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25125441/

正文 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 不配合
    白晨還是坐在原位,手上拿著光頭這些日子所記錄的筆記。

    光頭緊張的看著白晨,白晨的注意力則完全不在光頭的身上。

    “尼克森,現年三十六歲。”白晨拿著光頭的證件:“這應該不是你的真實姓名吧?”

    “小子,你到底是誰?”

    “你是專業間諜?”白晨反問道。

    “是又怎么樣?”

    “既然你是專業間諜,那怎么連我的身份都沒弄清楚?”

    尼克森的腦海中回想著,自己所掌握的情報,的確沒有這個男孩的情報。

    “你為誰工作?”白晨又問道。

    尼克森沉默不言,白晨又問道:“那你來潘城的目的是什么?”

    尼克森還是不說話,他似乎是打算用沉默來對抗白晨。

    “能配合一些嗎?這樣我們都能輕松一些。”白晨有些不滿的說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專業的間諜,那么就應該知道,單純的詢問,是無法撬開我的嘴巴。”尼克森很自信,他對自己的專業素養非常自信。

    在過去他并非沒有在行動的時候被敵方抓獲,可是他總能夠咬牙堅持到被營救出來。

    尼克森又偷偷的嘗試了一下打開房門,可惜房門似乎被完全的鎖住了,無法打開。

    這讓尼克森把主意打到白晨的身上,這個小子顯然是個不錯的突破口。

    “這里除了你還有誰來?”

    “就我一個。”

    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看著這年紀,有十三四歲了,不知道他和武館是什么關系,居然會參合到這里面來。

    尼克森想了想,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會不會是他想要加入武館,可是武館不收他。

    然后正好發現自己在監視武館,所以特意跑去通風報信。

    這會兒又想要抓住自己,然后逼問自己情報,好找武館邀功。

    尼克森覺得自己的猜測很準,肯定是這樣的。

    這樣一來,那就意味著他沒有其他的同伙。

    就在這時候,白晨放下手上的筆記看向尼克森:“你確定要這么做嗎?”

    “我要怎么做?”

    “你是不是覺得能夠欺負我?”

    “既然你知道了,還能保持鎮定,的確是好材料,不如跟我回去吧,我會把你訓練成一流的間諜。”

    “你這算是誘拐吧?”

    尼克森笑了,伸手就朝著白晨抓來。

    “啊……”

    下一刻尼克森就再也笑不出來了,伴隨著凄慘的叫聲,尼克森的手臂被折斷了。

    “我警告過你的,你不應該這么做。”

    尼克森連退兩步,手臂已經完全扭曲變形了,尼克森咬著牙用另外一只手拿出一個注射制劑,將藥劑注射到肩膀上后,痛苦稍稍有所緩和。

    這時候尼克森也顧不得眼前的是個小孩子了,拿出槍就對著白晨開了一槍。

    可是,落空了……

    然后……然后他拿槍的那條手臂就斷了,被白晨生生的掰斷了。

    “現在能夠坐下談談嗎?”

    尼克森低頭看了眼自己的雙腳,他以前在部門里的時候練過格斗,雙腿的攻擊力猶在雙拳之上。

    只是,白晨順勢低頭看了看尼克森:“你確定要這么做?”

    尼克森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坐到床邊,只是臉頰不住的抽搐著。

    “很痛嗎?”

    尼克森沒說話,能不痛嗎,這手臂可是完全廢了,現在只能去移植仿生肢體了。

    想到這里,尼克森就是一陣郁悶。

    “你到底是什么人?”

    “嘉麗文是我母親,在你的情報信息的信息都沒有吧。”

    尼克森張了張嘴,臉上寫滿了苦澀:“你們是什么時候發現我的?”

    “廢話,你在大街上拉住我,問我武館怎么走,你到底是故意找我的還是碰巧?”

    尼克森瞪大眼睛:“你真的不是故意出現在我的面前的?”

    “你說呢?是你主動叫不是我主動出現在你面前。”

    尼克森欲哭無淚,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

    一般來說,他去一個地方執行任務,如果是陌生的城市,他找人問路,都是習慣性找小孩子。

    小孩子的威脅性低,并且警惕心也低,所以相對來說會更安全。

    卻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倒霉到這種地步,隨便找的一個小孩問路,居然就找到事主的兒子身上去了。

    也難怪他的身手如此厲害,居然是武道館館主的兒子,那武功自然不弱。

    只是,事已至此,他再后悔也沒用。

    他現在思考的是,如何擺脫目前的窘境。

    “你母親已經知道了?”尼克森問道。

    “不只是我母親知道了,事實上整個武館的人都知道了。”

    尼克森滿臉的郁悶:“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從你監視的第一天開始,你在武館對面租的那個房子的主人,也是我們的鄰居,之所以租給你,完全是我們示意的。”

    尼克森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虧得自己還是專業間諜,居然從頭到尾都在別人的掌控之中。

    “我回答你這么多問題,是不是該你表示表示了?”

