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27046074/

正文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劫后
    第三千八百五十四章 劫后  

    泰戈是他家中培養出來的千鈞力士,是絕對忠于他的手下,同時也是最強的。

    有一個千鈞力士,可以解決很多麻煩,很多很多……

    只是,興黎叫了半天,周圍也沒個動靜。

    “該死,泰戈,給我滾出來。”興黎有些惱怒的叫道。

    可是……周圍還是沒動靜。

    “泰戈,不要鬧了,快出來。”

    一片寂靜……

    “泰戈,你出來啊。”

    “……”

    伊蘿一家人從最初的驚怒,然后到遲疑,再到此刻的欣喜。

    雖然他們不知道為什么那個泰戈沒有出現,可是如果泰戈沒出現的話,那么現在的形勢將會瞬間逆轉過來。

    興黎和他兒子興琦兩人都是百戰力士,不過他們兩人的實力,全都要弱于伊蘿和興鈴,至于其他人,都不到百戰力士。

    伊蘿獰笑的看著興黎、興琦,還有他們的手下。

    “興鈴,你保護弟弟妹妹,他們都交給我。”

    “泰戈,快出來啊……”

    興黎急了,不斷的大叫著,可是周圍依然沒有泰戈的動靜。

    伊蘿是個暴力的女人,非常暴力的女人。

    當興黎打算對他們一家人趕盡殺絕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不過,如今不是興黎要對他們趕盡殺絕,而是她要趕盡殺絕。

    興黎和興琦的臉色劇變,興黎驚慌失措的看著伊蘿:“堂嫂……誤會……這都是誤會……”

    “沒有誤會,不存在誤會,你要趕盡殺絕,那么我自然也是一樣,今天你們父子,誰都別想走脫。”

    “伊蘿,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可不是現在的你們能夠惹的起的,若是讓我父親知道你們的所作所為,那么你們就死定了。”

    “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的。”伊蘿可沒打算放虎歸山。

    興黎臉色一變:“堂嫂,是小弟的錯,你饒了小弟吧。”

    “饒了你也不是不行,跪下磕頭道歉。”

    興黎想也不想,雙系一彎,跪在伊蘿等人面前。

    可是就在這瞬間,伊蘿突然一記提腿橫掃千軍,直接掃在興黎的腦袋上。

    啪——

    興黎的腦袋在瞬間爆掉,興琦見自己父親慘死,驚怒交加之下,轉身就逃:“快攔住她!”

    興琦根本就沒有報仇的打算,至少暫時沒這打算。

    伊蘿看似魯莽,卻是粗中有細,雖說在戰力上他們占據優勢,可是對方人多,再加上那個不知道什么原因沒有現身的泰戈,所以伊蘿不得不謹慎。

    這才誘騙興黎跪下,然后偷襲得手。

    不過興黎和興琦父子兩帶來的手下實力都不弱,都是接近百戰力士的實力,如果只是一兩個,伊蘿和興鈴兩人都不怕,可是有五六個的話,在加上興鈴要護著弟弟妹妹,只她一個人,卻是有些力不從心。

    而在興黎死后,這些手下居然沒有逃走,而是遵從興琦的命令,上前來阻擾伊蘿,這讓他們也無法去追殺興琦。

    “興鈴,你去追興琦,這里交給我!”伊蘿叫道。

    興鈴立刻追向興琦,雖說他們兩個都是百戰力士,可是實力卻是相差甚遠,只要能追上興琦,他便在劫難逃。

    可是,興琦實力不行,這逃跑的能力卻不弱,一時間興鈴居然追不上興琦。

    兩人跑了幾刻鐘,你追我逃之下,居然耗上了,一方甩不掉,另外一方也逃不掉。

    突然,前方不知道何時走來一人,原本追與逃的兩人都沒在意那個突然出現在前方的身影,可是當興琦正要掠過那人身邊的時候,那人抬起手,抓住了興琦的脖子。

    興鈴停下腳步,臉上驚疑的看著這個陌生人。

    只見興琦被抓著脖子提起來,雙腳不斷的亂蹬這。

    咔嚓——

    脖子斷了,興琦的身軀就如破布一般丟棄在路邊。

    興鈴臉色一寒,更加警惕的看著來者。

    這人的實力絕對遠超自己,興琦雖說比自己弱,自己要拿下他也非易事,可是這人只是一只手,就將興琦掐死了。

    興鈴并未因為興琦死了而高興,而是更加緊張,這人雖然一言不發,可是卻給興鈴帶來極大的壓迫感。

    可是就在這時候,這個陌生人居然轉身就走。

    興鈴滿臉的愕然,他是興琦的仇家?

