺也跟著丟臉。

    圓法和尚有點著急,情急之下竟直接伸手抓住了楊懷仁的手臂,意識到自己失態,匆忙又松開,忙道,“唉,貧僧失態了。”

    楊懷仁笑著重新坐下來,悟能大和尚的大腦袋快搖成了搖頭娃娃了,口氣有點不耐煩地道,“圓法師兄你有什么話便說,不必繞彎子,國公性子直爽,不喜歡拐彎抹角。”

    圓法大師的黑臉都憋紅了,這才羞愧難當地說道,“是是,是,悟能師兄提醒的是,是貧僧言不由衷,還望楊國公見諒。

    只是貧僧要說的事情,可不是給佛祖重塑金身那么簡單,這件事關系到佛門的興衰存亡,貧僧不敢輕易的說出來啊。”

    胖和尚這下也認真了起來,“圓法師兄,若是這件事是其他的小事,恐怕你也不會折了你這張老臉造訪國公府了。

    本來我作為佛門弟子,不該怪你吞吞吐吐顧左右而言他的,可當著國公面前,貧僧也覺得咱們這樣是給佛門丟臉。

    現在既然你說事情重要到關系到佛門興衰如此之大的程度,那貧僧倒感覺到你所背負的壓力了。”

    胖和尚畢竟也是佛門弟子,雖然不喜歡圓法的性子,可既然圓法把事情說得那么重要,他也不得不重視起來。

    剛才那句話,其實已經是替他在開脫了,也是希望楊懷仁能認真對待這件事。

    楊懷仁沒有什么宗教信仰,但對于宗教,他還是本著一種尊重的態度的,而家里的女眷有大都信佛,特別是楊母禮佛之心非常虔誠,所以楊懷仁打算順了圓法和尚的意。

    他說道,“圓法大師,既然悟能大師都這么說了,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如果事情真像您說的那么嚴重,那您不放直接說出來。

    不過有言在先,如果是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盡力而為,但如果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疇的,那就愛莫能助了。”

    圓法大師聽見楊懷仁這么說算是答應他了,心中大喜,又一次施禮道謝,“楊國公能這么說,貧僧就放心了。

    不知國公可曾聽說過前段日子朝堂上所議論的對佛門產業征收稅賦的事情?”

    楊懷仁暗地里深吸一口涼氣,如果是涉及錢財的事情,他就算出一點血給佛門捐一座寺廟都沒有關系。

    雖然他不信佛,可這么做還是可以給家人帶來不少好處的。

    可涉及到朝堂上的事情,就讓楊懷仁感覺不舒服了。

    前段日子朝堂上討論對佛門的產業征收稅賦的事情,楊懷仁自然通過風神衛得到了這些消息。

    但這件事在他心里,是支持的,佛門的產業太大,如果不對佛門征稅,負擔全部在普通百姓頭上,這顯然是不合適的。

    這件事是章惇帶頭議論的,這也是少數楊懷仁覺得章惇做的對的事情。

    當時楊懷仁還沒回京,不過當時曾布和章惇在朝堂上正在爭權奪利,所以章惇要做的事情,曾布不管如何都要反對的。

    可惜這次曾布并沒有拉攏到中間派的支持,中間派出乎意料的支持了章惇的建議。

    只是在商議對佛門征收稅賦的方式方法上,中間派和章惇之間也存在著不同的意見。

    大家爭來爭去,持續了很長時間,后來趙煦就出事了,對佛門征稅的事便懸而不決,所以這件事直到現在,也一直沒有確切的說法。

    佛門自然有足夠的能量得到朝堂上的消息,所有才有了圓法大師今天來訪的事情。

    可楊懷仁心里很想笑,這種事找他,似乎并沒有找對了人,別說現在皇帝剛剛駕崩,談這種關系到錢財的事情讓人不舒服,就算是平時,楊懷仁似乎也不愿意摻和到這件事中。

    今天倒也巧了,反正他剛剛把樞密院的職務辭了,就更沒有機會摻和朝堂上的事情了,倒是可以讓他用這個借口來把自己摘出去。

    舌尖上的大宋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