    “我可沒求你回答我的問題。”尼克森在問白晨問題的時候,就像是理所當然的,可是當白晨打算問尼克森問題的時候,尼克森就開始耍無賴了,或者說這是職業習慣。

    “我以為我們的交流能夠以誠相待的,沒想到到頭來還是我一廂情愿。”白晨失望的說道:“算了,既然如此,看來我們只能通過暴力手段來交流了。”

    尼克森抬起眼皮:“我在職業生涯的十五年時間里,一共被俘虜過四次,最長的一次是半年的時間,每天承受著各種的折磨,我覺得你最好做好長期準備。”

    “我沒這個準備,事實上我相信三個小時內就能有結果。”白晨說著,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子上。

    尼克森笑了:“三個小時就想讓我開口嗎?你太高估自己了。”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三個小時內,你不開口的話,就永遠開不了口了。”白晨打開了盒子。

    尼克森在看到盒子里的東西瞬間,整個人縮的向后倒滾,想要盡可能的遠離這個東西。

    暗涅烏!這可是致命的劇毒物質!

    白晨直接將盒子里的這塊暗涅烏拿了起來,尼克森尖叫著:“你瘋了!你知不知道,你會死掉的!”

    “看來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那就好辦了。”

    “你就是個小瘋子!我從來沒見過你這種瘋子,你離我遠點……你想死,我可不想死……”

    暗涅烏這種超級劇毒物質,別說是接觸了,哪怕是放在盒子里,如果沒有特殊的材料密封,只要一個小時,就能夠讓這個房間變成死亡空間。

    “你會死,不過我不會死,別忘記我的身份,武館里可是有很多方法能夠克制這種超級劇毒物質。”白晨微笑的看著尼克森:“你過去的那些敵人,有沒有拿暗涅烏折磨你?”

    尼克森要瘋了,開玩笑,人家都只是想扒開我的嘴巴,如果動用暗涅烏,那就是想直接殺了我,人家又不是神經病。

    可是眼前這個小子,完全就是打算拿暗涅烏來殺人的。

    “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告訴你任何信息!”尼克森堅決的說道。

    “你知不知道暗涅烏中毒的癥狀?那可是非常的精彩,你絕對無法想象的到,就好像是自然分解加快了一千倍一樣,可是身體并沒有完全的死去。”

    尼克森還真不知道暗涅烏中毒癥狀,只是,聽到白晨的答案,心中不免有些駭然。

    “當然了,這還只是接觸暗涅烏的中毒癥狀,如果食用下去的話,那么中毒癥狀卻更加激烈,身體的所有機能崩潰,細胞核完全損傷,幾乎不可救治,皮膚完全自然撕裂,血紅細胞產生突變,開始大量增生,同時分解你的五臟六腑,可是這時候大腦會處于極度亢奮中……”

    白晨詳細的說明著暗涅烏的中毒癥狀,尼克森聽的毛骨悚然。

    當白晨拿著暗涅烏接近尼克森的時候,尼克森敏感的感覺到一股溫熱熱源接近。

    十分鐘后,尼克森已經感覺到劇烈的痛楚開始從身體里傳來,那種痛楚比雙臂被廢的時候,更痛十倍。

    暗涅烏中毒癥狀已經開始顯露出來,痛苦開始席卷全身。

    “暗涅烏的癥狀開始出現,不過這種痛楚還只是最初級的。”白晨說道:“我想看看,你能夠堅持多久,如果你什么時候想通了,隨時可以叫停,不過最好快一點,武館的克制方法,越拖到后面,成功率就越低,三個小時……希望你能堅持三個小時。”

    尼克森開始在痛苦中糾結、猶豫,自己就要死了嗎?

    自己要這么的死了嗎?

    在從事這個行業的時候,尼克森就想過也許某天會因為任務失敗而死,可是他絕對沒想過,會以這種方式死掉。

    其實尼克森并非沒做好心理準備,只是相較于死亡,接近死亡的過程,才是最恐怖的。

    二十分鐘,三十分鐘……

    隨著癥狀的加劇,尼克森的意志開始崩潰。

    尼克森終于開口了:“你真的掌握著克制暗涅烏的方法?”

    “現在才半個小時的時間,你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考慮,只要在第一個小時內,使用武館的方法,就能完全消除暗涅烏的影響,第二個小時雖然能夠保住你的性命,可是暗涅烏造成的傷害無法復原,第三個小時……那就只有死亡了,你可以繼續等半個小時。”8)  
【網站地圖】

最准确一尾中特平