    可是,興琦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不然的話,剛才也不會毫無反應。

    不過對方對自己沒有惡意,這讓興鈴松了口氣。

    她也不糾結對方是誰,只要不會危及到自己和家人的安危即可。

    回到原地的時候,伊蘿也已經解決了這父子兩人的手下。

    “興鈴,你解決了?”

    興鈴搖了搖頭:“沒有。”

    “讓他逃了?”伊蘿的臉色有些難看。

    興鈴又搖了搖頭:“沒有。”

    “你這什么意思,沒解決,又沒讓他逃走,那他人呢?”

    “死了。”

    “那不就是解決了嗎?”

    “興琦死了,可是卻不是我殺的。”

    “什么意思,難道還有別人殺的不成?”

    “是別人殺的。”

    “誰啊?”

    “不認識,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的出現在路邊,興琦往他身邊跑過去的時候,被那個人一只手掐住,然后扭斷了脖子。”

    伊蘿的臉色不禁凝重起來:“那他可有與你動手?”

    “沒有,他只是看了眼我,然后就轉身離開了。”

    “難道是興琦的仇家?”

    “興琦不認識他。”

    “那就更奇怪了,無冤無仇,怎么會貿然下殺手,若是窮兇極惡之徒,怎么會只殺興琦,而沒有傷你?”

    “娘,你看那邊。”這時候,小女兒突然指著林子邊緣道。

    “咦?”伊蘿和興鈴上前去查看,卻見里面躺著一個人,這人不正是他們見過一次的泰戈么。

    “死了。”

    伊蘿查看了一下泰戈的尸體:“脖子被扭斷了。”

    這時候眾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也是被扭斷了脖子!這手法不正如興鈴遇到的那個人么。

    “娘,您知道是誰嗎?”

    伊蘿想了想,然后搖頭:“我想不到會是什么人。”

    “會不會是姥姥姥爺家那邊的?”

    伊蘿還是搖頭:“這泰戈是千鈞力士,你姥爺家里雖然有比他強的,可是絕對沒有人能夠做到,無聲無息的將他扭斷脖子。”

    “娘……能夠扭斷千鈞力士的脖子,不會是……不會是那個殺神吧?”這時候興茂開口道,他的臉上帶著幾分恐慌。

    這時候興鈴和伊蘿大驚失色,顯然都被嚇到了。

    他們可是利用那個人的名譽,來了一場偷天換日,如果殺了泰戈與興琦的人,就是那個人的話,那他應該知道他們的所作所為吧?

    如果他知道他們的身份,那么不但不應該殺了泰戈和興琦,反而應該是殺他們一家才對吧?

    眾人都覺得一陣詭異,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弟小妹都還沒察覺到情況,可是興茂、興鈴和伊蘿都已經感覺到毛骨悚然。

    就像是被什么危險的人盯上了一樣。

    “我們怎么辦?”

    “回城。”伊蘿嚴肅的說道。

    “回西博城?”興鈴和興茂都嚇了一跳。

    “對,回去。”

    “為什么?如果那人要對我們不利怎么辦?”

    “如果他要對我們一家人不利,我們躲得掉嗎?我們加在一起,還不夠對方一只手捏死的,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對方不但沒傷害我們,而且還救了我們,如今我們一家人要是躲到一個偏遠的地方,還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可是如果是在西博城,我們至少熟悉。”

    “可是,我們不知道那個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對我們下毒手。”

    “我在想,他會不會是你爹留下的后手。”伊蘿對自己的丈夫非常的了解,哪怕他要舍身取義,也不會拋下他們孤兒寡母無依無靠。

    肯定會幫他們安排好后路,至少伊蘿是這么猜測的。

    “他真的效忠爹嗎?如果他效忠爹的話,以他的實力,西博城怎么可能被攻破?”

    “首先我們還不確定,他是不是那個屠戮九烈軍團的人,再者,以他的實力,恐怕就算是你爹也無法收服的了吧,我猜測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與你爹做了一些交易,你爹他在臨死之前,委托他保護我們一家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先前的那些行動,不是顯得很多余嗎?”

    眾人都是一陣苦笑,他們自作聰明的忙活了半天,卻發現,家里的那根頂梁柱,即便是折了,依然在庇護著家人。

    “那就回去吧,那個人應該就在西博城,應該可以找的到他。”

    “那就回去,如果那人真有歹意,我們逃哪里都沒用,如果能找的到他的話,正好問明他的目的。”

    雖然下定決心,回到西博城,可是眾人還是膽戰心驚。

    即便伊蘿不怕死,可是自己的四個孩子都還小,先不說小兒小女,即便是興茂和興鈴,也不到二十歲。

    只是,如果去外面隱姓埋名的生活,她實在是沒把握保護他們,甚至都未必有把握把他們帶出羅鄴國。

    如今的羅鄴國兵荒馬亂,他們一家人如果貿然走動,只會死在戰亂之中。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